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十八>












  「哥……」

  「阿爾,我沒事的。」

  「怎麼可能沒事嘛!!」

  這是兄弟兩人在火車上就不斷重覆的對話,直到下了火車,阿爾馮斯再也忍不住,笨重的盔甲鏘鏘地走上前,擋在了少年的面前。

  「阿爾?」

  愛德華終於停下了腳步,正視擋在自己面前的弟弟。

  「哥,你這樣不行的,你要聽我的話才可以。」原本空洞的稚嫩嗓音,變得強硬了起來,表達聲音主人的堅決。

  「阿爾,不要任性了。」看著弟弟的這副模樣,少年不禁笑了,說話的語氣沒有半分魄力,只是淡淡地說道。

  「哥!!」到底是誰在任性啊?!

  阿爾馮斯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愛德華走上前,輕敲了他空洞的盔甲一記,露出非常有精神的笑容,在人看來,就是平常活潑好動的少年。

  「好了啦,我就跟你說了我沒事的,總之,阿爾,你先去旅館,等我去完司令部交報告書,馬上就會回去了。」

  「知道了嗎?」

  原本轉過身的少年,像是不放心似的,又轉回頭,再次向弟弟確認。

  「──嗯。」經過遲疑,答音才悠悠響起。

  「那就這樣了,待會兒見了,阿爾。」愛德華轉過身,朝著司令部的方向走去,還不忘舉起手揮了揮,示意再見。

  直到少年的身影走遠,阿爾馮斯都一直待在原地,最後,像是經過長久的考慮,踏出的腳步,則是隨著少年離去的方向前進。





  哥,如果不這樣做,你是不會聽話的!!












  走入司令部,遇見了熟人,一向保持著微笑,與軍官們打招呼,偶爾又聽見人家說,“你怎麼還是沒有長高?”之類的話,生氣地發了火後,最後,走到了目的地之前,停下了腳步。

  愛德華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站在男人辦公室的門前許久,像是做好了心理準備後,舉起手,敲門。

  「請進。」這沉穩的回應聲,裡頭有幾分溫度,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測。

  開門,輕輕地走進,沒有弄出極大的聲音,關上門,再輕輕地走到了辦公桌的面前,靜靜地站著,一句話都沒有說,等待男人自己抬起頭,注意到他的存在。

  羅伊從公文堆裡抬起了頭,見到那醒目的紅與熟悉的金色時,他輕怔了一下,不過回復快地幾乎像沒有發生過似的,他知道,他又該戴上面具了。

  「這是報告書。」

  愛德華兩手遞出報告書,必恭必敬的,彷彿是機械,清脆未脫稚氣的童音,原來沒有起伏的時候,也可以這麼地冰冷。

  「嗯。」羅伊伸手接過,沒有多餘的字句。

  「那,我先告退了,過些時候,我會再來跟您拿情報。」

  少年幾乎是沒有停頓的,在男人接過他的報告書後,就道出這些話,羅伊在聽見他的話後,也是幾乎沒有遲疑地就答覆。

  「嗯。」得到回覆後,愛德華屈躬行禮後,轉過身,準備離開。

  「鋼!」

  突如其來的叫喚,羅伊自己也怔住,喚住他的舉止,自己完全沒
有想到,會這樣的原因,純綷是在少年轉身的剎那,他察覺到了些微的不對勁。

  少年的身子僵住,不過還是緩緩地轉過身,面對男人。

  「大佐,還有什麼事嗎?」

  這一次,羅伊更確定了,即使少年微低下了頭,他還是清楚地看見了,少年的臉蛋,異常地蒼白,面無血色,只是在他剛剛進門的時候,還沒有這麼明顯。

  「──你是不是不舒服?」

  男人是經過有點久,才問出這句話,他還小心地注意著,說出這話的語氣,不要洩露出過多的關心,否則,他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

  愛德華搖頭,一向如寶玉般明潤光澤的金眸卻沒有任何波動。

  「不,我只是,有些睡眠不足而已。」解釋的語氣,很淡、很淡、淡得像是在對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說話。

  「好了,沒事了,你走吧。」

  羅伊不再看他,低下頭,埋首於公文中,只要不看,就不會有多餘的關心,這樣,改正錯誤的成功機率,也就愈大。

  一直到愛德華走了,辦公室只剩他一人後,他還是這麼地想著,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在說謊的對象,不是少年,是他自己的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完全無心於批改公文,自從少年從辦公室離開後,他一直出神,盯著門的某一處,腦中一片空白。

  「咦,阿爾馮斯,你怎麼來了,是找愛德華嗎?」

  門外突然響起了聲音,羅伊聽得出來,是那位能幹的金髮女副官,看樣子,應該是要送公文來給他,只不過先在他的門口,碰上了
鋼的弟弟,阿爾馮斯。

  奇怪,鋼已經走了有一段時間了,他弟弟怎麼會來這裡找他?

  「不是,其實,我是有一件事想要拜託大佐。」門外的聲音經過
有點久後,像是經過考慮很久似的,才慢慢說出。

  「是嗎?大佐他就在裡面,進去再說吧。」

  辦公室的門被打開,羅伊在還沒看清楚來人時,已經先行出聲。

  「阿爾馮斯,你說有事情要拜託我,是什麼事情?」

  怔了一下,後來想起在大佐的門外說話,裡面的人應該都聽的一清二楚了,阿爾馮斯立刻說出來意。

  「是這樣的,我想這件事,只有大佐你能勸哥。」

  鋼?

  羅伊微微錯愕,在剛剛還在想著少年的事,沒想到少年的弟弟突然過來要拜託有關他的事情。

  「哥他在離開上一個城鎮的時候,受了滿重的傷,可是他只經過簡單的包紮,然後就坐上火車回來東都了,這一段時間,不管我怎麼勸哥去醫院做正式的醫療處理,可是他都不肯,哥再任性的話,傷口一定惡化的,我想了想,如果是大佐你勸哥的話,哥應該會聽的……」

  男人瞬間僵住,墨眸瞪視著前方。

  所以,鋼的臉色才會那麼蒼白,毫無血色。

  那是因為,他的傷口在惡化!!

  這個樣子、這個樣子……

  他再也不能保持冷靜,拿起皮椅上的黑色大衣,往門外衝了出去,在錯愕的兩人尚未察覺發生什麼事情,從門口傳來了低沉的男音。

  「鋼的事就交給我了,我會把他送去醫院的!!」

  辦公室剩下的盔甲與金髮女子,兩人理解事情的程度不同,阿爾馮斯頓時鬆了口氣,因為哥哥的事情解決了,而莉莎則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為的是上司那自欺欺人的心結,終於解開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