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二十四>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少年嬌小的身子僵硬住,起因於那覆在自己唇上的另一個溫度,瞪大的金色瞳眸,清楚地映著男人俊帥的臉孔,呼在自己臉上的灼熱氣息,在瞬間吞噬了他的思路,這一刻,整個人彷彿身陷於另一個世界。





  ──到底,發生了什麼?











  天氣,是善變的。

  前一刻還晴空萬里,下一刻卻是傾盆大雨。

  這對愛德華來說,是比起人家說他小,以及喝那從牛分泌出來的白色混濁液體外最討厭的事,像現在沒帶傘的他,就深深憎恨著天氣。

  他只不過是出來買個東西而已,沒想到突然下起雨來,而且來不及躲雨的他,立刻被淋成落湯雞,後來只好站在某間商店的屋簷下,暫時等雨停了。

  只是,全身溼透的感覺,真不好受,溼冷的衣料,黏貼在少年的肌膚上,不禁感到有些寒冷,嬌小的身子微微地顫抖著。

  只希望,雨能夠趕快停止。

  愛德華低下的臉蛋,看著地面上的水窪,打落的雨水在上面濺起了一絲絲的漣漪,單調的雨聲,彷彿打在心裡,卻感到些微的寂寞,驀地一怔,璀燦的金玉瞳眸,映入了一雙黑色的軍人鞋,緩緩地,視線上移。

  「看來,我撿到了一隻溼答答的小貓呢!」那帶著嘲弄的話語,卻是異常溫柔的語氣,少年對上男人的黑眸,頓時觸動了心弦。

  那種,在孤獨的雨天裡,期待著,有人對他伸出溫暖的手。

  「誰是小貓啊!別亂叫!!」

  愛德華鼓起臉頰,揚起下巴,故作一副高傲的姿態。

  羅伊的右手撐著一把黑色的傘,看著少年彷彿是一隻高傲的金色貓兒,對自己亦不示弱,黑眸帶著一絲寵溺,笑著對少年伸出手左手。

  「鋼,跟我一起走吧。」

  那低喃的磁性嗓音,還有男人伸出的大手看起來是那麼地溫暖,那一瞬間,竟然沒有半分遲疑,愛德華不自覺地上前,小小的手掌交疊到男人的手上,一股安心的氣息襲來,還有男人專屬的氣味。

  就像是,全然地相信這個男人,相信羅伊。

  他是在何時,對這個朋友身份的男人,投入了全然的信任,彷彿在黑暗中,將他拯救出來的人,就是羅伊。

  這一刻,那冰冷的雨打落在上方的傘下,單調的雨聲,成了美妙的天籟之聲,不再寂寞,因為,有了身旁之人的陪伴……










  「咦,這裡是?」

  不知不覺地,跟著男人而走,沒有注意到,究竟走的方向是往哪裡,等站在一棟房屋的門前,愛德華這才發覺,停留的地方並不是他所寄住的旅館。

  「喔,這是我的家。」

  「耶?大佐的家?」少年錯愕,看著男人的視線拉到了眼前的門前,再觀望了房子的四周圍,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

  「太不公平了吧,一個人住這麼好的房子,大佐一定都中飽私囊!!」

  「喂,鋼,你說這什麼話?」

  羅伊頓時無奈地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少年的頭髮,少年對這舉動感到不滿,舉起手,拍掉男人的大手。

  「不要摸我的頭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是是……」羅伊笑著答應,不過卻沒有認真的意味,因為少年在他的眼中,就是個孩子,脾氣也還是未脫那個年紀的稚氣。

  不過,即使少年只是個孩子,他卻還是對少年動了情。

  「對了,大佐,我又不住在這,你帶我來你家做什麼?」沒去再意男人剛才話中的真誠,愛德華疑惑地再度看著男人。

  「因為我家比較近,而且,從剛才的地方離你住的旅館有點距離吧,可以在我家裡等雨停了,回去也比較方便,不是嗎?」

  偏了偏臉蛋,金眸眨了眨。

  「說的也是,那麼,就算是我來你家做客了,大佐,你可要好好招待我喔!」唇兒一彎,露出了純真的笑容,可愛指數迅速飆高。

  羅伊頓時感覺到那沉穩的心跳,開始產生悸動。





  ──他無法抗拒,少年那燦爛如天使般的笑容,只能,不停地沉淪。





  「總之,先進去吧。」羅伊將視線從少年的臉上移開,移到了門前,他無法保證,再看下去,他能不能克制住心裡的衝動。

  或許,將少年帶到自己的家裡,根本是個錯誤!

  忍耐,以及等待,是他現在應該要做的事。

  「哇,大佐,這麼好的房子給你一個人住,果然是太浪費了。」進屋後的愛德華,皺著俏鼻,開始他的一番言論,說得頭頭是道。

  「真是的,你還在說啊!」

  羅伊笑著搖了搖頭,帶領少年進入客廳。

  少年走入了客廳,像是發現新大陸的驚奇表情,跑上前,咚地一聲跳上了客廳上的沙發,像是趴趴貓(?)整個人賴在那柔軟的沙發上。

  「唔,大佐,太過份了啦,家裡的沙發居然比辦公室的好躺!」金色小貓磨蹭了磨蹭,發出舒服的嚶嚀聲。

  「只要你喜歡的話,我不介意你隨時過來的……」

  「你剛才說什麼?」

  愛德華抬起臉蛋看向男人,剛才他的喃喃低語,太過小聲,他沒有聽清楚。

  「沒什麼。」男人似笑非笑地回應少年。

  「對了,鋼,你要不要把那身衣服換下來,我可不想這整個客廳跟你一樣,也變得溼答答的。」而且,少年那貼著的溼冷衣料的身子,拂過空氣中的冰冷,早已經輕輕地顫抖著,看得他好心疼。

  「好是好,可是,我沒有可以換的衣服。」

  「嗯,這沒有問題。」

  羅伊頓了一下,然後微笑,走近少年所坐著的沙發,微低下頭,看著那張仰起臉蛋注視自己的少年,不禁伸出手掌,輕輕地撫著少年的額頭,再移開。

  「等我一下。」

  愛德華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只是一直怔著,小手捂上自己的臉蛋,疑惑地眨著好看的瞳眸,心中卻未得到解答。






  為什麼,會覺得臉頰在發燙?

  難道,是因為大佐的手太溫暖了嗎?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