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十七>














  唔──他還是不懂啊,平常有那麼一張欠扁加無賴的臉的男人,為什麼突然間會變成那麼冷漠又嚴肅的樣子?

  以前老不希望男人開他玩笑的愛德華,竟然懷念起以前男人臉上總掛著的戲謔笑容,雖然每每讓他火大,甚至當場發飆,但是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子,光是與他在同一個空間相處,就有讓人喘不過氣的壓迫感。

  少年這幾天來都抱著希望。

  只是希望後來變成失望,最後變成絕望。

  然後,他不再抱著希望了……










  「鋼。」

  男人喚住自己,愛德華在瞬間警戒了起來,僵硬的身子看得出來,眼前的男人給他帶來多大的壓迫感,直到冷靜下來,確定不會犯下什麼錯後,他才慎重地開口。

  「是。」

  「這份是賢者之石的情報,有人曾在那裡見過“石頭”,至於是真是假,就由你親自去確認吧。」沉穩沒有起伏的話語,是軍人的冷漠,其中沒有包含任何情感因子。

  少年幾乎是要沒有遲疑地上前才對,只是,他卻清楚地知道,一股小小的抗力在心裡擴大,不過,上前接過,才是當前該做的事情,不是嗎?








  ──不能接過。

  ──不能接過。

  ──不能接過。








  有道聲音在心裡不斷地響著,愛德華伸出的手,在尚未接觸放著情報的紙袋前,僵在半空中,他看見了男人輕皺起的眉,這表示,他注意到自己的舉動了。

  對,不能接過,如果接過了,男人的注意力將會回到公事上,不會再看自己一眼,有想要說的話,只能趁現在。

  羅伊並沒有開口,只是淡淡地看著少年,等待他主動的解釋。

  「大佐,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羅伊仍舊面無表情,看不出有任何的喜怒哀樂。

  「為什麼,你會突然改變態度?」

  決定不迂迴,單槍直入地切入話題,退縮,從來都不是愛德華.艾力克會做的事,況且,他迫切地想要得到解答。

  「沒有為什麼。」

  男人是幾乎沒有思考地直接回答,少年覺得被男人的話刺痛了,不過只是一剎那的感覺,不放棄,再次深入問題。

  「我以為,我們是朋友了……」喃喃的低吟話語,愛德華首次認真地正視男人,因為,他看重,與男人之間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友誼,在不久之前,他還是對男人抱持著厭惡的心態。

  這次,羅伊並不是瞬間回答他的問題,中間的短暫停頓,讓少年有一刻,抱起幾乎要破碎的希望。

  「不、我們只是上司與下屬這樣的關係,僅此而已。」

  漂亮的金色瞳眸,這一刻,沒有不可置信,只是緊盯著男人沒有表情的臉。








  希望。

  變成失望,最後,變成絕望。

  原來,一切只是他自己一廂情願,以為他和大佐,成為了朋友。

  原來,一切只是他自己胡思亂想,以為他和大佐,彼此有默契。

  原來、原來,原來是這個樣子的!!








  愛德華懂了,這一刻,大徹大悟。

  「抱歉,打擾您了。」彎下腰,盡一個下屬該有的禮貌。










  他很煩。

  他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如此地煩燥,他只不過,是想改正錯誤,扭轉局勢,只是這麼簡單而已。

  保持上司與下屬的隔閡,難道不是最有效的解決方式嗎?

  在他強迫自己戴上冰冷的面具面對少年時,他曾經有一刻,覺得自己不可能辦到,少年那張沒有戒備的臉蛋,是在解開與自己的心結後,才開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

  他其實不在意少年對他沒有禮貌的,就算喊他無能,他也生不起氣來,想起少年那樣生氣與俏笑地叫著自己無能的時候,他不禁覺得很愉快。

  只是,正常的上司與下屬,是不會這樣子的吧!

  用賢者之石的情報來威脅他,那也不是他想做的事情,可是,他還是做了,明明知道,這樣是在傷害少年的自尊。

  少年說──

  “我以為,我們是朋友了……”

  少年把自己當成朋友了,他該回答什麼,當時頓了一下,選擇假的答案,因為真的答案,他正準備摧毀,因為,他產生了比朋友更深入的情感。

  這種事情,他不打算讓它繼續發生。

  他是這麼想著,堅持著的,可是,在看見少年彎腰,對自己捨棄了朋友的情誼,對自己做出最想要的,純綷不摻雜個人情感成份的軍禮,他動搖了。

  他知道,他傷害了少年。

  可是,他已經沒有回頭路了,他,羅伊.馬斯坦古,不想喜歡上
愛德華.艾力克,他們兩人都是同性,這樣,是不對的。

  這一刻,他對自己所做的決定,不想後悔。

  即使,心裡不斷地傳來那狠狠的刺痛感……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