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十一>














  清脆響亮的彈指聲。

  在模糊不清的視線之下,這是愛德華感到快窒息前,響在耳邊的聲音。

  出自於對那男人的信任,最終也沒讓自己失望。

  掐著頸部的雙手在瞬間放開,沒有力氣,少年的身子一軟,滑落在冰冷的地面上,眼皮好沉重,看不清眼前的情況如何,可是努力地想撐開眼皮,只見到模糊的一道影子從地上爬起,然後是道鏗鏘有力的槍聲。

  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鋼、鋼……」

  意識矇矓中,彷彿有股溫暖撫上他的臉頰,輕輕地搖著、搖著,以及耳邊傳來那略帶焦急的低沉男聲,再來,什麼也不知道了。








  好難過!

  快窒息了,他不能呼吸了,誰、誰來救救他啊!!

  惡夢襲來,愛德華在瞬間驚醒,從床上坐起身來,似乎受到了夢中呼吸的緊窒,清醒後只是不斷地喘著、喘著,汲取著空氣。

  「哥,沒事了、沒事了。」

  床邊傳來的稚嫩童音,安慰著他,他知道,那是他唯一的親人,弟弟的聲音。

  愛德華眨了眨眼,感覺意識已清醒許多後,轉過臉,高大的盔甲映入自己的眼裡。

  「阿爾,這是哪裡?」

  「哥,這是醫院,你已經昏迷一天了。」

  看了看病房的周圍,只有弟弟一人,愛德華陷入了沉思之中,終於憶起在意識消失前,所發生的事情,還有昏迷前,那不斷呼喚著自己的聲音。

  雖然看不清楚他的臉,不過他知道,那是大佐,因為,會這麼叫他的人,只有那個男人。

  心裡,有種失落感。

  「阿爾,那個殺人魔呢,是不是已經抓到了?」轉開念頭,問起在那險境中,差點讓自己喪命的殺人魔,雖然令人驚訝,卻是一名女性。

  她的眼神,令他感到悲哀。

  「是啊,是霍克愛中尉抓到的,若不是中尉開槍打中她的腳,大概又會被她逃掉了吧。」

  愛德華一怔,蹙起眉。

  「阿爾,你在說什麼啊?不是那個無能用火燒了她,她才受傷被抓的嗎?」

  他記得他聽見了,男人那清脆的彈指聲,任何人是沒辦法從他的火下逃走的。

  「哥,你是不是記錯了,啊,應該是因為你昏迷了,確實沒錯,逮捕殺人魔的是霍克愛中尉。」

  咦,怎麼回事?

  「不過,對了,那個殺人魔的手上,倒是有輕微的灼傷,可是那並不能阻止她逃跑的行動就是了。」

  灼傷……

  大佐那傢伙在幹什麼?居然那麼容易讓人逃跑,就算平常一直被說無能,緊要關頭也不能這麼無能嘛!!

  愛德華撇了撇嘴,冷哼一聲。

  「那大佐他不就從頭到尾都在旁邊納涼了?!」

  「不是啊。」

  少年有些不以為然地往後一仰,躺上了身下的床,雙手懶洋洋地枕著腦後,胸口平順地起伏,對弟弟的否認,只認為是單純要糾正自己不禮貌的言論。

  「不然呢?」

  「大佐他是忙著把哥你送到醫院,所以才沒繼續留在現場的!」

  燦金的眸子瞬間睜大,愛德華怔住。

  「什麼嘛,這怎麼可能?」

  「是真的,當我趕到醫院的時候,大佐就站這床的旁邊,只是哥你一直都沒醒,後來因為司令部還要處理後續的事情,大佐就先回去了。」

  愛德華緩緩看向弟弟所指的地方,是男人曾經站立的地方,眼睛眨著眨著,突然間心裡那莫名的感覺又更深了,他迷惑了。

  「是嗎?」喃喃地輕聲問道。

  大佐不是那樣的人,應該會以先逮捕犯人為優先才對,況且之後再把自己送到醫院也沒關係,而且,當時,跑過來搖著自己,呼喚自己的人就是他,他為什麼會這樣子做呢?

  想著、想著,突然蹦出男人那嘲諷戲謔的表情。

  愛德華的嘴角瞬間抽動著,然後微微冷笑。

  這不用想,他也知道了!

  一定是因為男人騙自己去做誘餌後,終於感到愧疚,為了之後不欠他人情,所以現在就先做好人一番,哼,他打這個壞主意,會以為他笨得沒有察覺嗎?

  太小看他了!!

  「哥?」阿爾馮斯看著少年原本帶著迷惑的表情,轉變成憤憤不平的咬牙切齒模樣,不知怎麼的,打了個冷顫。

  「阿爾,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咦?」

  嘴唇一彎,勾勒起了一抹冷笑。

  無能,你準備覺悟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