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04

  【繼續相信下去 04】
  
  沙沙沙──手不停轉動著收音機,心中只期望這惱人的雜音可以停止。
  
  怒!!
  
  「……所有的電台都死光光了嗎?」愛德的怒火漸漸上升,有股衝動想把收音機砸個稀八爛。
  
  沙沙沙──現……沙沙沙──點………沙沙沙──……
  
  『歡迎收聽──』
  
  這下總算耳跟子清靜了。
  
  『電波──電鍋──電波廣播電台,FM97.1……』
  
  「這……這什麼廣播電台啊!?」愛德聽到奇怪的開場白,不禁疑惑,到底是哪個笨蛋唸這種白痴的詞?
  
  雖然是愛德開電台聽的,不過只見他翻著書……發呆!?嗯……好聽點是冥想,反正注意力就是不在電台或書本上。
  
  『哦~真是久違了各位………?』聽主持人的聲音從激昂轉為疑惑。
  
  他拿著稿問著他的搭檔:『ㄟ……老婆,你不覺得這台詞怪怪的嗎?我們不是第一次主持嗎?哪來久違了?』
  
  『老公……』她漂了他一眼,說:『……那是下禮拜的稿子!!!』
  
  這時他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子啊!!』他拿起正確的稿子,輕輕喉嚨:『咳、咳。試音、試音……老婆是笨蛋,OK!』
  
  突然他感到身後一股冷冽,『老、老、老婆,有話好好談嘛!!』
  
  『好啊!!』她答應的可爽快了,可,頓了頓又道:『你不是喜歡去廁所約會嗎?走,我們現在就去。』
  
  『不,不了。』他趕緊話鋒一轉:『現在就讓我聽一首老鼠愛大米。』語畢,他就趕快逃離他老婆的魔爪。
  
  老鼠愛大米還是咪?
  
  “我聽見你的聲音
  
  有種特別的感覺
  
  讓我不斷想 不敢再忘記你”
  
  愛德在冥想之際稍稍回了神。「一隻老鼠愛上一隻貓咪嗎?」
  
  「哼,可笑!!」
  
  老鼠怎麼可能愛上貓咪,又不是想成為牠的飯後甜點,這根本是不可能的戀情……
  
  「可是……愛上了又能如何呢……?」
  
  就像羅密歐與茱麗葉,兩家是世仇,愛上了,就只能以悲劇收場。
  
  “我記得有一個人
  
  永遠留在我心中
  
  哪怕只能夠這樣的 想你”
  
  那……如果……如果……
  
  「……是我跟上校呢?」愛德發覺自己的怪想法,甩甩頭想把這個怪想法給甩出去。「我到底在想什麼?我們都是男的……更何況……更何況我怎麼可能愛上無能者。」
  
  “如果真的有一天
  
  愛情理想會實現
  
  我會加倍努力好好對你永遠不改變”
  
  喀嚓──
  
  世界上沒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不管路有多麼遠
  
  一定會讓它實現
  
  我會輕輕在你耳邊對你說 對你說”
  
  「唷,鋼仔,在等我嗎?」一踏入司令部的辦公室,沒見到那冰山美人用槍指著他的腦袋,只見矮豆鵚廢地坐著。
  
  「……怎麼可能……」愛德小小聲說著。見到羅伊進門的那一剎那,他的心就像漏了一拍,不敢直羅伊的眼。
  
  聽不清愛德的話語,問:「鋼仔,你矮就算了,聲音還那麼小,沒聽過『人小音量大』嗎?」
  
  是人小志氣高吧!笨蛋!!
  
  羅伊找了個靠窗的位子,放下手中未開花的紫羅蘭,這才滿意的轉向愛德。「鋼仔……」
  
  「………」沒反應。
  
  嗯……最近的小孩,真是越來越沒教養了!!
  
  「鋼仔……」羅伊又喚了一聲。
  
  「………」
  
  「我說……鋼仔。」原本離愛德有幾步遠的羅伊,看著失神的他,向前跨了幾步,來到他身前。
  
  「……鋼仔,你難道不知道跟別人講話低著頭還失神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嗎?」
  
  「……還不都是因為你……」如蚊蚋般大小的音量,羅伊只聽得二字「因為」。
  
  為了更聽清楚愛德的話語,羅伊低下腰耳畔更貼近愛德,道:「因為什麼?」
  
  熟悉的聲音忽然在耳邊放大音量,愛德心頭一驚,下意識的推開那過近的距離。「你、你離我遠一點!!」
  
  “我愛你愛著你
  
  就像老鼠愛大米”
  
  「鋼仔,你緊張些什麼?不就是我們距離近了一點?」羅伊好笑的看著愛德奇怪的舉動。這小子又吃錯藥了嗎?還是……不會吧?!
  
