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17

  【繼續相信下去 17】
  
  「哥,為什麼想回去?」
  
  愛德看了阿爾一眼,邪笑的說:「因為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
  
  「有趣的事?」阿爾不解了。
  
  「是啊,如果我猜測的沒錯的話,那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實。」愛德摸著自己的下顎,以他的表情看來不知道他又再打什麼歪主意了。
  
  「哥……」阿爾無奈的叫了聲愛德。他知道只要愛德心裡打定的主意,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很難去改變的。
  
  「啊!!」阿爾突然大叫一聲,喚醒了沉浸在自己思想的愛德。
  
  「怎麼了?阿爾。」愛德一臉憂心的問。
  
  「沒沒事。」只是阿爾突然想到愛德剛從大總統府出來的時候說遇到了熟人,可是後來好像發生了戰亂,害阿爾也沒仔細聽愛德說什麼,現在想想……那個熟人到底是誰?
  
  「哥,那時你說遇到熟人。」愛德點點頭,似乎想起了什麼。
  
  「那……那個熟人是誰?」
  
  「他啊!」堅定的金眸望著深邃的遠方。「……是恩維。」
  
  “因為……我是他的兒子啊,這也是我想殺你的理由。”
  
  愛德永遠記得,記得這句話。
  
  愛德不自覺的握緊拳頭,他很生氣,氣自己沒有勇氣告訴阿爾這件事。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鍊金術、人體鍊成、靈魂固定……
  
  「……沒有一樣是對的嗎?」愛德淡淡說著。
  
  「嗯?哥,你剛剛說什麼?」阿爾還在想剛剛的件事,並沒有很仔細聽愛德說什麼。
  
  「沒事。」愛德擺擺手說:「離目的地還有段時間,我想先小憩一下。」愛德一說完就橫躺在座椅上,一點形象都沒有。
  
  看到如此的愛德,阿爾只能無奈的嘆口氣。「唉,哥怎麼還是沒變啊!」
  
  可是是真的沒變嗎?
  
  只是闔眼休息的愛德捫心自問。
  
  他真的沒變嗎?
  
  愛德否認,在他心裡笑著阿爾的天真。
  
  他變了,他變太多了,而他卻無法阻止自己改變。
  
  
  *       *       *
  
  霍克愛看著鐘上的時間,心想:「應該快到了吧?」
  
  雖然阿爾並沒有拜託霍克愛來接他們,不過為了他們跟他的上司,或許親自來接他們會是最好選擇。
  
  「嗚──嗚──……」
  
  火車的聲音越來越近,直到停止。
  
  「到了。」霍克愛露出溫柔的微笑。
  
  
  
  「哥,我們到了。」阿爾拍拍愛德的肩,不過愛德似乎睡的很熟,一點也沒有要清醒的跡象。
  
  「嗯,不要吵……」愛德在睡夢中拍掉阿爾手,轉個身,就繼續睡了。
  
  「!!」見此情況阿爾呆愣掉了。
  
  愛德竟然叫他不要吵!?
  
  看著人一個個的下車,車廂裡的人越來越少,阿爾實在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叫醒愛德,在那邊左顧右盼的希望有人可以叫醒他。
  
  突然,有人拍拍阿爾的肩膀,說:「就交給在下吧!!」
  
  「阿姆斯壯少校?」少校他怎麼會在這裡?
  
  雖然阿爾滿肚子的疑惑,不過還是看著少校把愛德扛出火車外。
  
  
  *     *     *
  
  剛踏出火車外的阿姆斯壯,以高人一等身軀就看見前不遠的霍克愛了。
  
  「霍克愛中尉!」
  
  霍克愛是曾沒想到阿姆斯壯也會來東方,所以在心裡有點小小的錯愕。
  
  「阿姆斯壯少校,好久不見。」霍克愛有禮貌向阿姆斯壯問好。
  
  「妳也是,霍克愛中尉。」
  
  「好久不見了,霍克愛中尉。」阿爾高興跑向霍克愛。
  
  他已經有段時間沒見到中尉了,很想念她,可是他更想念黑色疾風號!!
  
  「阿爾馮斯,你也好久不見了。」霍克愛露出笑容。他還是沒變啊,還是一樣的天真。
  
  「嗯……」因為被扛著不好睡,而且車站也太吵了,所以愛德醒了。
  
  愛德揉揉眼睛,「這裡是哪裡?」而且頭好痛!!好像有點腦充血。
  
  他記得他好像不小心在火車上睡著了,然後……怎麼感覺有暖暖的東西被自己壓著?
  
