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5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22

  【繼續相信下去 22】
  
  昨晚愛德異常的早回到旅館,卻不見他至親的弟弟。
  
  愛德知道他們都必須好好冷靜思考,不是阿爾避著不見他,而是他們所有人都避著互不見對方。
  
  當他們還未整理所有的事情時,避開所有人與有關這件事的話題,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啊!!好煩!!」原本是想一回來就能倒頭就睡的愛德,可是他卻一點睡意都沒有,就只能靜靜地躺在床上望著冰冷的牆。
  
  “無能者,那你後悔嗎?”
  
  愛德想著他昨天問羅伊的話,他並沒有正面回答愛德的問題,反而露出一臉無奈。
  
  「那是什麼意思?」是後悔的意思?還是……?
  
  「有特別的意義?」
  
  叩叩──
  
  「愛德華先生有您的電話。」門的那一頭是這樣說著。
  
  愛德起身搔搔頭想:誰會在這時候打電過來?
  
  不過想歸想他還是應了聲:「喔,我馬上下去。」
  
  
  
  
  
  
  *        *        *
  
  他手裡拿著高腳杯,杯裡裝著不明的紅色液體,一口飲下。
  
  昏暗、潮濕的地方,有許多不明的管子延伸到他的座椅。
  
  看不清的臉卻有莫名的威嚴。
  
  他晃了晃空杯,問:「是不是該結束了?」
  
  「……」
  
  沒人回應,只有不知名的動物吼聲不斷地迴盪著。
  
  「……結束這一切,我已經不需『人才』了。」
  
  匡啷──……
  
  高腳杯與堅硬的東西相撞,應聲破裂。
  
  「反抗者,下場就是如此。」
  
  低聲迴盪著除了動物的吼聲還夾雜著遵從的聲音。
  
  「是,父親大人。」
  
  
  
  
  
  
  *        *        *
  
  「很重要嗎?」愛德緊握著話筒,手心的汗不斷地冒出。
  
  “嗯,很重要,在電話裡不方便說。”
  
  「我明天去一趟。」
  
  “嗯,我等你。”
  
  對方示意要掛斷電話了,不過愛德似乎還有事情。
  
  「那個……」愛德欲言又止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嗯?”他很有耐心的等著他的下文。
  
  「……阿爾有在你們那邊嗎?這麼晚了他還沒回來我很擔心。」
  
  他笑了,愛德聽得出來他笑了,不過他卻依舊溫柔。
  
  “阿爾很好,不需要太過於擔心他。”
  
  「喔,是嗎?那……晚安了。」
  
  “嗯,晚安。”當他準備掛上話筒之時似乎聽到……
  
  「無能……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因為話筒已經離開他耳邊了所以他聽得不是很清楚,他趕忙貼緊話筒,“喂,鋼仔你剛才說什麼?”
  
  不過他似乎晚了一步,愛德已經掛斷電話他只聽到「嘟嘟嘟──……」
  
  
  
  
  
  
  *          *           *
  
  他整理一下手邊的文件,對著偌大的辦公室說:「再引發一場有趣的戰爭吧!」
  
  在除了他之外應該沒有人的辦公室裡,卻多了一個人聲。
  
  「等等!!」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聽到要引發戰爭,他心裡有一股不安的感覺,好像……“他”會死!
  
  不!“他”不會死的!在他還沒親手殺了“他”之前,“他”不會死的!!
  
  「沒別的意思,我只不過是遵從父親大人的意思而已,恩維。」
  
  他交扣的手遮著他一半的臉,眼神充滿著笑意,望著無人地前方。
  
  「這次的戰爭需要浩大一點。」他鬆開交扣的手指,一派輕鬆的說著足以毀掉上千人生命的事。
  
  「浩大一點?」
  
  又是一個不見人只見聲音的女聲。
  
  「對。」
  
  「……」
  
  那人現身,撥撥她輕柔烏黑的亮髮,若有所思的雙手環腰,視線卻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月彎般的笑眼,在他臉上是種慈祥,配上他的身分“大總統”,人們總會被和藹的笑臉給騙走,包括一些有野心的人也一樣。
  
  不愧是人類,會老的人造人,野心、想法都超過他們的想像,她大概猜到他想做什麼了,不過既然她猜得到,恩維也必定猜得到,可是恩維肯嗎?
  
  「拉斯,你似乎很高興?」他帶著些微的怒氣走出來。
  
  被稱為拉斯的大總統被他這樣一問反而露出更深的笑容說:「那你在生什麼氣,忌妒?」
  
  拉斯故意強調忌妒這兩個字就像在暗示些什麼。
  
  「拉斯!!」恩維大力地拍上桌,上好的檜木桌就這樣裂成兩半。「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一記快速的手刀衝向拉斯,美麗的大姐見狀趕緊出聲制止,「恩維!!冷靜一點!」
  
  「……」恩維瞪了他一眼後就收手了。
  
  「嘖!」
  
  恩維的手刀跟拉斯相差個幾公分,若她在慢個零點幾秒早就出事了,不過依他的身手絕對避得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是故意的,故意讓恩維攻擊他的。
  
  美麗的大姐冷眼地看著他,說:「拉斯,你不要太過分了!」
  
  「拉斯多,是我太過份了?還是他太沉不住氣了?」拉斯眼底的笑意他的話語,讓她無從反駁。
  
  她知道拉斯是在試探她跟恩維,不過不明白的是“爲什麼要試探他們?”同樣都是站在同一陣線的,而且都已經合作那麼久了還需要試探嗎?
  
