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斷章 (十五)

斷章 (十五)

羅伊:Klor X 愛德華:寒星漪

+++++++++++++++++++++++++++++++++++++++++++++++++++ 


愛德華•艾利克: 

天空緩緩綻放五彩琉華,葉晃水滴。
也許昨夜下過雨。

一就是全,全就是一。
在世界面前,無人值得稱作偉大。
開心也好難過也好,死或活著,世界不會因此而改變。
 
所謂真理。

雙腳交替,啪噠啪噠踩著地上積水。

“好久不見。”

我伸手打招呼。
對方朝著我背上就是一掌。

“我就說還有誰會這麽矮!果然是你愛德華!”

一橫腿掃過去,他好歹躲開。

“──你說誰是長不高的超級矮子!!”

可怒也,也沒過多久,當時在沙漠邊區遇到的小鬼居然眨眼就長這麽高了!
 
所以我才說伊修巴爾人可惡!!
伊修……

這才記起回頭四顧,四周幾乎全都是裏奧爾居民(還有幾個眼神不善的很目熟),但也有三三兩兩純正伊修巴爾人混在其中。

看來軍方估計倒沒錯。裏奧爾人當真包庇亂黨了。
……當然前提這些真是亂黨的話。

“──你認識這小子?”語義不善,末了還加重語氣──“他是國家煉金術士。”
 

好歹和你們一樣是人。
我翻白眼,看藍天。

啊啦……

也有人不想當人呢……

真的,有什麽比這個更加重要嗎?
生為人,完整的人。
 
想抬起右手,卻只得一陣空氣涼嗖嗖。

“啊啊……”

身後追擊聲絕跡已久,我慢悠悠蹲下身大口喘氣,雙手抱頭。

“我幹嘛那麽做啊?”

“謝謝。”個子長高了的伊修巴爾少年聽到了,轉身向這邊伸手。
我也抬手,不過沒握住他的,而是像回絕人家問你要不要吃來點什麽一樣,揮了揮。

“謝謝,不用了。”

基本上,不全為你們。
包括剛才的感歎。
 
大佐。
大佐大佐。

……阿爾……

明明說好了要不顧一切親手幫你恢復身體。
哪怕要付出的再怎樣可怕。

做不到……
做不到嗎。
做不到了。

左手,輕輕揉弄地上的砂石。

那一瞬間莫名的醉意……
是我還是他?

大佐你知不知道……
當你舉起手的一瞬間,好像陶醉在什麽裏面。
連空氣也變濃稠,醇然粘膩。
像沈浸在永遠逃不出去的混沌中,連身體每個動作都變得有些虛浮。


真像。
像極了。

那夜。

連帶著我也疼起來。
疼痛。
也許只是一種錯覺……
或者是你忘了我也忘不了的記憶。
 
雙手吃驚著想合攏一起,然而缺了右手。於是反手,奪過身邊哪個將官的長刀。

那也許是針對你嗎?
大佐。

太疼了啊。

你把我弄得太疼了。

呼吸不了。

+++++++++++++++++++++++++++++++++++++++++++++++++++ 

羅伊.瑪斯坦: 

“……如何?”

“還是沒有任何消息。”

莉莎搖了搖頭。
 
我靠在窗欄上,深深的歎了口氣。


“大佐您不用擔心,哥哥他一定會沒事的!”

高大鎧甲這麽對我說,可是語氣再怎麽掩飾也透著濃濃的擔憂。

“是啊……一定會沒事的。”

我抬頭看著天空,陽光在雲層間塗抹色彩,一片金華璀璨。

距離鋼之煉金術師放走戰俘叛逃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沒有人追究我的軍事責任。因為所有的罪過都被哈庫羅推到了鋼的身上。


“……還有一件事報告。”莉莎舉起右手放在頭沿,一個標準的軍禮。


“總統閣下下達檔,您及時發現叛黨的陰謀阻止了全軍覆滅有功,軍銜提升至準將,即日起調入情報部。”

她的表情沒有一絲欣喜的味道。

我回過頭看一屋的死寂嚴肅。

“……很諷刺的調動嘛!”

看似升遷,實質上卻被剝奪了手中的兵權。

“大佐……”莉莎雙眉緊顰,難得的叫錯軍銜。

“看來我必須要乖乖的呆在中央了麽……”走到辦公桌前坐下,雙手交握擋住臉。
 
“看來上層掌握著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機密情報──總統閣下是想提醒我,別忘記情報部是誰待過的地方呢。”
我沒有忘記休茲的那句遺言。

『中央也是危險的地方』

一手升遷一手威脅,恩威並加,好一個狡猾的老狐狸!

