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5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23

  【繼續相信下去 23】
  
  「愛德,放輕鬆點!」霍克愛淡淡的說,愛德卻無法淡淡的回答。
  
  「……中、中、中尉,我也想──放輕──鬆一點,可是──」愛德的話被從車窗灌進來的風吹成一片一片的,「妳──開這麼快──讓我輕鬆──不了啊!!」片片的話語雜帶著恐懼傳進霍克愛的耳裡。
  
  愛德看著窗外的景象咻咻咻地飛過,握在握把上的雙手不自覺得又縮緊了些。
  
  霍克愛看看自己的時速表,皺眉的說:「不快啊!時速才一百二而已。」
  
  愛德突然覺得一陣頭暈,就算他是九命怪貓也不是這樣讓人玩的!
  
  霍克愛專注的開著車,愛德則死命的抓緊握把。或許是風太涼太舒適了,也或許是愛德習慣這樣的速度而忘了恐懼,漸漸的、漸漸的闔上眼睛沉沉睡去。
  
  「唔……」愛德小小翻了個身,拉拉衣服露出他的肚子來。
  
  瞥見愛德的小動作,霍克愛露出溫和的笑容。
  
  霍克愛溫柔的微笑總是為了他們,可是她還有多少個微笑可以為了他們而笑?她無聲的嘆口氣,把不好的想法甩出腦子外,現在她的任務是保護國家鍊金術師安全,即使犧牲自己的性命。
  
  為了不吵醒愛德,霍克愛慢慢的減速,直到停止,才從後座取出一張毯子,蓋在愛德身上。
  
  「阿爾說你睡覺有不好的習慣,原來指的是這個。」
  
  霍克愛撥撥愛德被風吹亂的髮絲,「……你有一頭很耀眼的金髮……」
  
  「……中尉不是也有嗎?」愛德揉揉眼睛,一臉睡眼惺忪的樣子。
  
  「我吵醒你了嗎?」
  
  愛德搖搖頭,「沒有,是我自己睡得不夠沉。」
  
  「那我們繼續上路吧!」霍克愛準備發動車子再度上路之時……
  
  「等等,中尉。」愛德抓著霍克愛的手說:「妳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
  
  「問題?」霍克愛露出狐疑的表情,好似真的忘了愛德剛剛問了什麼。
  
  「中尉不也有一頭耀眼的金髮嗎?」愛德堅定的說。
  
  霍克愛搖搖頭道:「你還有一雙潔淨的手。」
  
  愛德看著自己的雙手,說:「中尉不也有?」
  
  霍克愛搖頭,她深深望著自己的雙手,眼中帶著濃濃的悲哀。
  
  「軍人不可能有雙潔淨的手。」
  
  「我也是軍人啊!我也是軍方的走狗啊!」愛德激動的說著,因為他知道霍克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而他不能接受。
  
  愛德低著頭,望著自己無能的雙手,他又什麼都不能做了嗎?
  
  「愛德,你還小,你還未上過戰場,所以你不懂。」溫柔的大手撫著愛德柔順的金髮,在剎那間愛德還以為坐在他身旁的會是「他」。
  
  「如果上校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這樣說……」也一定會這樣做。
  
  「嗯。」
  
  霍克愛慢慢地將手收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事……
  
  
  
  
  
  *        *         *
  
  「哥他……會發現的。」阿爾稚嫩的聲音在偌大的辦公室裡顯得特別刺耳。
  
  「依他的聰明,是遲早的事。」羅伊一點也不在意的說著,好像他們所談的事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上校!」
  
  「阿爾,冷靜點。」剛進門的霍克愛就看到阿爾大力的拍著桌子,使桌子發出巨響。雖然霍克愛沒聽到他們的談話,不過用想的也知道一定是上校的行事作風惹阿爾生氣了。「你知道上校就是這副德性,不要太在意。」
  
  一聽到有人用「這副德性」來形容他自己,他不禁要為自己平反一下,「中尉,什麼叫這副德性?」
  
  羅伊上下打量自己一番,還拿起鏡子照照自己的英姿,覺得……
  
  「沒有人會比我這副德行還要來得好看。」
  
  看著自己的上司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霍克愛無奈的嘆口氣,也沒說些什麼,就靜靜地走到阿爾對面坐了下來,翻著剛剛才取得的資料,想仔細看看,只不過阿爾用著他龐大的身軀遮住了一大半的燈光,在視線不良的情況下,她實在很難讀取資料。
  
