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三十一>














  手,鬆開。






  從黑髮男人手中接過的書本頓時掉落在地,發出的聲響在寂靜的圖書館裡,顯得特別清晰,同時也讓那驚愕的少年清醒過來。

  「書、書本掉了。」

  愛德華為了掩飾緊張,喃喃補充地道,彎下身撿書的動作,正好可以藉此避開那懾人的眼神,只是,伸出的手還沒碰到書,男人那修長、骨感分明的手指,比他早一步撿起。

  「鋼,你好像很緊張呢。」

  那低沉戲謔的語氣,跟往常沒什麼不同,可是少年就是無法用平常心應對,低著的臉始終不願意抬起,只是快速伸出雙手,再次接過男人遞過來的書。

  「我哪有,是你自己想太多了,還有,沒事的話,我要再去看書了。」那嬌小的身子僵硬了一下,卻只是瞬間的事情,快速地應該讓人發現不到,至少,愛德華是那麼想的。

  少年雙手抱緊了書,盯著眼前那雙黑色的軍人鞋,輕吸了一口氣,身子轉了個方向,準備繞過男人而行。

  下一刻,行動卻被阻止,金眸怔住眨了眨,盯著那擋在他面前的手臂,視線不禁緩緩上移,卻又猛地撇開,瞥見自己的左邊通路沒被擋住,愛德華再次轉向左邊要走去。

  這一次,少年不再是呆怔,而是驚嚇,右邊的通路再次被阻隔,少年驚喘了下,不禁退後,身後卻碰到了硬物,只能停下腳步,身著藍色軍裝的男人逐漸逼近的高大身子,帶給了少年無比的壓迫感。

  愛德華終於發現,他被男人的雙臂徹徹底底地困在了書櫃與他的身子之間,那壓迫感幾乎要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在愛德華以為自己快不能呼吸之際,羅伊終於出聲。






  「鋼,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少年微微錯愕,那讓他快喘不過氣來的壓迫感似乎漸漸消失,頓時失去警戒心,抬起臉頰,怔怔地望著男人的臉,如他所預料的,男人的笑容再平常不過,有著欠扁的笑意,彷彿剛才發生的不過是錯覺。







  「什麼問題?」

  「你不來我的辦公室看書,是因為怕見到我嗎?」

  「怎麼可能!!」這完全是直覺性地反駁,完全沒經過大腦思考的步驟。

  「說的也是啊。」

  那低沉的輕笑聲,帶著成年男人的磁性,聽起來是很舒服的,只是這近距離地響在愛德華的耳邊,卻不禁引起他一陣輕顫。

  「大佐!!你到底……」少年舉起雙手,打算捂住自己的雙耳,有些帶著怒氣的話語,想質問男人到來的目的為何,還有順便提醒叫他不要在自己的耳邊說話。







  只是那張開的紅唇突然吐不出話語,原本要說的話像是哽在喉嚨似的,身子僵住的起因在於那貼上自己臉頰的手掌。

  在少年尚未捂住雙耳之際,羅伊抵著書櫃的右手放開,轉移陣地,觸碰了少年的臉蛋,男人那修長優雅的指尖,經過長年的彈指而有些粗糙的觸感滑過了細緻粉嫩的臉蛋,引起了一種酥麻細癢的奇怪感覺,少年的紅唇不禁逸出了細細的低吟聲。

  愛德華猛地倒抽了口氣,咬住紅唇。

  他不知道,為什麼剛才發出了那樣的聲音。

  ──好、好丟人!!








  「鋼,那麼原因只剩下一個了……」男人的低沉聲音沒有嘲弄剛才的事情,金澄澄的眼眸不禁抬起。








  「你,已經找到我的答案了。」是肯定,而且毫無遲疑。








  清澈燦亮的瞳孔倏地收縮,明顯地證實羅伊的猜測,可是少年卻搖頭,不斷地搖頭,否認的話語說不出,只能用行動遮掩。








  「鋼,不要否認,你知道的,你明白的!」








  少年驚慌的眼神,手足無措的慌亂,一句話也說不出,愛德華不知道要怎麼辦。








  「吶,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性感的薄唇啟了啟,羅伊那深沉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少年,一步步地踏入陣地誘導著。








  愛德華始終咬著唇,努力地掙扎,不願退離最後一絲防線。

  也許他懂,也許他明白。

  可是,只要一旦說出了,好像有什麼會改變,不再像從前一樣,那種陌生的恐懼感讓他害怕,所以他拒絕改變。










  「鋼……鋼……」

  那一次又一次的輕聲呢喃,少年不能保持沉默,一定要說些什麼才行,咬牙,那不是答案的答案以遲疑的語氣出現。










  「──是朋友……」話出口,連愛德華本身也不知道會得到什麼樣的方式回應。











  羅伊黑色的眉毛挑起,明明是笑臉,卻明顯地感受得到從那臉上傳來的不悅,少年的表情僵硬住,瑟縮的身子想躲開那撫著臉頰的指尖。

  只是,不管怎麼躲,還是躲不開那燙人的觸碰,愛德華舉起手,想以冰冷的機械鎧右手推去男人的掌控,怎料,反倒被握住,可是讓他驚愕的是手被握住的那一刻,竟然覺得發燙。

  火焰的溫度,從冰冷的金屬傳了上來,直達他的心臟。

  少年猛地抽回了手,縮在自己的心口,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他的手是冰冷的,怎麼可能感受得到溫度,難道是火焰的溫度太燙人?!









  ──逃吧。








  愛德華在心裡這麼對自己說道,然後立刻決定付諸實行。











  「鋼,你想去哪裡?」










  羅伊的聲音響起,漂亮的金色瞳孔也在瞬間放大,被男人抓住的右手,緊緊地扣在身後的書櫃上,動彈不得,不得已,只好伸出左手,想藉此撥開那限制自己行動的大手,可是怎麼樣也掙不開。

  「大佐,你、你放開啦!!」

  「我是不會讓你逃的,鋼。」

  黑髮男人威脅的話語,還有那不曾放鬆的力道,愛德華知道,他是認真的,頭一次面對如此有壓迫感的大佐,他完全不知怎麼應對,甚至,幾乎只有一個感覺,彷彿只能任憑這個男人擺佈。

  少年慌了,開始搖著頭,卻不說話,他不放棄掙脫被制住的右手,只是那如小貓般的掙扎對男人來說,沒有半分作用。

  「沒有用的,不要再掙扎了,鋼,你還是不說嗎?」

  愛德華還是搖著頭,不願意回應羅伊的話。

  耳邊驀地傳來男人無奈的歎息聲,愛德華停止了掙扎的動作,抬眼望去,發現男人臉上的線條軟化,深邃的黑眸帶上柔和的眸光。

  少年覺得有些熟悉,突然想起──

  「無論怎樣,你也不說嗎?」

  臉頰上的輕柔觸碰,還有那幾乎讓少年沉醉在燦星夜空裡的墨色瞳眸,熟悉地讓愛德華瞬間想起。











  ──不,這觸碰、這眼神,什麼意思也沒有!!









  男人不會吻他。








  至少,在愛德華毫無畏懼迎上羅伊的目光時,而後下巴被那修長的指尖握住,灼熱的薄唇欺上來之前──









  少年是這麼想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