“莉莎,哈勃克,法爾曼,布萊達,菲利;我現在要去的地方,要和其作戰的物件,很可怕,非常可怕……我有這個感覺。”

“就算如此,你們仍然願意跟隨我嗎?”


“是的!”

好堅定的回答。
我閉上眼深深呼吸。

“那麽,你們的命我暫且收下。是時候讓人看看我的行事方法了!”


正如你所說,一定要登上那個位置。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我不會忘記的,我們的目標,
我們的約定和夢想。


在那之前,我的罪拜託你來背負。


+++++++++++++++++++++++++++++++++++++++++++++++++++


愛德華•艾利克:

[呃……別……嗯啊……]

很、熱……
 
[別硬撐著鋼,我知道你想要,放輕鬆點……]

不要在那裏舔啊……難受、不要……
可是也不止是難受……

[嗯、啊啊、好、舒服……]

讓人快要融化,熱而且濃稠──
嘴唇接觸的感覺。
 
[還能讓你更快樂喲……自己也知道吧,摸摸看,哪……都變這麽軟了……]

[……不、那裏不……]

[乖,我很想要你……]

[不……]

[────]
 
“──啊啊!”充塞下腹,被撕裂的感覺一瞬間加劇,我猛地睜大了眼睛。

夢境被撕裂,眼前,燦爛陽光晃晃的耀眼。被照成琥珀色的兩顆大大紅色眼珠從上往下以一種垂直角度瞪著我。

……
……紅眼珠。

做夢。
 
下定義後,複閉眼。

“喂……別睡了啊。”

這情景怎麽這麽熟。

再睜開眼,左右看了看,看到不應該看到的心臟差點沒飛出來。呼的一下撐著身體坐起,上面的沒來得及躲,!的一聲金星滿頭飛。

我顧不上疼,甩了甩頭再往那邊看。
沒看錯。

斯卡。
 
“那位先生也是伊修巴爾人,你們認識嗎?”已經熟絡卻依然沒告訴我名字的伊修巴爾男孩邊揉頭邊指著他,“說想見見你。”

“啊,老熟人了。”身體靠在牆壁上,沒有右手真是做什麽也平衡不來,“伊修巴爾人,斯卡,國家煉金術士屠宰者──”
 
“──這次驅逐計畫的策劃人……吧。”

高大男人看著我,臉上沒有表情。

風吹進來,右邊袖管空蕩蕩的。居然和我一樣,沒有右手。


“……你的殺人工具怎麽了。”我問。
男孩臉上似乎有些緊張,看看我又看看斯卡──也是,他不知道我們之間有好幾次生死較量。
“哦……用來發動‘那個’了嗎?”順著風勾勒出來的脈絡,清楚看到斷裂部分正在原本圖案結束的地方。
 
鷹一樣的紅色眼睛瞟了瞟我身邊的少年,他看看我,然後走了出去。

“如果你現在還想殺我,該怎麽辦呢?”我盯著他的右臂,“──用刀,還是……”


……奇怪。
是我的錯覺嗎……
那袖管下的部分,好像慢慢充實起來。

“啊哈~是啊,該怎麽辦才好呢──”一時間,竟分辨不來是從哪里傳來的聲音,“不過你如果真的死掉了,我們可是非常傷腦筋啊。”
介於低沈和高亢之間,一種說不清楚抑揚頓挫的聲音。

然而熟悉。

“是吧?鋼小矮子。如果重要的人柱死在這裏,[我們]可會傷腦筋透了。

胃部猛的扭曲疼痛。

然而先於一切的──

幾乎是本能反應。
我撲了上去。

“你這混蛋說誰是長不大豆粒一樣大小的小不點!!!”

畢竟少了一隻手。
連站立起來跑上前的動作也是踉踉蹌蹌。

肩膀被穩穩抓住,那混蛋捏住我的下顎──用剛剛長出來,畫滿圖騰的右手──滿臉陰冷笑意讓人不寒而慄。

媽的,本來就是十足的反面人物了還配上這麽張疤臉露出這種笑容。
自覺太足了還是沒自覺。

這種高度差(混蛋──嗚嗚……),整個身體被他用另一隻手環繞著身體提了起來。

又是那種,活著,卻像死人一樣的冰冷溫度。

我猛地吸了口氣。

──噁心死了!!
別靠得這麽近!!
 
掙扎著想讓他放開手。

可惡,畢竟不像阿爾那樣習慣隨身攜帶畫煉成陣的工具。

“嘖嘖嘖……鋼小矮子……那次在地洞裏太暗了我還真沒注意到啊~~~”異樣頓挫陰陽怪氣的聲音,配合斯卡的臉讓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怎麽說呢,好一陣子沒見……你是怎麽變得這麽好看了啊?”

