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03

  【繼續相信下去 03】
  
  其實羅伊他大可自己落跑,不過他心裡總有一種放不下的感覺。
  
  放不下什麼?他不知道,他也想要答案。
  
  手腳的動作,總比大腦思考的還快,什麼都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拉著愛德縱身一跳……
  
  俗話說:「狗急會跳牆。」
  
  那人急會跳窗嗎?
  
  是的,現在就有一個非常好的例子。
  
  不過自己想跳窗自殺就算了,還強拉別人跟他一起殉情,這就有點……太罪過了!?
  
  「親愛的上校。」愛德壓抑著自己的怒火,溫柔地喚著羅伊。
  
  突然,羅伊感覺到冷鋒過境,讓他雞皮疙瘩掉滿地。
  
  羅伊轉過身……赫然發現有顆微粒豆尾隨在後。
  
  「鋼仔!!你怎麼還在!?」
  
  「我不在這,要不然我能在那兒呢?」愛德用一副『你是白痴』的樣子睨著羅伊。
  
  「不……你……不對……應該……是在……那個……」羅伊也想不出愛德應該在哪兒,因為是他先拉著人家的,現在又不許愛德在他身後,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你就是不該在我身後!」
  
  「哦,不准在身後,是嗎?」愛德豪氣的跨幾大步,走到羅伊面前,「那……前面總可以了吧?」
  
  ?!
  
  什麼!!他不是這個意思啦!!
  
  「鋼仔,我的意思是……」羅伊深吸一口氣,調整一下情緒,然後道:「你不該出現在我的視力範圍。」
  
  這下他說得夠清楚了吧!鋼仔再聽不懂,他乾脆引火自焚算了。
  
  「嗯,懂了。」愛德用著我了解微微點著頭。
  
  「可是……」愛德歪著頭想,又說:「我想破壞上校的約會耶!」
  
  愛德用著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看著羅伊,只有這時才會表現出小孩該有擁有的純真之心。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什麼跟什麼啊!!
  
  破壞羅伊的約會!?這種話他也說得出口!!
  
  最近的小孩是怎樣啊!?家裡沒大人了嗎?
  
  想破壞他的約會,門都沒有!如果那麼簡單就那他破壞掉了話,那他就有負『焰』之名(?!)。
  
  不過……該怎麼甩掉這難纏的豆子呢?
  
  嗯……有了!!
  
  羅伊身子微微向前傾,直到視線對上愛德,勾起完美弧形,道:「矮‧豆……」
  
  啪──
  
  所謂的理智,就為了『矮豆』這二字而斷裂。
  
  「你說誰小的像空氣中的微粒灰塵啊!!」
  
  「就、是、你。」在兩人距離不到1公分,羅伊就這樣非常不小心的碰到愛德的唇。
  
  愛德頓時石化。
  
  羅伊見到這景象,滿意的笑了。
  
  「果然有用。」
  
  趁愛德還未回過神來時,以非常瀟灑的姿態離開。
  
  過了半响,愛德終於回過神來。
  
  破口而出的第一句話是:「羅伊‧馬斯坦古,你這渾蛋!!」
  
  愛德的初吻,就莫名其妙的被奪走。雖然羅伊那時只時輕輕碰一下,不過愛德回想起來,還是紅透了臉,可是最可恨的是……他竟然一點也不討厭羅伊吻他的感覺!!天啊,他們可都是男的啊!!
  
  
  
  *    *     *
  
  「哼~哼~」羅伊踏著輕快的步伐,哼著曲調。今天他心情好極了,就跟今天的天氣一樣,是個晴朗的好天氣。
  
  剛剛的不小心,造就現在的好心情。羅伊看愛德那副表情,活像是第一次KISS,不過算了,就當作是愛德毀了他上午美好時光的回報吧!
  
  「啊~對了!!」羅伊像是想到什麼,身體一個偏轉轉進一個小巷弄裡。「買束花送給小妮妮好了!!」
  
  偏僻的小巷弄裡,它的盡頭開著一家範圍不大的花店。因為地處偏僻吧,羅伊每次來總是沒有人,或許他該考慮考慮找個時間好好宣傳一下這間花店。這裡小雖小,可是賣的花卻應有盡有。
  
