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十二>














  自少年昏迷醒來後,與他初次的會面,突然間,他不知道要擺出什麼表情。

  羅伊苦笑,只是那細微的表情變化,少年並沒有發現。

  誰也沒有開口,室內是如此地安靜,直到他察覺了,少年那晶瑩燦耀的金色瞳孔裡,有著他熟悉的挑釁、不服輸。

  「大佐,看來過了那麼多天,你還是一樣地無能啊!」孩子氣地撇撇嘴,愛德華沒走近男人的辦公桌前,轉了個方向,往舒服的沙發上邁進。

  氣氛緩化,說實話,他有些不了解少年前來的目的。

  畢竟,是自己讓他陷入危險的……

  「鋼,你沒事了?」

  仍然活潑有韌性的少年,只是此刻,羅伊沒有像以往與少年鬥嘴,低啞的嗓音遲疑地開口。

  愛德華一怔,聽見了話中微微的擔憂意味。

  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

  不對,大佐怎麼可能在擔心他,他總是針對自己的弱點,然後用著戲謔的笑容攻擊他。

  而且,他這次來,就是要來跟大佐討回欠他的人情,畢竟,他騙他扮女裝的這件事,他可是永永遠遠地牢記在心,絕對不容他抵賴!

  「廢話,有事的話,就不會站在這裡了。」想到這裡,愛德華就沒好氣地回應男人。

  聽見了少年兇狠的回應後,羅伊似乎想開口說些什麼,卻移開目光,然後沉默。

  愛德華怔怔地眨著眼,面對著男人異樣的沉默,他從來沒見過如此沉默的男人,而且從他的表情看來,無法猜測到他在想什麼。

  這麼一來,原本的什麼火氣、什麼威脅,都說不出口了。

  因為,他只知道要怎麼面對他平日那種無賴、欠扁的模樣,他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反叫他不知如何是好。

  好吧,那就──

  轉移話題。

  「大佐,那個殺人魔……」

  「是不是有什麼過去呢?」原本是為了緩和緊窒的氣氛,隨口問起的話題,卻在談起後,少年卻不禁沉思了起來,想起當時女人的眼神。

  雖然,帶著仇恨、悲憤,甚至真的想致他於死地,可是,那樣的眼神裡,他卻感覺得到女人眼裡的悲哀,像是萬念俱灰,沒有任何生氣。

  也許,她曾經經歷過了什麼痛苦的過去,才會有如此瘋狂的舉動。

  「嗯,她過去,本來是個容貌完好的一名少女,只是她在一次無意間,陷入了火災,燒去了她半邊的臉頰,而且也因此,她原本論及婚嫁的未婚夫,卻因此拋棄了她,與另一名金髮的女子結婚。」

  男人墨黑色的瞳孔伴著少年喃喃的輕細嗓音移至了他細緻粉嫩的臉蛋上,少年金波流轉的眸子裡,帶著一絲無奈、憐憫,像是在哀悼著女人的悲慘過去。

  在當時,一個少女面臨了重大的變故,毀容之後,將會受到四周人的異樣眼光看待,就連最信任將成為另外一半的未婚夫,竟然拋棄她離去,這之中,她不知受盡了多少的煎熬、絕望吧。

  「所以,這就是她成為連續殺人魔的動機,而目標對象,都是金髮的女性。」

  「嗯。」

  可悲的人啊,只能以憎恨活在這世上……

  「咦,可是,她的身手,並不是一般的人,好快,而且很厲害,猜得到我的心思。」他才因此,中了計,差點命喪於當時。

  「這點已經調查過了,她的身後,並沒有什麼組織,也許她只是碰上了什麼經歷,遇上了什麼人吧。」

  「嗯。」訝異的目光隨著男人的解釋逐漸散去,單調的回覆後,愛德華覺得無話可說了,沉默的再度襲來,思緒不禁倒回當時那千釣一髮的險境。

  接著,當時的恐懼,讓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輕顫著。

  羅伊注意到了,少年那空洞的眼神,以及顫抖著的身子,歉疚,深深地蠶食著他的心。

  是他不好,少年,畢竟只是個十六歲的孩子,再怎麼堅強,面臨死亡的恐懼,終究無法忘懷,只會深刻地印在心裡,纏著一輩子。

  「鋼、鋼,沒事了,別再想了!」

  深處於恐懼深淵的愛德華,只是聽見了來自光明處的呼喚,眼睛眨了眨,空洞的眼神轉回清澈明亮的金色瞳孔,映在眼前的男人臉孔,頓時一怔。

  「大佐?」

  回頭看了看男人的桌子,他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的眼前,半蹲著,與坐著的自己一樣的高度,黑眸直視著自己。

  男人,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只是那好看的唇角,卻只是輕扯了扯,話,沒出口。

  其實當時,也許他是對面臨死亡,產生了無法抑制的恐懼,可是心裡卻又安心,出自於對男人的信任,他信任男人會來救他。

  沒錯,就算他對男人的印象極差,對男人平日的言行感到不滿,他都是一位讓下屬們真正可以信任的上司,事實上,他等到了。

  “大佐是為了把哥送到醫院,才沒有去追上去逮捕殺人魔的!”

  疑惑,愛德華對弟弟所告知的一切,男人這麼做的原因,深感疑惑。

  現在,衝動地渴望得到解答。

  「大佐。」

  少年驀地喚他,羅伊怔了怔,對上少年那迷惑的燦金眸子。

  「那時候,為什麼沒追上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