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701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十九>










  愛德華並沒有馬上回旅館。

  男人到了少年與他弟弟常進駐的旅館去詢問,可是得到的回答,是沒有看見少年出現在旅館內。

  那,他會跑到哪裡去了?

  羅伊在大街上走著,卻都沒見到那抹火紅與燦金所交錯而成,一眼就能奪人目光的金髮少年,焦躁與自責交織在男人好看的臉上。

  真是的,為什麼他總是這樣不會照顧自己?

  真是的,為什麼他總是這樣讓自己擔心?

  明明,自己就已經注意到了,為什麼當時沒有問得更仔細一點?!

  那麼倔強的少年,如果沒有人去主動接觸他的內心,他只會封閉自己,為了不讓弟弟擔心,什麼事情都忍在心裡,他這樣子,總有一天會把自己搞到發瘋的!

  「鋼,你到底跑去哪裡了?」

  這一刻,他什麼也不求,只希望少年出現在他的面前。










  藍藍的天空,白白的雲,還有小溪潺潺的流水聲。

  少年只是靜靜地躺著,躺在身後的草皮上,閉著眼,享受著此刻的安寧。

  真好,他終於知道了,為什麼阿爾每次跟他吵架後,都喜歡坐在河邊,原來,這樣的感覺是這麼地舒服,好像什麼煩惱都可以忘掉!

  包括身體上受的傷,以及,心靈上受的傷……

  愛德華閉著眼的臉蛋,不著痕跡地蹙起了眉頭,感到有些不舒服似的,側過身,換一個躺的姿勢。

  「鋼?」

  男人的低沉嗓音,是幻聽?

  沒睜開眼,只是嗅著好聞的青草氣息,他想進入夢鄉,讓有些疲憊的腦子休息休息。

  「鋼,真的是你?」

  幻聽又來了,而且這次又多了一句話,奇怪,不僅肩膀被砍到的傷口在疼痛,連腦子也出了問題嗎?也許真的該聽阿爾的話,去醫院包紮傷口吧。

  不過,現在他一點也不想動,只想好好睡上一覺,其餘的事,晚一點再說。

  「鋼,我終於找到你了!」

  閉著眼的少年,終於不耐煩地皺起眉。

  哎呀,一直這樣子幻聽,他是要怎麼睡覺啦?!

  愛德華乾脆賭氣地睜開眼,只是眼前映入的深藍,頓時讓他怔住,久久無法回神,只覺得整個人撞入了那雙深邃的黑色眼眸。

  羅伊走到了少年的身子旁邊,然後蹲了下來,從頭到尾,少年只是睜著一雙琥珀色的眸子傻傻地盯著他。

  原來,剛才那並不是他的幻聽,原來,大佐真的在他的面前!

  直到男人蹲在他的身旁,愛德華從錯愕中回復過來,咬著唇,防備在瞬間顯示在那張蒼白的臉蛋上,躺在草地上的身子,輕輕挪動著想遠離男人。

  「鋼,不要動了,你身上有傷。」

  男人的話頓時制止住了少年移動的身子,少年疑惑了一下。

  他為什麼知道自己受傷了?

  「我沒事。」愛德華不想領情,硬是從草皮上坐了起來,忍住不擺出痛苦的表情,看也不看男人一眼。

  羅伊知道少年是故意的,明明很痛,卻不說出來。

  下一刻,他伸出手臂,將少年嬌小的身子從草地上抱起,突來的懸空感,少年頓時怔住,然後意識到被男人抱在手上,開始掙扎。

  少年的力氣本來比不過男人,如今身上又受了傷,肩膀上的傷口只要輕輕地扯到,就有如火燒般地灼熱感,很難受。

  「鋼,聽我說。」

  羅伊知道,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少年根本不會待在他的面前,更不會乖乖地聽他說話,為了不讓他繼續扯到傷口,這樣是最好的方法。

  「你還想要說什麼?不、是命令什麼?!」愛德華抬起臉蛋,瞪著上方男人的臉,是防備、是倔強。

  深墨如寶石的眸對上那絢麗的金眸,對視著許久,男人的聲音放柔了下來,柔和的低沉嗓音,一字一句地像是在懇求著。

  「鋼,我不是要解釋,我想說的只有一個。」

  少年無法拒絕他的懇求,只是緊咬著的唇,顯示出了他心裡的抗拒、排斥。

  「對不起。」

  細如羽毛般的睫毛輕輕地動了動,只是簡單的三個字,卻透露出了字句中,男人的歉意、悔恨,少年感受到了。

  他是真的在跟自己道歉……

  掙扎的小手,漸漸地滑落下來,在男人懷裡的愛德華,撇開臉,避開男人的視線,甚至,想避開那傳入耳裡的歉語。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他曾對男人的舉動,不想生氣,現在,對男人的舉動,更不想原諒。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鋼,對不起,對不起……」

  愈不想,男人的聲音卻更清晰地傳入耳裡,一次又一次的低訴,愛德華好慌,他不知道要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

  羅伊的道歉聲停止了,懷中的人兒,正以一種茫然的神情看著他,他像是在喃喃地反問著自己。

  「無能……」

  羅伊怔住,只因少年喚著他很久沒用的綽號。

  「──我們是朋友嗎?」

  少年空洞的金色瞳眸聚焦了起來,看著男人,認真地問道。

  「是。」這一刻,羅伊毫不遲疑,即使,他對少年,是更深於朋友的情感。

  「那……」

  男人幾乎是屏著呼吸,等待著少年的話語。

  「如果你以後再這樣的話,你就要在司令部的廣播室中,對大家承認你是世界上最無能的無能喔!!」

  少年的嘴唇彎起,燦爛的笑容,頓時讓羅伊剎那間忘了呼吸。







  ──那是天使般的甜美笑容。







  「我答應你。」

  這一刻,男人知道。

  少年原諒了他的任性,原諒了他那最不該原諒的任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