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二十九>













  --吻,代表著什麼意思?

  --吻,是否常被用作開玩笑的用途?













  愛德華.艾力克,生來第十五個年頭,人稱天才的“鋼之鍊金術師”,卻被這麼一個從未遇過的問題,困擾得百思不得其解。

  人與人之間,為什麼會有接吻這樣的舉動?

  接吻,又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






  ──阿,不行、不行、不行,他根本就想不通嘛,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麼複雜的事情,而且完全不能用科學解釋!!

  少年又煩躁地弄亂金色的髮絲,這是他最近以來的習慣動作,無解的問題困擾著他,甚至已經煩燥到想放棄去找出這個解答。

  剎那,腦中靈光一現,少年唇角一彎,許久未見的笑容。

  真是的,為什麼沒有想到呢?!

  既然想不出問題的解答,那就直接找有經驗的人問不就好了!!
















  所謂有經驗的人,呃,他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那位一看就很有經驗的大佐,不過,這個問題就是他丟給自己的,所以絕對不可能為自己解答,那麼,就是第二個人選啦!

  那就──哈博克少尉好了!

  什麼?為什麼會選他?

  哎呀,雖然哈博克少尉他總是失戀,美好的(?)戀情總是維持不了多久,然後又總是沉浸在失戀的悲傷中,不過,這還是代表他有過經驗的吧,對對、就是這樣!!

  「哈博克少……」

  少年才出聲,還沒道出對方的稱謂,臉上頓時冒出了數條黑線,因為看見了自己要詢問的對象,頭頂上散佈了陰暗的烏雲,還有那看起來悲痛欲絕、幾乎是絕望在深淵的表情。

  愛德華十分肯定。

  這金髮男人一定又失戀了!

  「嗚嗚嗚,艾妮雅,為什麼要跟我分手?嗚嗚嗚……」蓬鬆的金髮是男人的特徵,不過平日叼在嘴裡的煙,此時被冷落在桌上的煙灰缸裡。

  看見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模樣,少年只是很尷尬地站在一旁,他不知道哈博克會不會發現到自己的存在,因為看他的樣子,好像會哭得隨時就會倒地不起,到時候,是不是要送他去醫院啊?

  愛德華在心中開始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

  應該是那傷心經由哭泣的發洩已經減緩,驚天動地哭泣的金髮男人終於注意到站在自己旁邊的少年,這才斂住了眼淚,疑惑地呼喚著少年。

  「愛德華,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咦?少尉,你已經從失戀的深淵裡走出來了嗎?」少年睜著金色的瞳眸,一副感到神奇的眼神。

  瞬間被說到痛處,男人原本振作而抬起的頭像是被揍了一拳,頓時又垂了下去,一副被怨靈纏身的樣子。

  「少、少尉,節哀順變(?)啊!」

  「──唉,過去的傷心事就不要理了,對了,有什麼事嗎?」

  愛德華僵笑了一會兒,站在金髮男人的面前,左思右想,思考著要怎麼開口,後來覺得很麻煩,還是乾脆單刀直入算了。

  「少尉,我有事情想請教你,就是──」









  「接吻,到底代表了什麼涵意?」












  到剛才停止哭泣後,從煙灰缸裡拿起煙蒂想轉換心情的哈博克,煙才叼到嘴裡,立刻就錯愕地從嘴中滑下,落在了桌面。

  「少尉?」看見對方發怔的模樣,少年伸出了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咳咳咳……」

  哈博克終於從錯愕中回神,咳得有些岔氣,看見少年那副單純無辜的模樣,突然間,他懷疑剛才聽到的話是不是他的錯覺。

  「少尉,你還沒回答我剛才的問題耶!」

  耶,不是錯覺!!

  「呃,愛德華,你、你怎麼會問這種問題?」這年紀輕輕就當上國家鍊金術師的少年,一向對鍊金術以外沒興趣的他,怎麼突然間問自己這種問題。

  難道──他也到了那個年紀了嗎?哎呀,年輕真好、年輕真好!

  「耶?」

  愛德華在看見金髮男人露出了怪異的表情,然後露出了一種怪伯伯才會有的笑容,不禁在瞬間感覺到全身發冷。

  所以他突然有種想落跑的感覺,不過,在還沒採取行動的時候,哈博克又剛好出聲。

  「愛德華,你會這麼問,是不是已經有過經驗了?」

  金黃色的瞳孔在瞬間放大,腦袋開始組合起剛才那句話的意思,在理解話中的意思之際,腦海突然浮現起某一幕大佐近在咫尺的臉部特寫。

  轟地,血液衝上頭頂。

  「沒有沒有沒有,才沒有這種事啦!!」

  強烈的極度否認,反而更突顯了事實的真實性,在看見了少年燒紅到不行的臉頰,哈博克在心中默默地肯定了猜測,不過因為少年那下一刻就要奪門而出的樣子看來,自己還是收斂一點好了。

  「咳咳,好吧,那我就我所知道的,來回答你的問題吧。」

  愛德華雖然還是紅著臉,不過還是停止了落跑的想法,有點緊張不安地,卻又集中注意地傾聽著眼前的人要說的話。

  「我認為“吻”──是一個人想要將自己最真實的心意傳達給對方知道時,所產生的情不自禁的舉動……」

  「雖然啦,這句話由我這失戀多次的人來說,也許很難讓人相信,不過,我還是要說,我約翰.哈博克,對每一個交往的女孩子都是真心的,我多麼想把我真誠的愛意讓她們知道啊,可是為什麼每一個都會跟我分手啊?!」

  金澄澄的瞳眸眨也不眨,男人的第一句話灌入了他的耳裡,然後深及內心,至於那後面的零碎廢話,就自動忽略。










  --吻,是傳達心意,而情不自禁的舉動嗎?









  怎麼可能……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這對那個人來說,根本就不可能啊!!












  「對了,還有,若雙方是真心真意地接吻的時候,我想,彼此之間應該可以互相感受到對方的心意吧,因為,在一個真心的吻的面前,是不會有任何虛假的。」在廢話一堆說完後,哈博克又斂起神色,適時地插了一句。











  「所以,“吻”是在只有喜歡的對象上,才會做出的舉動。」













  少年漂亮的金黃瞳眸裡,被那番話所影響而緩緩產生波動,記憶頓時回溯到過去。










  唇與唇相觸的那一刻……

  那麼滾燙像要讓人窒息的吻……














  “這點,就得由你自己去思考了……”












  男人帶笑的黑色雙眸裡,那閃爍的柔和眸光,讓他不解又有些暈眩的眼神。














  原本罩著濃濃迷霧的思緒,像是被風吹散似的,模糊,漸漸地變成清晰,那一直以來,糾纏在心裡的謎,此刻──












  似乎有些懂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