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16

  【繼續相信下去 16】
  
  「上校,容屬下問一個問題。」
  
  「請問。」
  
  沙沙沙──……
  
  一張張紙不斷的從羅伊手中滑過,他認真的神情實在不像以前的他。
  
  「上次上校在離開愛德病房後,直直望向窗內,是在看什麼?」
  
  「……!」羅伊心頭一驚。原來中尉有注意到啊!
  
  不過羅伊還是假裝沒事般,說:「沒什麼。」繼續批閱文件。
  
  做為屬下的她是不該多問上司的私事,不過她很擔心,因為當時上校的眼神太過銳利、銳利到想置人於死地。
  
  她真的很擔心。
  
  「屬下還有事要辦,是問下午能准屬下請假嗎?」
  
  羅伊將桌上凌亂的文件整理好,然後遞給霍克愛。
  
  「准。」簡短又有力的對話,羅伊似乎不想多說些什麼,低頭又繼續批閱文件。
  
  「唉……」霍克愛深深的嘆口氣,喃喃的說:「對自己誠實有那麼困難嗎?」
  
  「嗯?什麼?」羅伊像是有聽到霍克愛說的話,直覺性的抬頭問:「中尉妳剛剛說什麼?」
  
  霍克愛搖搖頭。「沒什麼。」
  
  如果就連當局者都不願意坦承的話,他們這些旁觀者多說無意。
  
  就當霍克愛要離開之時,羅伊校是想到什麼的叫住她,「中尉,等等!!」
  
  「還有什麼事嗎?上校。」
  
  羅伊從抽屜裡拿出一封信,放在桌上,說:「能幫我把這個交給鋼仔嗎?」
  
  霍克愛看了看桌上的信,過了半晌,霍克愛搖搖頭,示意她不想幫這個忙。
  
  霍克愛轉身想離開之時,羅伊卻又說了:「……拜託。」
  
  拜託啊,這還是……還是霍克愛第一次聽到羅伊說出「拜託」兩個字。
  
  對於眼前這位自尊心強的男人來說,都已經說出拜託,她能不接受嗎?尤其又是上司對下屬。
  
  霍克愛上前拿起那封信,問:「上校沒別的事了吧?」
  
  「沒。」羅伊勾起了幾天來不見的笑容,「不過這封信希望鋼仔能當場打開。」
  
  「當場打開?」霍克愛錯愕了。會叫人當場打開的信實在不多見,而且又是上校寫的信……叫人當場打開那才更奇怪!
  
  「對。」羅伊一手托著腮幫子,另一手也不閒著,努力的把玩放在窗口的紫羅蘭。
  
  霍克愛見此景象,她笑了,溫柔的笑了。
  
  想想是在昨天、昨天大家都在忙碌之時……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電話響起了,不過大家都在忙,根本沒人有空閒去接電話。
  
  可是電話依舊鈴鈴響,響到所有人都很煩躁。
  
  「誰現在有空去接一下電話?」羅伊停下手中的筆,怒視著煩人的電話。
  
  「沒空。」大家一致的反應。
  
  下雨天已經夠人煩躁的了,現在又來一通惱人的電話,打那通電話的主人是不知道他們現在很忙嗎?
  
  「上校,現在中尉不在你可以……」偷懶一下的……
  
  叼著菸的哈博克話還沒說完,鈴聲就停了,不過卻聽見「匡琅」與「汪汪」的聲音,引起大家的注意。
  
  汪汪?
  
  大家不約而同的往電話那邊望去,只看見話筒掉落在地,而黑色疾風號一直對著話筒汪汪叫。
  
  「汪、汪、汪!!」
  
  「話筒掉了呢?」他推了推粗框眼鏡的說。
  
  剛走進來的法爾曼看了看情況如此推斷:「是黑色疾風號把話筒弄下來的。」
  
  「看樣子應該是。」羅伊雙手托著下顎,直盯著話筒跟黑色疾風號看。「不過……到底是誰打電話來呢?」
  
  羅伊是如此說著,可是卻沒打算去接那通電話。
  
  是啊,到底是誰?在這種誰都不想接電話的時段打來。這是他們所有人共同的心聲。
  
  有人出聲問:「不接好嗎?」
  
  所有人沉默,埋頭繼續自己的工作。
  
  辦公室裡只聽到黑色疾風號不斷對著話筒「汪汪汪」的聲音而已。
  
  
  *      *      *
  
  此時在話筒的那一邊──……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隨著時間的流逝,拿著話筒的這位仁兄,怒氣早已達到最高點了!!
  
  「死無能到底在做什麼啊!!」愛德將因生氣而握的緊緊的話筒掛上,不過……似乎沒掛好。
  
  「東方司令部的人都死光了嗎?連接個電話的人都沒有!!」
  
  「哥,何必那麼生氣,不就是撥通電話而已。」在公共電話外等的阿爾一副不解的問。
  
  「可是話筒那邊只聽得到狗叫聲而已!!」愛德越想越生氣,拿起行李箱就準備走人。
  
  阿爾看了看公共電話,又看了看愛德。
  
  哥不是說有重大的事一定要打電話回去嗎?怎麼……
  
  「哥,電話不打了嗎?」
  
  「不打了!!」
  
  阿爾無奈的嘆口氣,「怎麼還是這麼小孩子氣呢?」
  
  可是阿爾似乎忘了,他們正是小孩子。
  
  「哥,等等我。」阿爾看愛德越走越遠,卻想到電話卡還沒拿起來。
  
  阿爾回到公共電話裡卻發現話筒沒掛好。
  
  「哥怎麼這麼粗心呢?」阿爾拿起話筒想重新將它掛好,卻聽到……
  
  話筒那邊傳來聲音。
  
  「喂、喂?還有人嗎?」
  
  可是……「哥,剛剛不是說只有狗叫聲而已嗎?」
  
  雖然阿爾還在懷疑,不過還是拿起話筒接聽。
  
  「請問,你是?」
  
  “是阿爾馮斯嗎?”那人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急躁。
  
  「我是,你是?」
  
  “我是霍克愛中尉,剛剛打電話的是愛德吧?”
  
  「嗯,沒錯。」
  
  “抱歉,剛剛發生了一些事,所以沒有人接聽電話。”
  
  「那沒什麼關係。」雖然哥已經氣炸了,不過還是要客套的說。
  
  “是嗎?”話筒那邊傳來不確信的聲音,不過也不多問。“那有事嗎?”
  
  阿爾搔搔頭說:「原本是有,不過現在沒有了。」阿爾望著愛德漸行漸遠的身影,就算現在叫他回來,他也不想回來了吧?
  
  “沒事的話,就去追愛德吧!”
  
  「!!」真是一針見血的話!!不愧是中尉,真了解哥的個性。
  
  「真是對不起,中尉。」
  
  “錯的是我們,不關你們的事。”霍克愛在說我們之時,好像還特別強調「我們」這兩的字,似乎是刻意說給某些人聽的。
  
  「那……就這樣了,掰……」原本想掛掉電話的阿爾,突然想到,「霍克愛中尉,還在嗎?」
  
  “嗯?”
  
  「我們明天中午會回去東方司令部。」
  
  當霍克愛還沒反應過來時,阿爾就已經把電話掛掉了。
  
  他們要回來了啊!
  
  霍克愛意味深長的望著話筒,然後轉向她身後那些準備為國捐驅的人。
  
  「你們還有什麼話要反駁的?」
  
  「……。」
  
  在此時沒人敢出一點聲響,就連霍克愛都不說一句話,只是一直環視著他們。
  
  半晌,霍克愛開口了。
  
  「……愛力克兄弟要回來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