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13

  【繼續相信下去 13】
  
  「哥,你不是喜歡……」阿爾話都還沒說完,馬上就被愛德給打斷。
  
  「我們連喜歡都談不上!!」愛德望著窗外飛逝的景象,就好像他與他的關係都還未看清,就這樣消失了。
  
  「……」
  
  沉默不是金,是痛苦,是沉悶,是……沉思?
  
  「……哥,你懂愛嗎?」阿爾似乎以苦笑的臉龐問著愛德,在毫無表情的盔甲上,卻感覺如此的悲傷。
  
  「……阿爾……?」愛德抬頭對上阿爾的眼神,「你在哭嗎?」
  
  阿爾哀傷的眼神,是在哭嗎?
  
  「哥,我沒有哭的理由,而我也沒有眼淚可流。」
  
  刺痛!!
  
  阿爾這句話就像一把銳利的刀深深刺進愛德的心裡。
  
  「沒有眼淚可流啊……」愛德一臉受傷的表情,雙手抓緊褲管,「……對不起……。」
  
  聽到愛德說對不起時,阿爾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
  
  「哥,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是……」阿爾極力想解釋他剛剛說的那句話的意思,可是他卻說不出口真正想表達的意思,因為他怕愛德會再一次心傷。
  
  「阿爾不需要解釋了,那無所謂……就這樣吧。」愛德倚著窗邊,又是一陣沉默。不過這一次打破沉默卻是愛德……
  
  「阿爾你剛剛問我懂愛嗎?」愛德單手托著下顎,幽幽的說:「哥知道愛,可是卻不懂愛,所以不會愛。」
  
  「所以準備拋棄愛?」愛,他不懂,或許是他還小,不過在阿爾以旁人的眼光來看這場還未萌芽卻已經結束的愛情來講,這不是痛苦、不是心傷,而是悲哀。
  
  「不是拋棄,而是愛從未出現過。」愛德露出屬於他的笑容,像陽光般絢麗的笑容。
  
  就這樣了,他們之間的曖昧關係就真的到此為止了,不會再繼續曖昧下去,因為他不會允許自己這樣做的。
  
  不會了。
  
  「哥……」
  
  「什麼?」原本以為阿爾還要繼續勸說下去的,誰知道他突然蹦出一句:「哥,你要喝牛奶嗎?」
  
  愛德額上似乎浮現了一條青筋,「誰要喝那種白白稠稠看起來就很詭異的東西啊!!」
  
  原本暴走的愛德突然腦筋一轉,一臉陰沉的質問阿爾:「你又撿貓了?」
  
  「?!」阿爾反射的抱住肚子,極力的否認,「沒有沒有沒有!!」
  
  「可是……」愛德昵著眼指著阿爾的肚子,「喵。」
  
  「!!!!!」阿爾睜大眼,頭頂不斷的冒著冷汗(?),不知該如何是好。
  
  「阿爾!!」愛德斥喝一聲:「我不是說我們不可以養貓的嗎?」
  
  「可是可是可是我看牠被丟在路邊很可憐。」阿爾淚眼汪汪的看著愛德,希望他能就此心軟,不過似乎沒奏效。
  
  「我們到處旅行,不能養貓的!!」
  
  「哥哥是大笨蛋!!」阿爾丟下這句話之後就跑走了。
  
  「不要跑啊,阿爾!!這樣貓很可憐!!」愛德起身原本想攔住阿爾的,不過已經來不及了,貓的慘叫聲回蕩在這節車廂裡。
  
  
  
  
  *      *      *
  
  「愛力克兄弟要來中央了。」左眼帶著眼罩感覺有點嚴肅的人說。
  
  「我可以吃掉他們嗎?」聽到有人要來,他口水一大滴一大滴的流了出來,表情極為興奮。
  
  「不可以,庫拉多尼。他們可是父親大人很重視的人才。」身材婀娜多姿的大姐出聲制止庫拉多尼想吃掉他們的衝動。
  
  「喔。」庫拉多尼失望的吸拇著手指,退到一旁。
  
  身穿極少的布料的人,躲在陰暗角落問:「那他們來中央是為了賢者之石?」
  
  「除了賢者之石他們沒有第二個理由來中央,恩維。」
  
  「是嗎?」恩維輕笑,如果他說有該怎麼辦?他的好弟弟要來中央啊,看樣子他的生活不會過的很無聊了。
  
  「恩維不可以擅自行動,父親大人會生氣的。」美麗的大姐像看出恩維想做什麼似的,趕快出聲警告。
  
  「我只是想跟他們打聲招呼而已。」恩維揮了揮手,示意要離開了。
  
  「忌妒啊,我想未來應該會很好玩。」他露人畜無害的笑容,讓看的人覺得怪異。
  
  「你這是什麼意思,傲慢?」
  
  「沒什麼,拉斯多。」他拿起文件仔細的看著,像想到什麼的說:「還有請稱呼我為大總統。」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