……好看?

我眨眨眼。

手指離開下顎,在我臉上來回摩挲。
雞皮疙瘩有翻倍趨勢。

“雖然原來也覺得你長得不錯,但現在可真不一樣……這臉,這皮膚這嘴唇……”

“放手!!”在他有變本加厲趨勢之前,左腳猛的踢了上去。然而被閃過,砰的一聲踢到了牆壁上。

“啊哈哈~~我知道了……”紅色眼睛混雜紫色,眨了眨,“上次見面你也是冒著生命危險想救火焰大佐嘛……難不成因為他?”
 

沒聽明白。
 
“你說什麽啦!!放手!噁心死了!” 

“噁心?很好,那麽這樣……”
 
面前的“斯卡”眉眼間扭曲出一絲惱怒,身上開始一片片剝落,閃出煉成光輝──

黑髮黑眼,青色軍服……

我突然有點呼吸不過。

──大佐。

“啊哈──”連聲音都是一模一樣,“鋼小矮子,你的身體變熱了哦~~~”

……是嗎?

“那又怎樣。”
 
下意識別開頭。
我不想去看面前那人。

“嘻嘻,真夠可愛,意外的單純呢,是吧?鋼──”
 
手臂懷繞力道加重,身體下意識跳了下。
 
大佐。
大佐。
好熟悉的氣味。
夢裏一直聞到的氣息。
 
“不掙扎了嗎?”

……
 
並不想掙扎──……
 
啊啊……
原來如此。
大佐。
我一直被你誘惑著啊。

好想碰你,好想碰你。
想親你想抱著你想被你緊緊抱著親吻著。
 
──但。
我不要替代品。

猛地曲起手肘整個身體壓著撞了上去,抱著我的手臂終於放開來,恩維從胸口發出一聲悶哼,變回原形。


“──你玩夠了吧。”我很不耐煩,四處找畫煉成陣用的工具,“來這找我到底有什麽事?”

“咯咯……如果就這麽讓你離開軍隊,很不妙啊。”

“……”心臟猛地抽了一下,我抬頭看著他。
恩維笑,唇角露出尖尖犬齒:“好不容易條件差不多都備齊了,重要人柱要是就這麽一溜煙的不見了人影……”
 
“你們想幹什麽?”突然有點不大想聽下去,但又不得不聽。

“很快就會知道了。畢竟不管怎麽說,你也是我們決定的頭號人選──或者說,到目前為止最符合條件的人選。” 

我冷冷朝他笑了笑:“好像,我並沒有答應的理由吧。”
“沒有嗎?哈哈,哈哈哈哈──”靠住牆壁,恩維笑得前仰後合,漸漸融成斯卡的身形。“小矮子,你知道這個人怎樣了嗎?”
 

手心攥著冷汗,冷冰冰。

……從一開始就覺得有點不對勁……
以我對賢者之石的研究,包括馬爾科醫生留下來的筆記──
──煉製賢者之石的人,至少是發動者──
 
不可能活著。

睜眼瞬間看到的斯卡,我還以為看到了亡靈。

“嗯嗯,明白了是不是?那麽,他做了什麽才會死掉呢?”

這種問話方式真的讓人很不愉快,但卻有種不得不被牽著走的感覺。

“……他做了賢者之石的煉……”


突然頓住。
空氣好像一瞬間在四周凝固起來。

皮膚針刺一樣疼痛。
 
不知道是否還在呼吸。

……煉成。
賢者之石的煉成。

──那麽,煉成品呢?!!
 
我居然現在才想到。

恩維嘻嘻哈哈持續笑著,大概是我的神態真的很好笑──
或者,是想到他抓住了我、阿爾生活到現在,唯一並且所有的希望命脈,所以才發笑?!
 
血液的流動讓身體持續感到疼痛。

我緩緩抬頭,看定了那雙紫色的眼睛。


+++++++++++++++++++++++++++++++++++++++++++++++++++


 
羅伊.瑪斯坦: 

“您說……什麽?”

我看著面前一臉威嚴的總統,幾乎不能致信。


“追捕鋼之煉金術師的任務就交給你了,瑪斯坦準將。”老人依然語氣和藹。“有什麽問題嗎?”
 
“……沒有,遵照您的指示……”

 
──想不通。

我近乎傷腦筋的走在走廊上。

我真的不明白那個人的想法……

派遣將級的官員追捕逃犯是前所未聞的事,就算對方是煉金術師──-
更何況那個人還是我的前部下。

……簡直就好像不想傷害那孩子一樣的安排……


就算已經打定注意要私自調查鋼的行蹤,總統這樣名正言順的頒佈指令就好像在說『想追便去追吧
~』的態度反倒讓人起疑。

真討厭啊,總覺得又有什麽陷阱似的。

不過,也是個機會──

 
“中尉,有工作要做了。”

我向莉莎點點頭。
 
“……把阿爾方斯也帶過來。”

精明女副官一瞬間臉上出現了驚愕的表情,但依然從命的行了軍禮。


那麽,從哪里入手呢?

