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6867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25 完

  【繼續相信下去 25】
  
  叩叩──
  
  「請進。」
  
  開門進來的愛德背對著羅伊問:「無能,我可不可以任性一次?」
  
  「……可以,你的回來,表示你真的是一個任性的小孩。」
  
  羅伊停下手邊的工作,從容地將桌上的文件整理好,用紙鎮壓著,才慢慢地將窗戶打開,徐徐的微風順著窗溜了進來,吹亂了他的髮絲,也讓一直杵在門口的人,安下了心。
  
  「不要一直背對我,好好坐下來說你任性事吧!」
  
  「一個小時。」
  
  愛德簡短的說著,不過應該是沒人聽得懂他所說的話,才對。
  
  「嗯?什麼一個小時?」
  
  羅伊忙著找茶包,想泡茶給愛德喝,只不過他在那裡東翻翻、西翻翻,連上面寫著「茶」字樣的東西沒有,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平常這些事都是中尉在做的,現在她人不在這裡,要他馬上適應這種生活,還真是難!
  
  「……以平凡人的身分,騎腳踏車載我。」
  
  在好不容易找到茶包情況下,卻聽到愛德這一席話差點讓羅伊手中的陶瓷杯掉落在地,「呼,好險!」羅伊看了看手中的杯子完好如初,安心了許多,這可是中尉最心愛的杯子,要是摔爛了那還得了?!不過現在的重點似乎是他眼前的少年所提出的任性要求,實在是有點……怪。
  
  羅伊輕咳一聲,正經的問:「鋼仔,我們才兩天不見,你該不撞到頭秀逗了?」
  
  「鬼才會撞到秀逗!!」愛德沒好氣的瞪著羅伊,兩天不見,他的上司講話依舊這麼欠揍。
  
  「唉唉唉,小鬼就是小鬼,我只不過講了幾句話而已,火氣就這麼大,來!不要客氣,喝杯茶消消氣吧!」不知道何時羅伊已經泡好一壺茶,而且還扯著最令愛德討厭的笑臉,好好的坐在他眼前。
  
  「你不講話的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可是我不講話的話,如何回答鋼仔的問題呢?」
  
  又是欠扁的笑容,愛德忍著自己右拳想揮過去的衝動,左腳想踢過去的行動,硬撐著笑臉說:「親愛的上校,對於我的問題,你可以點頭或者是搖頭就行了,我並不強迫你一定要開、金、口。」
  
  此時羅伊放下杯子,一言不發的就往外頭走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愛德。
  
  「等等,死無能你要去哪?」
  
  回過神來的愛德,趕緊追了上去,只不過當他追出去之時,羅伊早已消失無影無蹤。
  
  「咦?人呢?」
  
  這時愛德一個人站在東方司令部的大門口,望著湛藍的蒼穹,原本想暗暗立下誓言的,不過從他耳邊卻傳來……
  
  鈴鈴──鈴鈴──……清脆的鈴鐺聲,還有令愛德欠揍的聲音。
  
  「上車吧,鋼仔!」
  
  愛德張大了嘴看著眼前的傢伙,愣了三秒才問:「你哪來的腳踏車?」
  
  「別忘了我是未來要當上大總統的人。」羅伊自傲的說著,還拍拍後座說:「要不要上來?我可是犧牲我美好的時間,來實現你任性的要求。」
  
  愛德收起驚訝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羅伊第一次見到愛德時的狂傲。
  
  「走吧!」
  
  
  
  
  
  
  
  
  
  愛德從來不知道原來東方也有這樣的綠蔭大道。
  
  陽光隨著交錯葉子灑落在他們身上,天空上掛著幾朵白雲,他們的髮絲隨風飄動著……
  
  「無能,你喜歡現在嗎?」
  
  羅伊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騎著車。
  
  「我……可以再任性一次嗎?」
  
  鈴鈴──……
  
  羅伊依舊無語。
  
  「為什麼不說話?」愛德抓緊了羅伊的衣襬,靠著他的背,發出悶悶的聲音,「……為什麼現在你連否決我的勇氣都沒有?」
  
  羅伊慢慢地煞住車,抬頭望著不該屬於他的藍天白雲。
  
  「……鋼仔,你不該再任性,這違反等價交換。」
  
  「是我違反?還是你膽小?」
  
  靜靜的羅伊又踩著踏板前進了。
  
  
  
