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十四>















  男人與少年的關係改變了。








  自從上次“殺人魔”的事件落幕後,軍部裡的眾人們,都能感覺得到這先後細微的變化。

  雖然,少年仍舊是採取暴力的登場方式,出現在男人的辦公室,喊著“無能”作為親切(?)的問候語,男人也是不落於後地露出友善(?)的迷人笑容,以及喚著“小豆子”作為禮尚往來的回禮。

  不過,少年對待男人的態度,跟以前比較起來,多了一絲服從,不再總是非常心不甘情不願地反駁男人所說的話,而男人除了開玩笑上欺負少年的惡劣語氣外,平時對少年說話的語調,也較不那麼強硬,倒是多了一絲柔和。

  兩人的關係……

  在大家的眼裡看起來,就像是感情極好、卻又愛耍嘴皮子爭吵的好朋友。

  嗯,話不多說,就來看看現場實況吧!(鏡:這是在報新聞嗎?!)








  愛德華蹺著腿,舒舒服服地靠在男人辦公室的沙發上,手中翻閱著放在膝上的書本,悠閒的模樣與辦公桌那邊正水深火熱地批公文的男人比起來,真是非常大的天壤之別啊!

  「鋼,你為什麼非得要一直待在這裡?」羅伊似乎是看不過去了,冒著被自家那精明的女副官槍斃的風險,還是放下了讓自己受苦許久的筆,沒好氣地看向少年的方向。

  鋼這小子,在那裡舒服地納涼,他卻得在這裡受苦,難道這是故意在懲罰他以前總是藉機欺負他的報應嗎?!

  終於被點名,少年沒有很大的意外,慢條斯理地合起書本,放置在旁邊的坐椅上,然後緩緩地抬起臉蛋,對上男人那哀怨瞪著自己的表情,嘴角的弧度逐漸上揚,露出了個極度無辜的可愛笑容。

  「這都要怪“你”啊!」

  清脆稚嫩的嗓音,在說到“你”時,特別加重了語調,羅伊的頭上頓時冒了很多黑線,然後是一頭霧水。

  「什麼?」關、關他什麼事?他可沒叫這小子來他辦公室,故意氣給他看!

  「誰叫你這麼無能,都過了這麼多天,都還沒有情報給我,這樣我跟阿爾怎麼會有地方去呢!」

  「那也不用一直來我的辦公室吧。」

  羅伊嘴角僵硬地扯了扯,突然覺得少年報復的手段高明了幾分。

  「這樣的話,只要大佐你一有情報入手,我也可以立刻得到消息啊,這樣不是非常地方便嗎?」

  「方便?喂,鋼,你把你上司我當成工具啊?」羅伊突然一本正經。

  好樣的,想耍嘴皮子,這點他可不會居下風,鋼啊鋼,沒人叫你早一點從媽媽的肚子裡生出來嗎?想跟他拼,還早得很呢!

  愛德華原本無辜的笑容不見了,微微瞇起璀燦耀金的瞳孔,出口的稚嫩童音卻帶著刺地對男人說道。

  「那你就想辦法擺脫無能啊,你一直這麼無能的話,我們這些當你下屬的會很可憐耶,會被人家說有一個無能的上司!」

  語畢,作勢吸了吸鼻子,一副很可憐的模樣。

  羅伊只是冷哼了一聲,並不同情少年所作出的“可憐”表情。

  「哼,我可不想被一個小鬼說教!」

  「誰是小鬼啊!!!」“小”字仍然是少年的禁忌,踩了再多次還是火力強大地瞬間引爆,豆子天線受到暴風的作用,晃得特別厲害。

  不過還是有不怕死的人,往暴風眼的中心移動。

  繞過辦公桌,公文什麼的,早就不重要了,欺負少年的惡劣血液再度沸騰了起來,來到了少年的面前,身高的優勢,不得不讓少年得抬起頭才能與他面對面。

  「看是誰對號入座囉!」史上無敵名為惡意的笑容再現,欠扁的程度跟之前比起來,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你別太得意了,你這個老頭!!」愛德華快抓狂了,伸出小手雖然碰不到男人,卻指著男人的鼻子吼道。

  老頭?!

  他才二十九歲,還是個成功有為的年輕人,這個小鬼居然叫他老頭?!

  看著眼前跳來跳去的少年,羅伊的嘴角冷笑了一番。

  「鋼,你這個小鬼,你完了你!!」

  男人帶著威脅的低沉話語響在耳邊,在還來不及意識到什麼意思之前,愛德華驚呼一聲,被身子突然往後傾倒的狀況嚇了一跳,回過神後,發現身下的觸感,是軟綿綿的沙發。

  正想開口發火之際,男人突然撲了上來,黑影籠罩在少年的上方,嘴角勾起的笑容,看起來是異常地邪惡。

  少年眨了眨無辜單純的眸子,不知男人的意欲為何,不過看著男人臉上那邪惡的笑容,就想起總是欺負他的惡劣笑容,少年不禁皺了皺鼻子,正想要痛罵男人一頓。

  結果──








  「啊!!」少年驚叫了一聲。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啦,啊啊……」原本清脆稚嫩的驚叫聲,在經過時間的流逝,漸漸變得虛軟無力,聽起來軟軟的語調更讓人想入非非。

  「鋼,你就認命吧!」

  男人道出如惡魔般的低語,停下來休息空檔的大手,再度伸向少年的身子進攻。








  「啊啊啊──哈哈哈、哈哈,不要啦,好癢啦,不要再搔我癢了啦……」

  沒錯,男人的兩隻手,正無所不用其極地在少年身上搔著癢,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惹得少年驚叫連連。

  這正是個魔鬼般的懲罰啊,咳咳,不是嗎?

  在少年終於抵擋不住,軟軟的低吟語調苦苦哀求著自己停止之時,羅伊也停止了動作,準備休息一般,不過剛才激烈的動作後,不禁覺得有些口乾舌燥。

  只是,在不經意瞥了一眼身下的少年後,瞬間僵住。

  愛德華在經過男人瘋狂的搔癢攻擊後,身子也掙扎得厲害,激烈的擺動後,紅色的披風已扯開落在了一旁的地面上,裡面像是黑色外套的唯一釦子也扯掉了,黑色的無袖背心,一邊有些鬆垮地滑下,露出了白皙的頸子和若隱若現的胸口。

  似乎也在剛才,原本綁在髮辮上的髮束被壓在少年躺著的身子後面,散開後的金髮柔順地服貼在少年的敞開的白皙肌膚,空氣中一絲舞動著的髮絲拂過羅伊的呼吸,感覺到了,胸口有什麼在鼓動著。

  室內安靜地聽得到少年的輕喘聲,粉嫩的臉蛋透著濃濃的紅暈,如櫻桃般的小嘴一張一合地汲取著空氣。

  在羅伊看來,少年誘人的模樣簡直是在對他做無言的邀請。

  轟地!

  沸騰的血液頓時衝上頭頂,下一刻,羅伊的臉緩緩低下,對著一臉迷濛、半瞇著燦如琥珀般的金瞳,無邪地盯著自己的少年,唇,就要落下。

  「砰!!」

  清脆響亮的一擊槍聲響起。

  羅伊俐落地跳離壓著少年的沙發,發現剛才射過的彈道,目標物正是瞄準剛才壓在少年身上的他,想起什麼似的,視線看向門口。

  男人看見了手上緊握著槍的金髮女子,以及聚集在門口看熱鬧的眾軍官們。








  他瞬間全身石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