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三十七>













  「啊?」








  那睜大的金澄瞳眸以及那怔住的反應,都證明了少年因這突來的話語感到訝異,所幸那低著頭的男人,此刻才要緩緩抬起臉,在這之前,少年已經快速地換上那毫不在意的表情。

  愛德華的視線沒對著黑髮男人,應該是說,心情在那一剎那被打亂了,只有偽裝的表情成功地隱藏了他的慌亂。

  「為什麼要丟掉?這些都是你最喜歡的女生們寫給你的情書啊!」

  羅伊在見到少年仍是那副毫不在意的模樣,雖然心中產生了失落感,但是即使這樣,他不再失望有著想放棄的念頭,深黑如曜石明亮的眼瞳,緊鎖著少年的臉蛋,儘管,少年的視線沒有與他對視。

  「也許以前,我會對收到情書的這件事情,感到非常得意、自傲,但是現在……」沉緩的磁性嗓音緩緩地道,然後,停頓。

  少年只覺得,自己那站著的身子僵硬在男人的面前,即使中間相隔了一張辦公桌,即使他的視線沒有與男人相對,那道熾熱、毫不收斂的濃濃眸光,直鎖在自己的臉蛋上,好熱好熱。

  正當愛德華以前會這麼僵持下去時,男人的話語說到了一半,雖然他前半段因為那燙人的視線而沒有聽清楚,不過在那低低沉沉的聲音停止之際,他不自覺眼神拉回,下一刻,對上男人深沉的墨眸。







  「──我已經有了更想要的東西,為了這樣東西,其餘的,我都可以捨棄。」







  少年陷入那深邃的黑暗中,如子星般閃亮的光輝吸引著他的目光,然後是那低柔的聲線一字一句地打入他的心裡。







  ──那是無法克制的悸動,心臟怦然地跳著,強烈證明了自己的存在。






  男人如火焰般一樣的灼熱,彷彿上前一步,就會被那火焰吞噬殆盡,身心都會因此沉淪下去,但要因此逃脫,卻又捨不得……

  也許,他的心裡,其實深深地希望著,能夠不顧一切地撲向火焰。







  最後,在內心彼此的掙扎中,他還是選擇了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黑髮男人是否看出了什麼,愛德華不知道,只是那鎖著他的熾熱眼神,漸漸地不再那麼灼人,那好看的唇角,扯開了優雅的孤度,少年不知道,這麼一個平常的笑容,此刻在他的眼裡,竟是讓他的心臟又狠狠撞了一下。

  「那麼,就麻煩你了,鋼。」

  羅伊沒逼近少年,也沒發覺少年有所改變的心思,他只是,以一種深意的態度與舉動,選擇這種方式,來表示他的心意。

  睜大的金眸在一瞬間眨呀眨的,待理智整理好的那一刻,上前,神速地把桌上、地方的信全部裝回了紙袋裡,過程與結束,沒開口說一句話,視線也沒有停留在男人的臉上,嬌小的身子有些碰撞地衝出了門口。

  門,關上,身子靠住門,然後緩緩地滑落,臉蛋埋在懷裡緊緊擁著的紙袋裡,那燙紅的的臉頰怎樣也無法消去,以及那不斷深陷的情感。








  這一刻,愛德華幾乎已經知道。

  ──他無法停止,喜歡上羅伊.馬斯坦古這個男人了!




























  「鋼,下班了,一起去喝個茶吧!」

  一整天,愛德華的腦袋都處在當機狀態,聽過的事情,看過的東西都很順便地流失掉,明顯的心不在焉就連男人走到他面前,距離近得可以聞到深藍的身影傳來的氣息,都沒有發現。

  少年怔怔地眨了眨眼,因那低沉的嗓音而回過神,只是那眨眼看著男人疑惑的表情,表示了少年還沒理解話中的意思。

  羅伊笑了,深邃的黑眸因為少年這可愛的表情添加了一絲寵溺,沒有嘲弄少年,只是再次用著好聽的嗓音重覆道。

  「鋼,我們去喝個茶吧!」

  「喝茶?」顯然那混沌的腦袋仍未恢復正常,傻傻地覆頌著男人的話。

  「我就當你答應了,走吧。」

  羅伊一笑,然後拉起少年的手,將他從座位上拉起來,而少年的手在被碰觸的那一剎那,頓時清醒過來,他嚇了一跳。

  「大、大佐,你要帶我去哪裡?」

  「喝茶囉!」男人的頭沒回,少年被拉著往前的行動,在男人的帶領下,走出了辦公室,漸漸地往司令部的門口方向走去。

  「耶?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

  回應愛德華的,是男人的輕笑聲,雖然沒有明顯的戲謔意味,但如果是以前的話,他一定會狠狠地甩開男人的手,只是此刻,他卻任男人繼續牽著。

  好熱好熱,被牽著的手,是冰冷的機械鎧,可是,為什麼感覺到如此的熱度?

  再一次,從大佐的手上,感覺到了火焰……








  臉頰,不禁紅了。






























  「啊,馬斯坦古大佐,人家好久沒看見你了,你都不找人家,人家真的真的很想你耶!」呃,那一臉嗲樣,嬌聲嬌氣的女人突然地冒出,擋在男人與少年的面前,瞧那一副軟得快要倒地的模樣,簡直像是要往羅伊的身上倒過去似的。

  「呃,原來是麗茲啊,是好久不見了。」

  羅伊僵了一下,因這突如其來的插曲,與鋼的獨處他非常不想讓人打擾,更怕讓他誤會,不過唇角習慣性地勾勒弧度,與那沒帶其他意思的眼神,還是又不小心流出了幾萬伏特的電流,迷得麗茲暈頭轉向。

  「那人家難得碰見了你,你跟人家一起去喝茶嘛!」那如章魚八掌的黏功開始展現,軟趴趴的身子愈來愈靠近黑髮男人。

  深黑的眸裡閃過了一絲不耐,卻仍是保持著禮貌性的微笑,只是羅伊很明顯地往後退了一步,與那要靠近他的女人拉開了距離。

  「抱歉,我還有事。」

  麗茲瞬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還有小小的失望與不悅,當男人有了退後的動作,這才發現,男人的身邊,跟著一位金髮少年,而且,他還牽那個少年的手!

  「馬斯坦古大佐,他是誰啊?」那語氣像是質問,讓從頭到尾低著頭的愛德華,感到很不舒服,眉心微微蹙起。

  羅伊還未開口,又被她打斷。

  「啊,我知道了,他一定是你的弟弟吧,我怎麼都不知道,你還有這麼可愛的弟弟呢!」

  這次,是肯定句,有著女人的妄自猜測與確定,低著頭的愛德華,蹙眉已經不能表達心中的悶氣,即使想著不讓大佐知道他的心情,那被男人牽著的手,頓時一僵,有想掙開的念頭。

  「不對,他不是我的弟弟!!」

  低沉的男性嗓音打斷女人的擅自猜測,愛德華也在聽到了羅伊斬釘截鐵的否定後,那正想掙脫的念頭頓時中斷。

  不禁抬起的臉蛋,金澄澄的瞳眸映入了羅伊側邊的臉孔,下一刻,目光定在那綻放著堅定光芒的深黑曜石。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