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77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十六>













  大佐變得好奇怪。








  愛德華不懂,不過才經過一天的時間而已,為什麼那個男人的態度就變得完全不一樣,而且那不只是讓他火大,有的更是失望。

  他還以為,他與大佐之間的關係,經過上次“殺人魔”的事件後,彼此也更加了解,對他來說,大佐已經沒他想像中那麼討厭了!

  他──其實算是把大佐當成朋友了吧,他也以為,大佐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會對他說話,不再採取強硬的命令語氣。

  可是到了現在,愛德華發現,他的想法都是一廂情願。

  說起來,就好像是從那天他跟大佐玩了搔癢遊戲後的隔天,大佐的轉變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哈囉,無能的大佐,你今天是不是比較沒那麼無能了?」同樣以“無能”做為親切(?)問候語的少年,基於是來男人辦公室做客(鏡:就是每天來這裡納涼!)的緣故,好心地沒破壞木門,只是採用開門的方式闖進男人的辦公室。

  愛德華怔了怔,因為得到的不是預期會回應“小豆子,你又來找麻煩了!”之類的話,而是一股異樣的沉默。

  回神一看,發現男人正低著頭,專心地批改著公文。

  這一幕讓少年更是吃驚,平時來的時候,男人不是趴著打瞌睡,不然就是望著窗外發呆等等的偷懶舉動,這麼認真的模樣,這還是頭一回。

  他不禁認為,大佐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無能,你是不是生病了,還是天快下紅雨了?」

  語畢,愛德華蹦蹦跳跳地跑到窗邊,探頭望了望,然後又伸了回來。

  沒有啊!難道是真的吃錯藥?!

  轉回頭,發現男人仍舊埋頭在工作上,抬頭也不望他一眼,連句話也沒有回應,整間辦公室,就是緊窒的沉默。

  「喂,無能無能無能無能無能無能……」

  男人這樣裝聾作啞的舉動,讓愛德華心中的火氣不禁升了上來,開始在男人的耳邊疲勞轟炸。

  似乎收到成效,羅伊原本不斷揮動的筆瞬間停住,然後緩緩放下。

  「你這個無能,為什麼一直都不理──」我?!

  愛德華看見男人就要抬起頭,原本準備好,可以罵上男人三天三夜的說詞,才做了個開頭,在見到一對冰霜的墨色眼眸時,不禁傻住。

  「鋼。」

  少年不由自主地瑟縮了一下,是在聽見男人那仍舊低沉平穩的嗓音喚著自己的稱號後,可是,卻不是以往裡頭韻含著淺淺笑意的輕喚,而是純綷帶著軍人式的命令語氣。

  「對於你的上司,請保持你的禮貌。」

  他的感覺沒有錯,男人接下來說的話,是強硬絕對的,讓他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反應,男人帶著威嚴的態度,讓自己敬畏。

  可是,說不定這正好是他想整自己,所設的圈套罷了!

  「只要你不無能的話,我就會有禮貌了啦!」想到此,愛德華冷哼了一聲,扠著腰,指著男人的鼻子說道。

  這次,羅伊不說話,冰冷的眼神射向少年。

  愛德華頓時噤聲,不為什麼,只為他周遭冷肅的氣氛。

  唔──他氣什麼嘛,這種小事他以前都沒計較的啊!!

  「鋼,我要聽見你的答覆。」

  「……知道了啦!」

  「用敬語。」話又冷了幾分,少年不禁輕顫了下,琥珀圓潤的金色瞳眸輕輕地掃過男人的臉上,努力地想找出,是否有一絲一毫惡作劇的痕跡。

  可是,卻似乎沒有。

  大佐是認真的嗎?

  傻怔怔地盯著男人臉上的冰冷,男人的前一個要求,愛德華還未兌現,映入金眸裡的男人,薄唇輕輕地開合。

  「還有,以後進我的辦公室,請先敲過門,如果,你再破壞這室內的任何一物,修理的費用將由你的旅行費裡扣除。」

  少年聽著聽著,緩緩地瞪大著眼。

  他不敢相信,男人的態度是如此地強硬,儘管以前的他總是惡劣地開著自己玩笑,雖然自己老是破壞他門的這件事,是有那一點說不過去而已(鏡:那不是一點吧!),可是他也沒這樣地威脅過自己。

  如果是之前的他,對自己這麼說的話,大概只會認為,他在開玩笑而已,自己也不必當真,可是現在,他絕對不是在開玩笑,他是認真的!

  那種認真,是要迫使自己服從的認真。

  這樣算什麼?!他突然這樣命令自己,這樣算什麼,把自己當成軍犬嗎?

  愛德華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感覺,甚至討厭,心裡的不服輸及傲氣引領著他與男人對峙,沉窒的氣氛一觸即發。

  羅伊唇角勾起了冷冷的弧度。

  他早知道,少年不會這麼乖乖聽話,可是,要保持距離,讓自己不再有不倫的性向,最好的隔閡,就是上司與下屬之間的命令與服從。

  這樣,就不會輕易地打破界線。

  「如果你仍舊堅持,那繼續提供“賢者之石”情報給你的決定,我想我有必要再好好考慮了。」

  正中少年的弱點,愛德華嬌小的身子僵了一下,不禁咬著唇,原本透紅的臉蛋在瞬間刷白,燦金的眸子裡,有著明顯的抗拒卻又不能掙扎。

  「是,大佐,我知道了。」話完的那一刻,他覺得他的自尊被踩在男人腳下了,好難過。

  愛德華不懂,明明只隔了一天的時間而已,男人的變化就如此地大。

  可是,他認為男人不是那種人,在之前跟他真心地相處過後,他了解的男人,不是喜歡以權利壓迫他人的那種人。










  也許,今天他心情不好吧。

  也許,自己該體諒他一下。

  也許,明天他就會回復了。

  然後,就會笑著對自己說,昨天那樣只是在開玩笑,自己是不是被嚇到之類的話。

  只是,他沒有想到。

  男人接下來的態度,仍舊是讓自己繼續失望……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