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鋼鍊大豆】何種關係<十>












  女人只是縮在角落裡,不斷地低泣著。

  「……小姐,妳沒事吧。」

  女人搖了搖頭,沒有抬起頭,愛德華看不見她的臉,不過從她全身顫抖著的模來看,可能是受到什麼驚嚇。

  會不會是──遇到了殺人魔?

  ……嗯,也不對,如果真的遇到了,人應該就不會在這裡了,還是問問她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好了。

  「小姐,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現在這麼晚了,一個人待在外面是很不安全的,妳還是趕快回家吧。」

  女人似乎頓了一下,然後停止著啜泣,緩緩地抬起頭,愛德華看清楚了她的臉,頓時怔住,那是張有缺陷的臉蛋,左半邊的臉頰,有著燒傷。

  這並沒有嚇到少年,只是短短地訝異了一下,嘴唇一彎,笑容中沒有半分嫌惡,笑容映在少年白皙粉嫩的臉蛋上,甜美地像是天使的笑容。

  愛德華沒有發現,女人的眼裡,似乎閃過了一絲恨意。










  “去死吧!!”










  「請問,有沒有什麼是我能幫上忙的?」

  「我──我想回家,可是,我的腳受傷了,沒辦法站起身。」愛德華低頭,看見了女人的腿上,有著似乎被利刃劃過的傷痕。










  “妳們都該死!!”












  「那,我送妳回家,好嗎?」想也沒想,當下做了決定。










  “嘗嘗地獄的滋味吧!!”










  「可是,小妹妹,都這麼晚了……」女人微低下了臉,半邊有缺陷的臉頰,在夜晚的黑暗中,若隱若現的燒傷,看起來更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我?我沒關係啦,我家就在這附近而已。」認為女人在擔心自己,愛德華連忙揮了揮手,解釋道。

  「小妹妹,妳長得很好看啊……」女人看著愛德華完美無瑕的臉蛋,喃喃地說道,似在讚嘆,又似在惋惜。

  「尤其是這頭金髮……」女人的嘴唇張了又合,可是聽不清楚她下面所說的話。

  「我……」

  臉頰頓時一熱,不管再怎麼說,他畢竟是個男生,一直被人家說可愛、好看之類的話,還是很讓他不習慣,尤其那個臭大佐,一直拿他這個模樣開玩笑,而且,而且還出現了一些讓自己感覺很奇怪的舉動。

  少年忽然想起,男人握住自己的手,還有在自己的耳邊用那種他從來沒聽過的語氣對自己說話,想到這裡,心口又不禁熱了起來。

  討厭、討厭、他幹嘛要想起那個男人!!

  愛德華猛地甩了甩頭,甩去糾纏在心裡的回憶片段,回過神,發現自己忽略了女人太久,帶著歉意笑道。

  「那,我扶妳起來吧。」

  走上前,縮去了與女人間的數步距離,伸出手接觸了女人的右肩,打算以此施力負擔起重量,扶起女人的身子。

  殺氣,在瞬間閃逝而過。

  心裡的警鈴頓時作響,握著女人右肩的手準備要放開,原本女人中性的嗓音,在此時陰側側地響起,聲音裡,強大的恨意及殺氣,狠狠地吞噬他,身子不受控制地打顫著,那是人類原始的本能,感到──

  恐懼。

  「小妹妹,妳是逃不了的!!」

  驚覺對方應該就是軍方追查已久的連續殺人魔,恐懼被心中湧起的一股不服輸所取代,愛德華在心裡冷笑。

  很不巧,他不是小妹妹,他是“鋼之鍊金術師”,怎麼可能在這種地方結束掉生命呢,他還有等著他去完成的目標。

  而且,他非得要親手抓到這殺人魔,讓那個臭大佐對他刮目相看,報長久以來把他看扁的這個仇!

  「鏘!!」

  金屬重擊的清脆聲響,在寧靜的夜晚聽起來異常地清晰,愛德華伸回放在女人肩上右手的同時,一枘菜刀突然砍中尚未完全伸回的右手,不過出乎女人意料的是,她砍中的是愛德華擁有機械鎧的右手。

  只是,女人的力道相當地重。

  愛德華深感收回的機械鎧與肩上連接的部份,開始發麻了起來。

  「妳……」

  女人驚訝地看著自己,愛德華一笑,拉下了被女人砍破的衣袖,
露出了原本機械鎧的右手,脫掉了手套。

  「我不是小妹妹,我的名字是愛德華.艾力克,“鋼之鍊金術師”。」

  女人聽了,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後緩緩地轉向憎恨,猙獰的臉上與右臉頰原有的燒傷呼應著,四周氣氛更降至陰冷。

  「男的……你是男的,不可原諒,太不可原諒了,居然擁有比女人嫉妒的漂亮臉蛋,毀掉……我要毀掉你的臉!!」

  殺氣襲來,卻看不清楚對方的動作。

  好快!

  勉強猜出了方向,用機械鎧擋住了刀鋒的攻擊,只是發麻的感覺似乎比剛才更加明顯,而且還有些疼痛。

  「鋼之鍊金術師嗎?聽說不用劃鍊成陣就可以進行鍊成是吧,那麼,就讓你不要有機會合掌就好了。」

  女人攻擊的速度愈來愈快,光是要猜出攻擊方向與抵擋,就已經感到非常吃力,而且發麻引起的疼痛似乎愈來愈劇烈,少年的臉蛋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只要、只要有一小空隙的時間……

  正這麼想,女人攻擊自己時,舉起的右手露出了明顯的空隙,愛德華見狀,側身躲開落下的刀鋒,劃破了腰間的衣服,合掌,鍊出武器,正要攻擊女人腋下的空隙之時,腦袋頓時感到暈眩。

  剎那,愛德華感到全身無力,手腳不聽使喚,下一刻,一雙手掐上了他的頸子,力道之大,讓他完全無法說話,張開的小嘴,困難地想要汲取空氣。

  「你真的認為,我會笨到傻傻露出空隙讓你來攻擊嗎?」

  中計了!

  被下了藥,竟然完全不知,他完全落入對方的陷阱!

  感覺呼吸愈來愈緊窒,掐著自己頸子的手,愈來愈用力,可是被下藥後的手腳,無法施力,無法阻止女人瘋狂的舉動。

  呼吸好難過……

  視線也愈來愈模糊……

  他──會死嗎?

  不要,他還不能死,阿爾還在等著他呢!

  而且,他還想、還想──

  看不見的眼前,僅有的意識浮現了黑髮男人的臉孔,那張總是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卻有著讓他的下屬們信任的沉穩眼神。

  自己,竟然出乎意料地信任他。

  你會來救我的吧。

  你會來的吧……大佐……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