  可能是花香,也可能是這裡沒有市區裡的喧囂,總覺得在這裡喝杯茶,看著藍天白雲的幻化,能安撫人心。
  
  不過更可能的是老闆娘的貼心……
  
  「小光,我又來囉!!」羅伊就像進入自己家般,一切那麼隨性。坐著應該屬於這裡人的位子,無聊把玩著桌上的花,等著他口中的『小光』。
  
  一個高挑的身影出屋裡走出來。
  
  「小心點,別玩死它了。」雖是叮嚀,可口氣卻溫柔的可以。
  
  「是。」羅伊乖乖放下手中快被他揉虐致死的花兒,有紳士禮儀的讓出他霸佔人家的位子。「請。」
  
  「你還是坐著吧。」她笑笑說著,也順勢坐著應該是客人的位子。
  
  羅伊聳聳肩,並沒有多說什麼又繼續霸佔著不屬於他的位子。
  
  「你啊,總是板著一張臉。」她伸手輕點羅伊的額心。「不能多笑笑嗎?」
  
  羅伊輕笑:「呵,像妳嗎?整天掛著笑容,都不怕笑多了顏面抽筋。」雙手沒有東西可以把玩,感覺很不習慣。視線向四周遊走,找尋不容易被摧殘而死的玩意兒。
  
  「不好嗎?」她反問。起身,遊走在花海中,如果不知道她是一個人的話,她就像……就像花的精靈!?亞麻色的長髮任它披在肩上,隨風飄揚;深邃的眼眸,總夾帶著一股淡淡哀傷;一道完美的微笑,總掛在她臉上,她存在令羅伊覺得刺眼?!
  
  不好,都不好。因為羅伊的笑容只想為某一個人而勾起;想到他,羅伊又不自覺的淺笑,走近她的身旁,像紳士一樣親吻她的手背,道:「光,妳很刺眼,刺眼到好令人討厭。」
  
  「呵呵~謝謝誇獎。」她格格的笑聲,掩蓋過羅伊帶刺的話語。「對了,你為什麼要叫我『光』?」
  
  羅伊走出花海,那裡的花香令他暈眩。
  
  湛藍的天,潔白的雲,刺眼的……太陽光……
  
  「我剛剛說過:『光,妳很刺眼,刺眼到好令人討厭。』。」羅伊抬頭上望,指著那刺眼的太陽光。「……這就是我的答案。」
  
  「光啊,希望嗎?」她笑笑說著,轉身走進屋裡。
  
  希望?要有什麼希望?過度抽象的東西,只有絕望吧?羅伊鵚廢地坐在椅凳上。他從不相信希望,希望如何證實,證實它的存在,沒有根據的事物,一概不相信。
  
  淡淡茶香從屋裡飄了出來。
  
  她托著圓盤,上頭放著乳白色的精美茶具,茶具上頭還鑲嵌著金黃精緻的小圖樣,茶香就是從這飄出來的吧?
  
  「請。」她放下茶具,倒了一杯遞到羅伊面前。
  
  「紅茶?」羅伊睨著那杯呈暗紅色系的顏色。
  
  「是。」她點點頭,也坐了下來,輕啜一口。「喝喝看吧。」
  
  「我想……不了。」不是羅伊討厭紅茶,不是他對紅茶有偏見,是……紅茶的顏色,那種暗紅的顏色,就像血乾涸般的顏色,讓他勾起一些不好的回憶。
  
  她像看穿羅伊的心思般,道:「不要因為它的色澤而否定人家,這位大男人主義者。」
  
  羅伊輕顫,眼中閃過一絲恐慌,心中不自覺浮現一些字樣:這女人很危險!!
  
  不過……大男人主義?在說羅伊嗎?他哪裡有大男人主義了?沒有沒有沒有!!就算有他也不會承認的。
  
  「呵……哈哈哈……」這一次她再也不顧形象的放聲大笑,「好像……你們真的好像……」她無厘頭的說著,讓唯一的聽眾以為她是不是突然發高燒需要掛急診。
  
  她不顧羅伊滿臉疑惑,逕自的說著:「想知道我為什麼總掛著笑容?」她看著羅伊,就像要徵求他的同意般。
  
  羅伊點點頭。
  
  她又繼續說著:「以前我有個弟弟……如果……如果他還活著的話?……應該跟你一樣大了。」
  
  她雖笑著,可她的哀傷卻表露無遺。
  
  「……你知道嗎?這花店的真正主人……是他,是我弟弟。他死於一場火災之中……他可以逃出來的……該死的……應該是我……才對啊!」
  
  她不禁掩面,滴滴淚水都是對那時的後悔。
  
  「……我答應過他,要以微笑面對每一天。而我也希望哪天他回來……他回來的那一天,可以看到我的笑容……」
  
  羅伊聽出她話中的矛盾,「可是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拭乾眼淚,再度扯開笑容:「他……永遠活在我心中。」
  
  
  
  
  享受寧靜,或許不是一件壞事,不過過度的靜謐,可會讓人窒息。
  
  羅伊起身,「我該回去了。」橘紅的天空訴說著羅伊已待在著一下午了。
  
  就在羅伊要離開之際,她問:「你知道嗎?」
  
  她永遠都很無厘頭,那麼的無厘頭。
  
  「知道什麼?」
  
  「花語……」她走向角落,拿起一盆毫不起眼的小盆栽。「紫羅蘭的花語。」
  
  搖搖頭,他不懂,也不想懂,因為他是軍人,沒有時間再去懂一些事務。
  
  「送你。」她將小盆栽遞到羅伊面前。
  
  羅伊接收過來,問:「這是……?」
  
  「紫羅蘭……花語是……『請相信』……」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