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6867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四十>END



**

























  相視的墨黑與金澄,彼此靜寂地好像可以聽見時間流逝的聲音。







  「那麼,該輪到我來說了。」

  羅伊不急不緩的語氣,煦煦的沉緩聲音沒有情緒的高低起伏,響在耳邊溫潤悅耳的好聽,讓少年有些慵懶地瞇起了眼。

  修長黑色的眉毛輕輕地挑起,似乎不悅少年的分心,處於上方的優勢,只是稍一低頭,便是過度親近的距離,薄唇靠了上去,輕輕劃過了那張粉嫩的臉蛋,烙下了細吻。

  在看見那黃玉般的瞳孔收縮了下,帶上了錯愕,而不自在的微紅臉蛋,因剛才他的舉動感到羞窘又不滿,有些生氣地瞪了他一眼。

  羅伊上挑的眉心,再次柔軟了下來。







  「鋼……」







  很好,他也不是很乖,只是很剛好地在大佐喚著他的稱號時,就會乖乖地回望著,眼睛眨呀眨的,映入羅伊再度認真到不行的眼神。







  「早在你察覺到你喜歡我之前,我就已經喜歡上你了。」







  愛德華也頗有耐心地聽完緩緩而出的話語,眼裡倒是沒有半分驚訝,因為在不久前他就已經發現了,只是心裡某處角落的小撮怒火,找到了合適的時機,有了發作的機會。

  「那你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少年微抬下巴,看著黑髮男人的眼神,明顯地帶著“懷疑”二字。

  那故意的“懷疑”二字映入黑色的雙眸,羅伊看起來像是傷腦筋地彎起了眉頭,沉思片刻後微笑。

  「說不定,是從你扮成女孩子那時候開始喔!」

  勾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愛德華又是皺了下鼻子,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猛然瞪向男人優雅的笑容,清脆的嗓音卻質問的語氣。







  「你該不會想說,只是因為我扮成女孩你才喜歡上我的吧!」

  少年那不怒也不笑的表情,卻比平時更有威赫的氣氛,像是在提醒眼前的男人,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話,立刻就會有“Very Good”的事發生。







  「當然不是了,愛德。」







  羅伊笑了,唇角的柔柔情意明顯可見,這是在面對其他人所沒有的,更在這一瞬間轉換的親暱稱呼,是如此的自然。

  愛德華查覺到了,所以臉紅了。

  「那、那你還一直不說,讓我一個人在那裡想了老半天,你這個討厭的無能大佐!!」當那暱稱從對方的口中吐出,溫柔低喚的語氣,都讓他的腦子會有一陣空白,甜甜的感覺流過心田。







  「因為,我希望你自己發現。」

  羅伊將少年低下眸的表現,解讀為害羞,不過在少年喃喃的碎聲抱怨後,深邃的黑眸裡黯淡了下,不過隨即明亮了起來。







  雖然就是因為這個念頭,才好多次讓愛德差點從他手中錯身而過,但現在他卻很滿足,因為得到了曾以為不會有的回應。







  「是是是,如果我一輩子都沒有發現的話,那你又要怎麼辦?」突然思考到這個問題,少年雀躍地亮起了金色的瞳眸。







  羅伊怔了下,卻只是片刻,然後毫不猶豫地說出答案。

  「那麼,你就要有心理準備了,我會想辦法一輩子纏住你,直到你不得不發現為止。」黑髮男人極度溫柔燦爛的微笑,卻明顯地表示了他會說到做到,不禁讓少年打了個顫,卻又感到心底甜甜的。







  轉了轉躺平在草地上的腦袋,終於覺得持續被壓在下面的姿勢維持地有些太久了,是時候該起來換換姿勢了。

  雖然說,躺在軟軟的草地上其實是很舒服的,可是只要一想到壓在上方的大佐,讓他不得不抬著眼迎上對方的目光,這一點就讓他還是有點不滿,就算兩人今天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也還他先告白的嘛!!

  這無能大佐,老是佔他的便宜……







  「大佐,讓我起來了啦!」

  雙手舉起,推了推羅伊的胸膛,想使他離開讓自己方便起來的舉動,卻在那一手是真實的溫熱觸感,與一手是冰冷的機械觸感,同時碰上男人那熾熱的體溫時,感受到了火焰的溫度,雙手頓時縮了回來,少年臉頰羞紅。







  ──可愛得讓人想一口咬掉。







  這是羅伊現在的想法,不過,他還是克制點的好,原本就打算要起身的舉動,在心中閃過了什麼之際,他維持了目前的情況,仍然是將嬌小的少年,壓在他寬大的身子之下。







  「吶,愛德,你再回答我一個問題吧。」

  得天獨厚的臉孔帶著難以讓人拒絕的淺魅笑意,愛德華就是這樣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後,傻不啷噹地點了頭。







  「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出現了多少次的問題,卻從沒得到正確的答覆,不過,也許在今天的這一刻,終於可以得到真正的解答了吧。







  愛德華的紅唇開了又閤,原本要說什麼似的,卻在看見羅伊一副等待自己答案的模樣,頓時唇角一彎,是頑皮的笑容。







  「我才不告訴你……」















  其實,我們早就得到解答了。

  你與我之間,不是上司與下屬,也不是高於一般友誼的親摯好友,而是──







  當你那溫熱炙人的火焰,遇上我這冰冷斥寒的鋼鐵時,焰熔化了鋼,鋼包容了焰,我們彼此相互依賴。

  誰也離不開誰了……






*何種關係/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