  
  
  
  
  
  
  
  
  
  
  
  
  吱吱──吱──……尖銳的煞車聲,差點刺破愛德的耳膜。
  
  原本想破口大罵的愛德,卻……
  
  「下車吧。」
  
  「……這是哪裡?」愛德指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草原問,而羅伊則是無力的將他的手扳向他的左邊。
  
  「看你的左手邊吧!」
  
  「這是……?」
  
  「小木屋啊!看不出來嗎?」
  
  「可是……為什麼?」愛德呆然的看著羅伊,羅伊知道家對他有何特別的意義嗎?
  
  羅伊並沒有回答愛德的問題,逕自的說:「鋼,你知道相信的定義嗎?」
  
  愛德搖搖頭。
  
  「未經證實的事物,一概不相信。」
  
  羅伊推開大門,裡頭的擺設很簡單,一張桌子,兩把木椅,好幾個大書櫃還有一張鋪著素色被褥的床。
  
  「等我回來,好不好?」羅伊給了愛德承諾,他知道他不該給誰任何承諾的,可是……只有他……
  
  「嗯。」
  
  愛德漾起甜美的微笑,他克制自己,深怕一個不小心,淚珠就這樣滑落下來。
  
  「記得它。」羅伊指著擺放在窗邊,隨風搖曳的淡紅色花朵。
  
  「那是……?」愛德呆然了一下子,「……紫羅蘭……?」
  
  「記得它,永遠的記得它。」
  
  轉身,眼看羅伊就要離開了,愛德卻拉住他的衣角問:「你懂愛嗎?無能。」
  
  「直到死,我才懂得愛。」
  
  語落,羅伊就消失在愛德的視線裡了,卻沒聽見愛德無聲的低語……
  
  「我不愛你,所以我不希望你死……無能。」
  
  
  
  
  
  
  
  
  
  
  
  *                *                  *
  
  
  
  
  
  
  
  
  
  
  
  
  「如果我不幸戰死在這裡,」他掏掏自己的口袋,拿出一個銀灰色的東西,放在桌上,「請將這樣東西轉交給他。」
  
  他輕笑一聲,「你哪裡來的自信,認為我一定會把東西交出去?」
  
  「因為你曾喜歡過他……咳、咳!」他摀著嘴卻還是不能遮掩大量的鮮血從口中溢出。
  
  「你認為你會死嗎?」他將自己的手幻化成利劍,眼也不眨一下的就往他的心臟刺去,「你死了……我會有機會嗎?」
  
  他緊緊抓住刺進他心臟的手,說了一聲:「拜託……」整個人就無力的往下滑,手也就這樣抽出了他的心臟,大量的鮮血呈圓弧狀的噴出,灑落一地,怦、怦──的心跳聲也逐漸止息……
  
  「據說人的心臟只要大量失血,沒幾秒就會死亡……」他拿著他遺留下的東西,頭也不回的離開。
  
  
  那天一把無名的大夥把東方司令部燒個精光,而國家焰之鍊金術師,從此除名──
  
  
  
  
  
  
  
  
  
  
  
  
  
  
  *                *                  *
  
  
  
  「鋼小不點……他已經死了……」
  
  幾天後恩維幽幽的現身在木屋裡,滿懷著不甘與擔憂。
  
  愛德搖搖頭,堅定的說:「他沒死。」
  
  恩維不解的看著眼前的人,他不懂愛德為什麼如此相信他還活著?
  