  「我、我、我哪有緊張!」愛德趕緊回嘴說。他為什麼要緊張,有什麼好緊張的?不就只是羅伊出現在他面前而已嗎?出現……在他面前……而已……
  
  “不管有多少風雨我都會依然陪著你
  
  我想你想著你”
  
  「還說沒有,你看你講話都結巴了。」羅伊伸手想撥開遮蔽他水眸大眼的金髮,卻被他一手給打掉了。
  
  「我沒有。」這時愛德抬頭上望,正視羅伊的眼。
  
  對上羅伊之眼的時候,愛德心虛了。眼神四處遊走,就是不願再與他對上眼。
  
  “不管有多麼的苦
  
  只要能讓你開心我什麼都願意
  
  這樣愛你”
  
  「鋼仔,你還在意那件事嗎?」羅伊試探問著。如果是的話……那……
  
  「哪件事?」現在的愛德腦中一片混沌,只想逃離這讓人想窒息的地方。
  
  「就……我吻你的那件事。」他忘了嗎?如果忘了,那他現在的舉動是怎樣,他又哪裡惹到他了?
  
  “我愛你愛著你
  
  就像老鼠愛大米”
  
  「你!!」愛德瞪了他一眼,又說:「沒。」
  
  看他如此激動的反應,羅伊知道,愛德非常在意此事。
  
  羅伊露出令愛德厭惡的笑容,道:「只是開個玩笑嘛!!何必認真呢?」伸手摸摸愛德的頭,就把他當作小孩子一樣。
  
  “不管有多少風雨我都會依然陪著你
  
  我想你想著你”
  
  是啊,只是開玩笑而已,他又何必認真呢?
  
  那為什麼愛德感到鼻頭酸酸的?
  
  愛德不經意的抿抿嘴,不經意的讓眼珠在眼眶裡打轉,不經意的轉身……想逃離這裡。
  
  「……如果沒其他事的話,我先離開了,上校。」
  
  「嘎?」
  
  還沒等羅伊示意,愛德早已消失無蹤。
  
  “不管有多麼的苦
  
  只要能讓你開心我什麼都願意
  
  這樣愛你”
  
  愛德怕,怕再不離開的話,眼淚一定會潰堤,為了他而潰堤。
  
  他不懂,不懂心就像狠狠被人家揍了一拳的那種痛,或許更痛,就像整顆心完全被掏空,連呼吸都有困難。
  
  「……為什麼?」緊抓住自己的胸口,羅伊說的那句:“只是開個玩笑嘛!!何必認真呢?”一直在愛德耳邊迴響著,像一把把銳利的刀刺進他的胸口。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喜歡?!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喜歡上他,喜歡上一個整天掛著那一臉不正經的笑臉,上班只想混水摸魚,到處拈花惹草,搶別人女朋友的人!!
  
  !!
  
  女……朋……友……?
  
  愛德苦笑。「喜歡上了又如何?」
  
  「他喜歡的是女人……不是男人……更不是小孩子……」鹹鹹溼溼的滑落到嘴角……
  
  「怎麼又哭了……」他大力地抹掉淚珠,殊不知怎麼的,淚越抹越多……想抹都抹不掉。
  
  「我有那麼愛哭嗎?」不,愛德並不愛哭,他知道的。不過就這一次,第一次因為他而哭,也將成為最後一次。
  
  愛德倚著欄杆放聲大哭,把所有的不滿都宣洩出來……明天又會是平常的他。
  
  
  
  *    *     *
  
  藍天要有白雲的點綴才稱得上是「天空」。
  
  風不會因為樹而留下,一陣陣涼爽的風吹進羅伊的辦公室。
  
  放在窗邊的紫羅蘭,享受著陽光的照耀,水的滋潤,風的吹拂,正一點點茁大當中……
  
  「你在長大……他是不是也一樣……?」手不斷捲著它的嫩葉,羅伊不怕它會因此而夭折。
  
  他語重心長地長長嘆口氣:「唉……」
  
  ……小孩子真難懂!!
  
  就在他還沉浸在自己的思想當中時,卻不知已經有人悄悄靠近了……
  
  鏗鏘──
  
  這什麼聲音?怎麼聽起來好耳熟?
  
  這聲響讓他稍稍回了神,不過「他」可不會等他的……
  
  砰、砰、砰、砰、砰──
  
  連續五連發……終於讓他想起來那是什麼聲音了……
  
  ……是槍上膛的聲音啊!!
  
  「早、早啊,中尉。」他結巴的開口。想,敢在這司令部這樣對他的人,想想也只有一個人……「莉莎‧霍克愛中尉」。
  
  「早啊,上校。」她將槍枝收起來,反正威嚇作用已經做到了……「不過上校……您的技術可真好。」
  
  「呵……多謝誇獎。」他額邊不時冒出冷汗。要是技術不好,早就成為妳槍下亡魂了。
  
  「上校。」她的一聲上校,卻弄得他緊張兮兮。
  
  「有、有什麼事?」
  
  「昨晚愛德華……」中尉頓了頓,「……他……紅著眼。」
  
  紅著眼!?羅伊露出一點驚愕的表情,隨即又擺出正經的臉龐。
  
  「為什麼?」他問。
  
  中尉搖搖頭,「應該問您吧。」
  
  「問我?」羅伊輕皺眉。「為什麼問我?」
  
  「不要問屬下『為什麼』,只有您自己才知道『為什麼』。」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
  
  離開那時,晶瑩的水……是淚?
  
  他為什麼要哭泣?沒有理由啊。
  
  因為那個吻嗎?
  
  還是那句話?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