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5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18

  【繼續相信下去 18】
  
  「確定是這裡嗎?愛德。」霍克愛停下車,指著他們面前的小巷弄問。
  
  真的是這裡嗎?
  
  偏僻的小巷弄裡會有什麼東西?
  
  上校到底想要做什麼?
  
  霍克愛不解了。
  
  她已經無法了解他的上司的想法了。
  
  或者說打從一開始她就無法了解他的想法了。
  
  愛德仔細的看著手中的小地圖,說:「應該是這裡沒錯。」
  
  「這樣車子就沒辦法行駛進去了。」阿爾看了看小巷弄又看了看這台車,應該是沒辦法了吧?
  
  「依在下看,」阿姆斯壯摸摸下顎,「我們必須用走的。」
  
  「嗯。」霍克愛稍稍的點頭表示同意,而愛德則二話不說的逕自下車了。
  
  下車後就背對車子的愛德,完全不知道他們一個都沒有下車。
  
  「愛德……。」霍克愛拉下車窗,喚了愛德一聲。
  
  「嗯?有什麼事?」愛德轉身,卻看到他身後的景象讓他尾音不禁微微上揚。「霍克愛中尉……?」
  
  「你們為什麼不下車?」愛德不解的問。
  
  為什麼?愛德不懂他們的舉動。
  
  霍克愛想了想,用一種說是無奈的口氣嗎?不對,應該是放不下的感覺說:「愛德,這是上校給你的信,所以這個地方應該只有你一個人能去。」
  
  愛德小小的嘆口氣,問:「阿爾難道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嗯。」
  
  「是嗎?」愛德輕笑,「如果你們真的是這樣想的話,表示你們真的不了解死無能的作風。」
  
  霎間,愛德將手中的信撕成小紙片,灑向天空。
  
  小紙片如雪片般緩緩降落。
  
  「阿爾,將行李箱給我。」
  
  「啊?喔。」
  
  愛德接過行李箱,又丟下一句話:「最終的結果,不是斷清,而是曖昧。」
  
  「「???」」
  
  愛德這句話讓他們聽得一愣一愣的,他們完全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久久他們不能消化這句話,只能望著愛德的背影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到消失。
  
  「哥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阿爾問。
  
  「在下也不知道。」阿姆斯壯雙手交叉擺在胸前,認真的思考愛德的話。「愛德華‧愛力克說的這句話實在令在下不解。」
  
  霍克愛則沉默不語。
  
  愛德這句話是對她說的?還是他們?
  
  「霍克愛中尉,妳沒事吧?」阿姆斯壯或許感覺到霍克愛的不對勁,而試探的問。
  
  「嗯?」霍克愛搖頭,「我沒事。」
  
  霍克愛表面上雖說沒事,不過她雙手抓緊了了方向盤,這真的沒事嗎?
  
  就連阿爾也察覺到霍克愛的異狀,也關心的問:「霍克愛中尉,妳真的沒事嗎?」
  
  「嗯,我真的沒事。」緊握的方向盤,在剎那卻鬆手了。「我們去找愛德吧?」
  
  「嗯。」
  
  「在下等的就是這句話。」
  
  看著阿爾與阿姆斯壯開心地聊著天,霍克愛她舒眉,笑了。
  
  她何必想那麼多呢?跟上去不就明白了嗎?
  
  她想這就是愛德的意思吧?
  
  只要跟上去就好了。
  
  
  
  
  
  
  * * *
  
  愛德循著這條小巷子直直走,卻看到隨風飄來但是稀疏墜地的花瓣。
  
  「花瓣?」愛德低下腰,伸手撿了個花瓣起來聞。「還有香味?」
  
  「難道是花店嗎?」
  
  這條巷子愛德走到盡頭,轉個彎,卻看到……
  
  滿滿的花。
  
  「是這裡嗎?」愛德懷疑了,早知道他剛剛就不要那麼乾脆的把地圖給撕掉。
  
  愛德現在在心底懊悔不以。
  
  「唉,我不該那麼衝動的。」愛德小小的嘆口氣。
  
  他左看看右看看,確定沒第二條路了。
  
  「那應該是這裡了。」
  
  愛德不自覺的握緊拳頭走進花海中。
  
  「請問有人在嗎?」愛德環顧了一下這家店,可是卻沒有看見半個人影。
  
  「有人在嗎?」愛德再一次叫喊著,不過還是沒有人回應。
  
  「沒有人嗎?」愛德又望了望裡面一眼,「該不會是死無能騙他吧?」
  
  愛德一想到有這個可能性,怒火就上來了。
  
  死無能如果是真的騙他的話,這一次他保證一定會把東方司令部搞的天翻地覆!!
  
  如果他做不到的話,他就不叫愛德華‧愛力克!!
  
