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三十四>















  「哎呦,很痛耶,溫莉!!」








  愛德華捂著吃痛的腦袋,一雙金色的眸子生氣地瞪著少女,以及她手上不知何時變出來的扳手,哇,他剛剛就是被那東西襲擊的。

  「你這個大笨蛋,痛死你算了!」少女臉上毫無歉意,更不理會少年投射過來的殺人光芒,反倒是一副火大的模樣。

  「溫莉,妳到底在生什麼氣嘛?」

  「你還敢問我?!」

  少女氣得暴跳如雷,少年卻是一頭霧水。

  望著愛德華一副不解的模樣,溫莉終於冷靜下來,靛藍色的瞳眸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然後緩緩地歎氣。

  「我說啊,愛德,你逃回來了利賽布爾,就是為了做這種蠢事嗎?」

  「逃?我?蠢事?」

  「溫莉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

  哀嚎聲響起,程度不亞於之前的慘烈,愛德華抱著被狠狠敲了一記的腦袋,彎下了腰直喊疼。

  「還以為你多待了幾天,腦袋就會想通了一點,沒想到還是一樣地笨,你以為,你這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是為了誰?!」

  少年一怔,卻是不明白。

  「你連自己的心情都搞不明白了,居然還對我說什麼要跟我在一起,心裡都已經駐了別人的影子,居然還說這種話,你很自私耶,愛德!!」

  對上了溫莉生氣的眼神,少年說不出話來,他不知道要反駁什麼,因為此刻,他的思緒瀰漫了濃濃的霧,想不清楚,也想不明白。

  人稱天才的“鋼之鍊金術師”,愛德華.艾力克,那什麼聰明的腦袋、快速的理解能力,在其他方面根本是個笨蛋。

  「你自己想想看吧,你的心裡到底一直在想著誰,你為什麼一直想著他,還有你對他到底是什麼感覺,等你想清楚之前,我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愛德華看著少女怒氣沖沖地說完,頭也不回地就走掉了,他只是傻傻地怔在當場,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子一軟,坐落在樹下,抬頭一望,金色的瞳又映入了湛藍的天空,正無私地綻放著美麗的色彩,那景象一時讓他失了神。









  ──你,到底在想著誰?

  ──為什麼一直想著他?

  ──對他,是什麼感覺?








  少女走前的這些話,不斷地迴繞在少年的腦中,揮之不去。


















  「阿爾,我回來了。」

  「哥,你回來了。」巨大的盔甲,是少年的弟弟,在門口看見了少年走進門後,稚嫩的聲音跟著回道。

  現在兄弟兩人停留在利賽布爾的時候,是暫住在溫莉的家,因為在踏上尋找賢者之石的旅程前,兩人已經燒掉了自己的家。

  「對了,溫莉呢?」愛德華走近了屋內,隨口問問,倒也不是忘記之前在樹下發生的事,只是他沒什麼在意。

  背對著弟弟的少年,突然轉過了身,看見了盔甲的頭臉部份,疑似出現了尷尬的表情,雖然也有可能是他的錯覺。(鏡:因為盔甲應該是看不出表情的。)

  「呃,溫莉她說,她──不想見到哥你。」

  早就料到了少年下一刻皺起的眉頭,阿爾馮斯只是非常無奈地站在原地等候少年的反應,不過少年沒有再次生氣,只是垮下了臉。

  「溫莉那傢伙,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啊?!」

  「我只不過,想回來靜一靜而已……」愛德華的聲音愈來愈小,幾乎變得飄渺,眉宇間浮上了淡淡的憂愁,卻不自知。

  「哥,當初,你為什麼要回來利賽布爾呢?」

  「──我不是說過了,我們很久沒回來了,而且,你不是也很想溫莉和比拿可奶奶嗎?」下意識地回答,是事實,還是早有了預備的答案。

  阿爾馮斯搖頭。

  「不是這樣,哥,你是因為別的原因,所以才會從東都逃回來了利賽布爾,對不對?」那說話的稚嫩嗓音,卻是異常的認真語氣。

  少年的身子頓時一僵,不看著弟弟。








  「哥,是為了誰?」







  氣氛,是異常的寂靜,下一秒,是少年激動的否認。







  「沒有為了誰!什麼都沒有、沒有、沒有啊!!!」不懂,他不懂,為什麼溫莉和阿爾都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他已經夠煩了。







  沒有被少年的怒氣嚇到,那空洞的稚嫩聲音,只是平平淡淡地道。

  「哥,不要自欺欺人了,事實究竟是什麼,你自己應該明白的啊,答案,早就在你的心中了,趕快想通吧。」語畢,阿爾馮斯沒有留在原地,留下了少年單獨一個人,徑自沉思。























  ──又想起他了!









  刻意地想忽略,他的身影卻又更清晰地映在腦海裡。

  好煩、好亂,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愛德華咬住了紅唇,最近以來幾乎成為了他的習慣,那柔嫩的嘴唇被咬出了淡淡的齒痕,直到感到痛楚,才放開。








  ──你,到底在想著誰?








  那張得天獨厚的好看臉孔,黑亮如子星般的雙眸,唇角彎起的優雅笑容,低低沉沉的磁性輕柔嗓音,在少年每每閉上眼的時候,佔據了他所有的思想。









  ──為什麼一直想著他?









  我不在意他的,可是為什麼他一直出現在我的腦海,怎麼想忘也忘不了,他的臉,他的笑,他的聲音,還有,他的吻……

  愛德華的身子頓時一顫,那平靜的心跳突然怦地加速,雙手猛地捂上了嘴唇,卻止不了殘留在印象中雙唇相接的觸感,以及那溫度急遽上升的臉蛋。










  ──對他,是什麼感覺?










  他,一開始只是我的上司而已,後來,變成了朋友,到後來,他吻了我,這感覺,有什麼改變嗎?我只是把他當成朋友而已……











  “愛德,你這個超級大笨蛋!!”

  “哥,答案就在你的心中,你自己很清楚的!!”











  溫莉與阿爾的聲音響在少年的腦中,愛德華再次怔住,因為,心中傳來了自己對自己對話,屏息,然後專注。









  如果他只當你是朋友的話,怎麼可能會吻你呢?

  如果你只當他是朋友的話,你又為什麼一直在意他的吻呢?









  ──吻,是只有在喜歡的對象上,才會做出的舉動。









  你懂了嗎?!







  你沒有抗拒他,你沒有討厭他,你想著他,你想見到他,這樣多的好想、好想,是對一個普通朋友會有的感覺嗎?










  少年捂上嘴唇的雙手,緩緩地移開,那閤上的唇,輕輕地張開。









  我喜歡上你了嗎?

  大佐……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