  愛德甩甩頭,血液逆流真的很不舒服,愛德微微撐起自己的身體。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愛德不抬頭還好,一抬頭就看見了阿姆斯壯的臉放大了好幾十倍。
  
  「愛德華‧愛力克,你終於醒了啊!!」
  
  「哇啊啊啊啊──……!!」
  
  「阿姆斯壯少校,你怎麼……那個……這個……爲什麼阿!?」受到驚嚇的愛德,在阿姆斯壯的肩上不斷的比手畫腳。
  
  「哥,你冷靜點!」阿爾上前安撫受到驚嚇的愛德,而霍克愛則是搖搖頭,心裡能明白愛德為什麼如此的語無倫次。
  
  「愛德華‧愛力克,你怎麼了嗎?是不舒服嗎?還是……」阿姆斯壯還是維持扛著愛德的姿勢問。「在下送你去醫院吧!」
  
  「啊啊啊!!」愛德張大嘴,拼命的搖頭。不要啊!!他只要阿姆壯放他下來就好了。
  
  「哥?」阿爾則是不明白爲什麼哥哥他……會變成這樣?
  
  霍克愛不斷揉著太陽穴,她的頭好痛,而且她也沒有太多的時間耗在這裡,好心的出聲說:「阿姆斯壯少校,將愛德放下來吧!」
  
  愛德聽到這番話,心裡是感動不以。
  
  霍克愛中尉果然是好人啊!!
  
  「愛德華‧愛力克,你確定你已經沒事了嗎?」
  
  愛德死命的點頭,只要阿姆斯壯肯放他下來就沒事了。
  
  在一番折騰之後,阿姆斯壯終於願意把愛德給放下來,而愛德也在那邊懊悔許久之後……
  
  爲什麼阿姆斯壯少校會在這裡?
  
  爲什麼他要在火車睡著?
  
  爲什麼阿爾不叫醒他?
  
  為什麼他要被阿姆斯壯扛下來?
  
  為什麼不是阿爾抱他下來?
  
  更爲什麼他要被少校的臉給嚇到!!??
  
  「爲什麼啊!?」愛德抓的自己的頭,卻想不出所以然來!
  
  「哥……?」到現在阿爾還是不太清楚為什麼哥哥他會有這麼奇怪的反應。
  
  「愛德。」霍克愛輕輕的喚了愛德一聲。
  
  「啊?」還沉思在剛剛的驚嚇中,愛德完全忽略了來接他們的霍克愛。
  
  「真是對不起,霍克愛中尉。」愛德不好意思的搔搔頭,示意他真的忘了她的存在。
  
  霍克愛笑了笑說:「沒關係。」
  
  在別人面前,她很少笑,這點她自己明白。
  
  可是唯獨在他們面前,她會為他們而笑,因為……
  
  ……她無須對小孩嚴苛,尤其是他們。
  
  「對了,愛德。」霍克愛差點忘了羅伊叫她要轉交給愛德信,她從口袋拿出那封信。「上校說要我轉交給你的,而且還說希望你能當場打開。」
  
  「信?」愛德接過那封信,他差點沒暴走。
  
  什麼「矮矮豆‧愛力克收」!?
  
  還有爲什麼收件地址是「矮子共和國」?
  
  該死的死無能!?
  
  他光看信封袋,就氣的半死了,在看裡面內容,他會不會直接……
  
  想到這,愛德不自覺的捏緊信。
  
  裡面最好不是那種會氣死人的字眼,要不然他一定要把東方司令部給轟掉,否則他就不是愛德華‧愛力克!!
  
  愛德暗暗在心底發誓時,所有人都在等著愛德打開那封信。
  
  「哥,你不打開嗎?」在阿爾的提醒之下,愛德緩緩的打開那封信……
  
  
  
  
  
  
  
  
  
  
  
  
  
  
  
  
  
  
  
  
  
  「咦?」愛德打開信後卻發出了疑問聲。
  
  「怎麼了嗎?愛德。」
  
  愛德搖搖頭說:「沒事,只是裡面……只有一張地圖?」尾音微微上揚,表示就連愛德他自己也不確定它是不是一張地圖。
  
  「讓在下看看吧!」阿姆斯壯接過那張地圖,發揮他們阿姆斯壯家代代相傳的藝術,肯定的說:「這的確是一張地圖。」
  
  果然是地圖。
  
  不過死無能何必大費周章的把一張地圖裝在信封袋裡?
  
  難道這個地方很重要嗎?
  
  而且還叫他當場一定要打開,那應該是說……
  
  「要他到司令部之前,先去這個地方囉?」
  
  「哥,你碎碎唸的在唸什麼?」
  
  「沒事。」愛德提起他們的行李箱問:「霍克愛中尉,我們能先到這個地方嗎?」愛德指著地圖上的紅色標記。
  
  「嗯。」霍克愛點頭表示同意之後,就示意要離開火車站,前往那個地方,不過……
  
  「阿姆斯壯少校,你也要來嗎?」她看著阿姆斯壯也跟他們走同一個方向,不禁懷疑的問。
  
  「奉大總統的命令,要保護鋼之鍊金術師的安危。」
  
  大總統?
  
  怎麼又是他?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