  「這場戰爭要如何拉開序幕?」
  
  拉斯多已經不想理拉斯摸不著頭緒的想法,現在的她只想快快的結束這場對談。
  
  「很簡單。」拉斯站起身拉開布簾望著皎潔的夜空。
  
  「謠言……可畏。」
  
  
  
  
  
  
  
  *        *         *
  
  「昨天想必大家都有聽到一些事。」嚴肅的語調不太像他,想必這件事一定很重大。
  
  「中尉。」
  
  「是。」
  
  聽到自己上司的指示,她拿起資料上前準備跟所有人報告。
  
  「昨晚有幾人在說:軍人要反抗現任大總統;也有人說:現在那些軍人正往伊修瓦爾;更有人說:那些人只不過為了掩護另一群反叛的軍人……」霍克愛訴說著昨晚調查到的事。
  
  「等等,這些資料全都是有人說,而那些人到底是誰?」法爾曼問。
  
  「不知道。」
  
  「那些反叛的軍人到底有幾人?」哈博克問。
  
  「不知道。」
  
  「為什麼需要掩護另一批軍人?」菲利問。
  
  「不知道。」
  
  「才一個晚上就衍生出這麼多奇怪的事,這分明是有人故意散播的謠言。」普雷達說。
  
  「不確定。」
  
  羅伊看著每個人沉重的眼神問:「你們還有問題嗎?」
  
  「我有!」
  
  「請說。」
  
  「……另一群反叛的軍人他們藏匿在哪裡?」不符合他年紀思想的問題,卻問出所有人的疑問。
  
  「鋼仔,你問了一個好問題。」因為這個問題讓他嚴肅的表情更加嚴肅了。
  
  「利賽布爾。」
  
  「你確定嗎?無能?」
  
  「我不確定,就像普雷達說的這些事情就像是有人故意散播出來的,我們需要更多的查證。」
  
  「嗯。」愛德稍稍的點了頭,像是認同羅伊說的話,在他心裡也著實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不是完全確定是那個地方。
  
  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人了,決不!
  
  「哈博克,你去打聽謠言的源頭。」
  
  「是,上校。」
  
  「菲利,你去攔截部份有關反抗軍人的軍事通訊。」
  
  「是,上校。」
  
  「法爾曼、普雷達,你們在去探聽看看有沒有更多的謠言。」
  
  「是,上校。」
  
  愛德看著他們一個個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而羅伊卻遲遲沒有對自己下達任何的命令,讓愛德不禁開口問:「那我呢?上校?」
  
  「你?」羅伊莞爾一笑,「莉莎‧霍克愛中尉、愛德華‧愛力克,你們馬上到利塞布爾視查看看到底有沒有反抗軍人的躲藏。」
  
  「是,上校。」
  
  「等等,上校你這是什麼意思?還有中尉你怎麼會同意?」愛德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完全搞不懂他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鋼仔,這是命、令!!」羅伊一揮剛剛的嚴肅又變成平日吊兒郎當的樣子。
  
  又是那種欠扁的笑容,愛德忍住自己想痛毆他不明智的上司,而問:「就算要去視察也是阿爾陪我去,而不是中尉才對。」
  
  「喔,你說這個啊!」羅伊咧嘴一笑,「我想中尉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霍克愛輕咳一聲說:「因為阿爾太過顯眼所以不適合這次的視察活動,而司令部這邊也有事要阿爾幫忙,所以由我陪你一同前去利塞布爾。」
  
  「可是……」愛德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某人給打斷了。
  
  「哥,你就不要再可是了,去就對了。」一晚不見蹤影的阿爾卻突然開門進來,好像這一切都已經計畫好了。
  
  「阿爾!」護弟心切的愛德忍不住叨唸了幾句:「你昨晚到底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阿爾搭著愛德的肩慢慢地推著他出大門。
  
  「不要口頭上跟我說知道,你說知道了卻還是一晚上沒有回來。」愛德自說自的完全沒有發現自己正被推上車,也沒有發現霍克愛早已消失不見,更沒有發現羅伊在後頭揮手跟他道別。
  
  直到──
  
  叭叭──…… 
  
  霍克愛開車到司令部門口愛德才發覺他手上已拿著自己的旅行箱,而且也已經到了大門口。
  
  「咦?我什麼時候到這來的?」愛德疑惑地看看四周,他記得剛剛還在辦公室裡,怎麼一下子就來到大門口了?
  
  「就是剛剛,上車吧!愛德!」坐在駕駛座的霍克愛是這樣說著。
  
  「上車吧!哥!」阿爾也在後頭半推著愛德上車。
  
  「等等,中尉我們要開車去嗎?」
  
  「對!」霍克愛應了聲之後就快速開車離去。
  
  「啊!!等啊!!我車門還沒關啊啊啊──!!」愛德的慘叫聲伴隨著揚長的塵土而去。
  
  「哥,日子要過得開心點。」阿爾在後頭呢喃著,不過愛德聽不到也不會知道阿爾曾說過這句話。
  
  「阿爾,這樣好嗎?」在阿爾後頭默默地走出一個人。
  
  「上校,你說呢?」
  
  羅伊望著他們離去的方向,「或許不錯吧!」
  
  「因為我總不能告訴他,謠言另一群軍人藏匿的地方是……」
  
  
  
  
  
  
  
  
  
  
  
  
  
  
  
  
  
  
  
  
  
  
  
  「東都。」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