  愛德在花店裡繞了幾圈後,「羅伊‧馬斯坦古,看來我們真的很久沒好好敘敘舊了。」
  
  正當愛德摩拳擦掌準備離開去找他敬愛的上司時,卻有人叫住了他。
  
  「……請等一等,這位少年。」
  
  微高的嗓音,聽的出來聲音的主人應該是女的。
  
  「真是對不起!!我剛剛在想一些事,不小心太專注了,以致於沒發現你的存在。」
  
  「妳是……花店的主人嗎?」愛德上下打量著他眼前的這個人。
  
  「嗯,我是。」
  
  不愧是死無能,看人還滿有眼光的。
  
  高挑的身材,亞麻色長的頭髮,深邃的眼眸,白皙的肌膚,看上去就知道是位賢妻良母。
  
  「請問你是……?」
  
  「喔,我叫愛德華‧愛力克。」愛德看人看到出神,差點忘了他來這裡的用意。「請問你認識羅伊‧馬斯坦古上校嗎?」
  
  「我認識。」她微微一笑,正確來說應該是打從她出現,她就沒有不笑過。「我可以叫你愛德嗎?」
  
  「啊?」愛德愣了一下,有人會對初次見面的人的叫法那麼親切嗎?雖然愛德心中有疑問,不過還是客套的說:「當然可以。」
  
  「他原本說如果遇到你的話,可以直接叫你『鋼仔』。」她將擺滿花的椅子清出來給愛德坐。「請。」
  
  他?指上校嗎?
  
  應該是他吧?因為只有他會這樣叫他而已。
  
  「那爲什麼……?」不叫呢?如果她這樣直接叫他的話,他可能會非常清楚她的確是跟上校有關。
  
  「可是當我看見你時,我覺得『鋼仔』這個名字只能由他一個人叫而已。」她整理了一下上頭擺滿各式花的桌子。
  
  「請先等我一下。」隨即她就進屋去了。
  
  「喔。」雖然不太清楚她要做什麼,不過愛德還是乖乖的等待。
  
  「好大的一間花店。」愛德看看裡面又看看外面,全部都是花。「可是為什麼要開在這麼奇怪的地方?」
  
  這裡根本就不輸外面的花店,說不定還略勝一籌呢!
  
  不過上校他到底叫他來這裡做什麼呢?而且也不知道阿爾他們是否有跟來?
  
  他們會懂那句話的意思嗎?
  
  不懂就算了吧。
  
  因為就連愛德他自己也不是很肯定羅伊他是不是這樣想的。
  
  在愛德想東想西的這段時間,她也泡好茶走了出來。
  
  她托圓盤,緩緩的從屋裡走出來,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茶香。
  
  這景象好像在哪裡看過,而且還是在不久前,現在只不過是主角換個人而已。
  
  「讓你久等了,請。」乳白色的茶具,上頭鑲著金黃的小圖樣。
  
  茶就這樣遞到愛德面前。
  
  愛德看了一下茶色,懷疑的問:「奶茶?」是奶茶沒錯吧?
  
  「嗯,是奶茶沒錯。」她放下圓盤,也爲自己倒了一杯,她輕啜一口,問:「你不喜歡紅茶吧?」
  
  愛德輕顫,眼底閃過一絲怒火,心想:那個無能上校不會到處亂說我的事吧?
  
  她就像看穿他的心思一樣,說:「放心,他並沒有說你討厭什麼?這只是我的直覺,因為你跟他很像,所以我想你跟他一樣,應該也討厭紅茶吧?」
  
  愛德雖然知道這人很危險,不過他還是大方的承認,因為這不是說多大不了的事。
  
  「比起奶茶,我的確是比較討厭紅茶。」
  
  她不討厭愛德,反而還喜歡他,因為他很誠實,不過她感覺得到他身上背負著太重的事。
  
  「我想你討厭紅茶的理由應該跟他一樣。」她溫柔的笑著。
  
  「因為顏色嗎?」愛德問。
  
  「嗯,就是顏色。」
  
  果然!
  
  愛德眼神黯淡了下來,每次當他想到、看到或者說到紅茶,總會讓他想起以前的事。
  
  她看著愛德,語重心長的說:「曖昧……。」
  
  一句曖昧拉回了愛德的思想。
  
  「妳剛剛說什麼?」
  
  「曖、昧。」她怕愛德又沒清楚,或者其他原因,所以她這次咬文嚼字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清楚。
  
  「這是他留下的話嗎?」愛德問,而他指的他當然是羅伊。
  
  「嗯。他還留了一封信。」她從抽屜拿出一封信,「他還交代說要我當場拆信念給你們聽。」
  
  「我們?」愛德似乎聽到了奇怪的用詞。
  
  「是的,是你們。」她指著愛德跟躲在外面偷聽許久的人。「就是你們。」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