  「阿爾……」霍克愛輕聲喚了她面前的人,只不過他的心神似乎不在這裡。
  
  霍克愛搖搖頭,看著辦公室裡的兩人,只見他們的心思都不在這裡,都繫在那位看似開朗的少年身上,他們擔心,她也擔心,擔心這場內鬥會輸、會少掉好多好夥伴、會失去一位好上司、會傷害一對善良的兄弟。
  
  「中尉,內鬥的場地決定了嗎?」最先回過神的羅伊收起玩心,一臉嚴肅的問著。
  
  霍克愛站起身,快速的翻閱資料,看了幾秒後一臉詫異的樣子,「……怎麼會是……東都?!」
  
  千不該、萬不該,內鬥的場地會是在東都。
  
  霍克愛無力的坐回沙發上,資料散落在地,而呢喃著:「怎麼會……?」
  
  「這就是現實,中尉。」羅伊起身,撿起散落一地的資料,然後拍拍霍克愛的肩說:「現在沒有時間讓我們發愣、疑惑了,我們只剩這一晚。」
  
  這一晚過後他們會怎樣,他也不知道。
  
  終於回過神的阿爾,開口問:「我哥哥怎麼辦?還是照計劃進行嗎?」
  
  「對,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羅伊翻著資料仔細的看著。
  
  「計畫?」在一旁的霍克愛聽不懂他們的對話,她不知道在她去取資料的這段時間,他們到底討論出什麼事情來了?
  
  「莉莎‧霍克愛中尉。」羅伊微微對著霍克愛笑著,霎時霍克愛心裡有一股不好的預感,而且她對他上司這張笑臉突然感到害怕,好像在這張笑臉背後即將有什麼事要發生,如果可以她不想要看到羅伊這樣的笑,這樣的笑好像她會失去他一樣。
  
  霍克愛調整自己紊亂的呼吸,她不想讓誰發現她的恐慌,也強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不要想他們的未來會如何,現在只要把她該做的事做好就好了,就如同上校講的一樣「現在沒有時間讓我們發愣、疑惑了。」
  
  「明天一早,陪國家鋼之鍊金術師視察利布塞爾。」
  
  面對自己上校突然迸出的話,不禁讓她呆愣了。
  
  「──上、上校?」霍克愛眼底的不解,希望羅伊能給她滿意的回答。
  
  「這是命令,中尉。」羅伊一句簡單卻不容否決的話就帶過了,而她卻不能再多問什麼,因為這是命令!
  
  「對不起,中尉。」阿爾帶著滿滿歉意的聲音傳入霍克愛耳裡。
  
  「為什麼要道歉?」
  
  「是我要求上校這麼做的。」
  
  霍克愛放柔了眼神,「我知道你跟上校都有你們自己的打算,而我也我自己的想法……」她握緊了拳頭遲遲沒有鬆緩。
  
  「……只不過我沒盡到一個部屬該做的義務,也不能保護你的安全,就……」
  
  「中尉,妳跟他一樣都很善良,」羅伊伸出手遮住他頭頂的光線,「而且你們都擁有一雙溫柔的手。」
  
  「上校不也有嗎?」
  
  「這雙手比不上……任何人……」
  
  
  
  
  
  *        *         *
  
  「汪、汪!汪、汪!」
  
  電不斷的在門口繞著,好似牠靈敏的嗅覺聞到某人回來的氣息。
  
  正在準備中餐的比拿可,實在受不了電這樣的噪音污染,就從廚房探出頭來,說:「電,安靜點!」
  
  可是經過比拿可這樣一說,電叫得更大聲了,而且還用腳抓著門,好像要出去之樣;見到這副景象,比拿可輕輕皺了眉,電很少像這樣的不聽話,除了他回來的時候……
  
  「電,是他回來了嗎?」比拿可走到電的身旁,摸摸牠的頭問。
  
  這個家少了一對兄弟,也少了一位孫女,這個家真是越來越冷清了。
  
  「除了你還陪在我身邊外。」比拿可開啟大門,好讓電可以出去。
  
  剛開起門,電就衝了出去,在離這個家十幾公尺的地方,搖著尾巴,望著遠方,好像真的有誰要回來一樣。
  
  比拿可也跟著電望著同樣的遠方,只不過她什麼都沒看見。
  
  在電盼著沒有人的遠方時,比拿可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進屋去了,只隱約的聽到她說:「今天的中餐應該要煮多一點……」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