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二十一>














  「鋼,我與你之間,是什麼關係?」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一直以來,男人常這麼地問著他,一直以來,少年也是這麼地回答男人。

  「朋友啊!」

  這是個極好的回答,也應該是兩人認識這麼久以來,公認最適當的答案,也是最能符合兩人現在相處模式的描述。

  男人亦不出聲,不認同,不否認。

  「──難道你又想要說,我們之間,只是普通的上司與下屬的關係嗎?」少年似乎火了起來,金黃潤澤的雙瞳瞪視著男人,像是只要聽到肯定的回答,就會憤怒地豎起爪子的金色貓兒。

  男人看著少年的發怒模樣,笑著搖了搖頭。

  少年的怒氣漸漸地消散,可是他卻迷惑了,對男人的言行感到不解。

  「那,你到底想要的答案是什麼?」他不懂,為什麼同樣的問題,男人要問這麼多次,而且問完後,卻彷彿對他的回答不滿意。

  男人卻只是笑著,卻不說話。

  「大佐!!」少年快失去耐性。

  男人似乎因為少年的喊叫,終於中止了沉默,不過嘴角所掛著的優雅笑容,始終沒有撤下,而且唇線更加柔和了起來。

  「這點,就由你自己去感受了,鋼……」













  愛德華又想起了,想起了男人總是反覆著問他同樣的問題,想起了男人總是在最後,對他說的那句話,要他自己去感受。

  到底,要他感受什麼?

  煩死了、煩死了,他為什麼覺得大佐變得讓他愈來愈不能理解,之前還不是這個樣子的,他那無能的心思,以前明明就很好猜的!(鏡:就是因為是“無能”的心思,所以你才能猜到嘛!!)

  害他每次見到大佐以後,每次都要想辦法從那無害的笑臉上,猜測他究竟在打什麼主意,可是好難喔,真是氣死人了!

  而且,這些天來,常常見到大佐的那一張臉,看都快看到厭煩了,想起來,真是覺得自己發瘋了,為什麼見鬼的會每天去他的辦公室看書,就算是真的因為得知有情報入手比較方便,不過,自己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這種舉動,而且,還持續了那麼久,沒有一天缺席過。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身為鍊金術師也是科學家的愛德華,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在想什麼,驀地,像是受到了打擊般,臉蛋上頓時蒙上了一層陰影。

  難道,自己變無能了?

  對,一定是跟無能相處太久了,思想被他同化了,哎呀,這都是那個無能大佐害的,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

  愛德華瞬間瞬間從陰霾裡回復過來,很自動地把過錯全部歸咎到“無能”的身上,他不擔心了,因為一個人的無能是天生的,後天不小心培養(?)出來的,一定可以順利地矯正過來。

  「哥?」空洞的稚嫩嗓音,怯怯地傳了出來。

  阿爾馮斯會有這種反應,是因為從剛才開始,少年的表情十分地豐富,一會兒疑惑,一會兒憤怒,又突然陷入低潮,最後又高興起來,呃,他不禁認為,哥哥是不是到了該去看醫生的年紀了!(鏡:喂喂,什麼年紀啊?)

  「什麼?」不過少年的耳力還很正常,聽見弟弟呼喚著他,立刻露出哥哥般和譪的笑容,看得阿爾馮斯瞬間發毛。

  嗚嗚──哥好像真的怪怪的,他以前才不會露出這麼的笑容,每一次不是擺出一張撲克臉,叫自己別再碎碎念,像個老婆婆什麼的。

  「阿爾?」發現弟弟沒有反應,愛德華又喚了一次。

  「啊,沒有!!」

  像是做壞事被發現的反應似的,認為在心裡說哥哥的壞話是同樣的道理,阿爾馮斯驚得快速否認,出口後才發現,自己的反應太過誇張,急忙又補了一句。

  「不是,我是說,哥你今天怎麼沒有去司令部呢?」最近的幾天,哥哥每次都會去司令部,好像是在大佐的辦公室裡看書,順便等情報。

  而且,聽說哥和大佐的感情,現在變得像朋友一樣好喔,這一點看在自己的眼裡,真是感到十分地欣慰(?)啊!!

  「這個喔,因為今天是他的休假日啊,去司令部的話,他又不在,更何況,天天都見到他那一張臉,那很無趣耶!」

  少年的話明顯地與他的之前的舉動成對比,不過阿爾馮斯只是乾笑了幾聲,沒有挑哥哥的毛病。

  「總之,今天天氣這麼好,阿爾,我們出去走走吧。」

  「喔,好啊。」












  東都的街道,今日仍舊是非常地熱鬧,陽光普照,風光明媚,愛德華的心情也特別好,擅於把煩惱的事丟到腦後的他,臉上燦爛的笑容,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該有的快樂。

  「阿爾,你還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緩緩地停下腳步,愛德華的臉轉向右邊,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高大盔甲。

  問話得不到回應,少年不禁皺起了眉,眨了眨金眸後,赫然發現弟弟那異常閃亮的眸光,興奮地盯著前方的某一處,順著視線望去,少年的臉上頓時冒了幾條黑線。

  果然,又是這樣!

  嘴角僵硬地扯了扯,然後,無可奈何地歎氣。

  「好啦,好啦,你去吧,那我再自己去四處逛逛囉!」

  「真的嗎?謝謝哥,晚一點我會自己回旅館的。」阿爾馮斯一得到答允,立刻興奮地往前跑去,連愛德華跟他揮手再見都沒看到,就直奔前方不遠處的一間“寵物店”,去看心愛的小貓囉。

  「喂喂──」貓比我這個哥哥還重要喔?!

  後面的話未出口,愛德華揮動的手僵硬在空中,此刻感到非常地無奈,驀地想起,這個情境好熟悉,就是那個“吃冰事件”嘛。

  大佐那時候,是以朋友的身份這麼問的吧。

  說起來,沒想到大佐在心中的地位,原來是這麼有份量的,這會是件好事嗎?當時,他曾經以一個軍人的態度對待自己,那樣的感覺,是讓自己很難受的,原來,大佐是朋友的這件事,對自己來說,是這麼重要的啊!

  少年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地在一間咖啡廳的透明窗前停了下來,視線不經意地往咖啡廳裡一瞥,頓時怔住。

  裡面,與坐在對面的年輕女子,笑得一臉優雅迷人的男人。






  ──大佐!!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