  「恩維……你知道嗎?」愛德頓了頓,不自覺的握緊拳頭,明亮的雙眸不知在什麼時候濛上了了一層薄霧,「……如果連我都不相信他還活著的話,那麼世界上誰還會記得『羅伊‧馬斯坦古』這個人曾經存在過?」
  
  「不管他是生還是死,他曾經存在過的事實是不會變的!」恩維揪著愛德的衣領,激動的說著:「這樣的相信還有意義嗎?」
  
  愛德甩開揪在他衣領上的手,淡然地笑了笑,「相信他活著,他曾經存在過;相信他死亡,他也曾經存在過。既然相信他活著與死亡,他都曾經存在過,那我寧願相信他還活在這世上。」
  
  恩維皺緊了眉頭,愛德的這一番話,第一次讓他對他這個弟弟有了罪惡感。
  
  「……是我殺的……」
  
  愛德像似沒聽清楚般,睜著大眼看著恩維。
  
  「是我……率領著軍隊攻打東方司令部……」伸出雙手,「而他……是被我化為利刃的雙手給殺死的。」
  
  恩維緩緩的闔上眼簾,他以為愛德知道這件事後會殺了他,以洩心頭之恨,可是愛德並沒有這樣做;在遲遲感覺不到一絲疼痛的情況下,恩維悄悄地掀開眼簾……
  
  映入他眼中卻是愛德半跪在地,抽蓄的身體,卻沒有一滴眼淚滴落下來……
  
  這場無聲的哭泣,讓恩維不自覺抱住了愛德……
  
  「非他不可嗎……?」
  
  「……是他讓我明白什麼是愛情,」愛德並沒有反抗恩維的擁抱,只是靜靜的訴說著:「是他讓我學會了相信……。」
  
  「什麼是愛情?什麼是相信?」恩維將愛德擁得更緊了,他知道懷中的人兒永遠都不屬於他,就算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也一樣,在愛德的心中只有一個「他」,一個死在他手下的「他」。
  
  「……他曾經說過:『直到死,我才懂得愛。』」愛德慢慢的推開恩維,「他也說過:『未經證實的事物,一概不相信。』」
  
  「他用死來證明對你的愛,這樣你還相信他活著嗎?」
  
  恩維不知從哪取出代表國家鍊金術師的銀懷錶,遞給愛德。
  
  「這是他留下來的,叫我轉交給你;我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認為我會幫他這個忙,我們可是敵人啊!」
  
  愛德愣愣的看著銀懷錶,沒有上前想要取回的樣子,就這樣他們雙方定格了許久,直到愛德流下了一滴淚……
  
  恩維見狀,輕輕的拭去愛德眼角的淚珠。「為什麼哭了?」
  
  「……」愛德無力的接過銀懷錶,擁入懷中,「……為什麼要留下銀懷錶,這樣不就代表你已經不在了嗎……?你不是要我等你回來的嗎?」即使我們依舊不能相愛……
  
  恩維沉默不語,他無力安慰眼前的人兒,也沒資格安慰,看著自己沾滿血腥的雙手,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厭惡自己的存在。
  
  「……恩維……如果你不是人造人的話,我不是鋼之鍊金術師的話,或許……我們的關係就不會是這樣了……」
  
  在那之後恩維沒再見過愛德了,聽說那次的叛亂,毀壞了整個東方司令部,雖然司令部可以使用鍊金術修復好,可是在這場戰役中戰死的人們,卻無法鍊成……
  
  從此之後鋼之鍊金術師這個名逐漸從人們口中消失,也從國家除名,儼然成為一段歷史。
  
  唯一記得也為一清楚這一切的人,他們都曉得這不僅僅是一段紀錄在冊子上的歷史,而是永遠刻在他們心底的一段悲傷的回憶。
  
  
  
  
  
  
  
  
  
  *                *                  *
  
  
  
  
  
  
  
  
  
  
  
  
  
  
  小小的男孩,張著明眸的大眼說:「大姐姐,這小花花好漂亮喔!」
  
  老闆娘看了看那盆花,溫柔的笑了。
  
  「是啊,這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花了。」
  
  
  
  
  
  
  
  
  
  
  
  
  
  
  
  
  
  
  
  
  
  
  
  
  搖曳著淡紅色花朵──紫羅蘭,花語是『請相信』。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