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6867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三十九>













  羅伊失神地望著眼前燦爛的金色,直到身下傳來了清新好聞的青草香,與全身躺平在草地上的情況,他頓時回神。







  ──發生了什麼事?







  天使,在他的懷裡。







  黑髮男人仍然驚訝地瞠大湛墨的黑色瞳孔,眼前的陽光,耀眼地讓他不禁感到有些刺目,卻又捨不得移開目光,薄唇輕啟。

  「鋼?」不可置信地發出一個單音,未抬頭的金色小貓,嬌小的身軀動了下,這不是錯覺。

  這下子,羅伊是更加疑惑了。

  現在這個情況,是他想破頭都想不透的,在剛剛的那一瞬間,他出口的話還未說完,只見陽光般燦爛的少年往他的方向奔跑過來,撲了上來,推倒了他,使他倒在了身後的草地上,那撞擊地面的疼痛雖然讓他一時想唸那少年一頓,隨後卻因那出現在視線上方的細緻臉蛋與那對琥珀瞳眸而忘了思考。

  少年的臉蛋與男人的,只相隔了幾公分,好近、好近。

  「鋼,你……」羅伊再次出聲,他以為可能是鋼的身體不舒服,擔憂的神色染上他的眉心,平放在身體兩側的雙手,準備要舉起。

  但他的動作又在瞬間停頓。

  那張得天獨厚的英俊臉孔上,勾人魂魄的性感薄唇因被按住的輕柔觸感而停止出聲,總是戴著潔白手套的小手,此刻伸出了食指,按在了男人的唇上。







  少年手套上的細糙觸感,與原本真實身體的柔軟觸感,交織迴繞在心底的迷惑與夢幻,讓被按住嘴唇的男人無法回神,而身體上方緊靠著的嬌小身軀,傳來的孩子清香,讓他沉迷下去,也不想回神。







  愛德華伸出的的左手,按住男人唇上的食指沒有移開,似乎打算暫時維持這個模樣,嬌小的身軀壓上了躺平在草地上的男人,卻不是什麼讓人想入非非的姿勢,鬢旁微亂的金色髮絲,因微風的拂過而輕輕地飛揚著,交錯著另一抹深沉的墨黑。

  紅與藍、金與黑,潤澤不刺目的融合,是幅美麗動人的畫。







  少年櫻紅的臉頰,染著淡淡的粉色,那睜著的金色瞳眸,明玉般的琥珀比以往更加地璀燦閃亮,黑髮男人的眼裡,映著那輕啟的紅唇,耳邊,響起了順著風的柔軟聲音。







  「大佐,這一次,讓我來說。」







  羅伊的眼眨了眨,難得毫無防備的呆怔表情,讓愛德華一時失笑,嘴角上揚的弧度俏皮得可愛,然後,金澄澄的眸兒斂起了認真的眼神。







  「──大佐,我喜歡你。」







  黑曜的瞳孔擴大,相視著另一抹的燦金,直久不語。







  夢,還是現實?







  這奪目的金色、著迷的香氣、柔軟的身子,而真正確定是現實的原因,是來自於眼前的少年,告白毫不彆扭,瞪直了的雙眸,實在就是那位愛生自己氣,情緒不愛坦白的倔強少年啊。

  雖然不是很明白事情的發展怎麼會這樣,但他這一刻,已經看見了天使在對他微笑,幸福,將由自己親手掌握。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深邃的雙眸看著少年的視線柔和得難以置信,沒有驚訝,男人沉沉的磁性嗓音流逸出,少年抵住他唇上的食指,輕輕地移開。

  少年瞳裡金色的波光流轉著,不自在的神情,卻仍表達了內心的真想法,支支吾吾的話語,還是聽得出那刻意隱藏起來的羞澀。

  「──應、應該是,那一次,你救了我的那一次吧……」

  愛德華的話說的不完整,對著男人雙眸的視線也稍稍地偏開,噘起的小嘴看起來像是在不滿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誠實地回答。







  「那,你喜歡我的什麼?」







  黑色的雙眸這次添上了濃濃的寵溺,雖然見少年偏開了視線,卻仍沒停止問話,他愛上了這種感覺,近得可以碰觸到的距離,耳邊聽得見的清脆嗓音,正訴說著對自己的情意。

  所以羅伊又再次提出問語,期待再次響起的那未脫稚氣的少年聲音。

  不過這次得到的幾乎是沉默,幾乎讓羅伊以為是愛德華彆扭地拒絕回答這個問題,想想也是正常,他無奈微笑,正打算轉移話題。

  「……我我我怎麼知道啦,反正,只要是你的地方,我都喜歡,這樣不可以嗎?!」突然打破了沉默,少年近似賭氣的語氣與話語的成份組合起來,讓羅伊不禁失笑。







  ──可愛得,就是鋼的作風啊。







  愛德華覺得臉頰燒透了,從剛才到現在的舉動,都很不像以前的他,雖然是因為察覺到了大佐對他無可取代的情感,一時的衝動讓他決定要主動向男人告白,才會做出壓倒(?)對方的舉動。

  好吧好吧,他承認,他也是徹徹底底喜歡上大佐了!

  不過認知到這個事實的愛德華還是有些不服氣,而黑髮男人還一直問這麼多要想很久的問題,因為麻煩到讓他快生氣,所以一時賭氣後想都沒想就吼出來。

  然後就丟臉丟到家了啦!!







  「啊!」

  愛德華驚叫一聲,嬌小的身子晃了晃,然後受到了撞擊,不過只是輕輕的並沒弄疼他,回神,貓兒無辜的金眸眨了眨,疑惑地望著男人特寫的俊臉,以及那彎起的薄唇所漾出的溫柔笑意。

  是什麼時候,原本他上大佐下的姿勢顛倒了過來?啊,一定就是在剛才那劇烈的震動時發生的,而罪魁禍首,就是眼前的黑髮男人。

  愛德華愈想愈不滿,原本佔了上風(?),現在一下子立場被調換,他不禁生氣地鼓起臉頰,被壓在草地上的嬌小身軀,準備開始掙扎。

  「鋼,別動。」男人適時的低沉嗓音,制止了少年的舉動。

  「什麼??」

  愛德華怔住,不解地眨著眼。







  這次,換他怔怔地看著男人深邃的墨眸裡,染上了他不久前,同樣認真堅定的眼神。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