我不由的回想起那個漆黑的雨夜,血色煉成陣,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幼小身軀。


“利什布魯是個好地方,對吧?”




+++++++++++++++++++++++++++++++++++++++++++++++++++

 

愛德華•艾利克:

“什麽是人柱?”
 
很欠扁的豎起三根手指。

“一,用來發動煉成的人;二,作為原料的人;三,用來製造赫蒙克魯斯的人。”

“──哪一個呢?”

對於這樣輕鬆的語氣和這樣的話題,我無法將它們協調起來,一時間有點噁心得想吐。


“不知道。”無心去開這樣的玩笑。
“嘖,真是無聊的小孩子……”恩維露出一副掃興的樣子撓了撓頭,看在眼裏讓人莫名的火大。“那麽好吧。”

收起兩根手指,食指在我眼前晃了晃。

“這個。不過呢……”

伸出另一隻手,豎起食指和中指,又把食指收了起來。

“老爸還希望,一併辦到這個。”

好像吞下了一大堆污泥,咽不進吐不出。腦漿被攪拌,頭昏目眩。
手心裏涼颼颼的,很難受。
 
紫色眼睛在眼前晃動,那不屬於人類的眼睛,戲謔的嘲諷著嘲諷著什麽。

“……我,可不想殺人。”

低啞,乾澀的聲音簡直不屬於我。
有誰曾說過你的聲音真是好聽。

鋼,你的聲音真是好聽。

──
大佐。

大佐大佐大佐。

“哈?”恩維看了看自己左手的手指,面上表情明顯在嘲諷著什麽。“那麽另外一個是同意羅?可是呢──”

“我們想要的,可是這個,和,這個,哦。更何況──”
 
“一旦你成為我們的兄弟了,鋼小矮子,就不會再覺得煉成賢者之石的有什麽不對。”
 
是誰說過,我害怕自己不再是人類。

一旦對殺害同類不再有感覺,那麽便不是人類了。

不是習慣不是麻木,也不是生病般的發狂,連痛苦也不再剩下。

只是再也沒有感覺。

只是很自然的事情。

“那樣的話,”空氣經由器官進入身體內部,令得喉嚨一瞬間變成冰冷。“我就是死掉了吧。”

恩維露出些微不解的表情。
“不,”他說,“當然不。”
“我們需要你的技術,你的頭腦,幾乎是一切。”偏著頭,眼睛眨了眨,“除了,人類那種無聊的感情。這可是,進化啊。鋼小矮子。” 

“煉金術士所一直追求的不就是這個嗎?”
 
“……是啊。”我回答,眼睛看著地上的泥土,“所以,人體煉成和賢者之石的煉成才被稱為煉成術的終極。”
 
是啊
所以

我失去手腳。
媽媽變成那個樣子。
妮娜化為合成獸。
弟弟失去了身體。

阿爾
阿爾阿爾阿爾

“有什麽好考慮的,你不就是為了弟弟的身體才到現在還在旅行嗎?只要答應下來,父親大人就會用石頭幫你和他恢復身體!”-


猶豫什麽呢?
是誰說過不想用其他人的犧牲來完成自己的夢想。
又是誰再說害怕不再是人類。

腦子深處一直有什麽在不停攪拌著。

“……而且,我們也是因為赫蒙克魯斯完全不能用煉金術才一再尋找人柱──如果有你加盟,那麽其他煉金術士也不用終日提心吊膽了,不是嗎?像馬爾科那個老家夥,你弟弟阿爾方斯,還有火焰大佐也是……”

“……可都是相當有希望的優秀人柱候補。”
 
領口被一把扯住,陰影下,仿佛幻化成什麽的紫色眼睛寒光爍爍。

“所以說啊,鋼小矮子,你不要以為自己還有其他選擇。想讓你答應,方法不止一百種。”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啪的一聲打開那手臂,我往後退了兩三步,保持一個安全距離。

背上全是涼颼颼的冷汗。

……曾經也對誰說過,我不想殺人。
是麽。
比較起來,大佐,你還真的相當寵我?

“就算非答應不可,我也要時間考慮。”

他看來還想說什麽,卻只是張了張嘴,最後聳聳肩。
 
“OK~~反正石頭也拿到了,不急──我們的時間多得很──……”抬頭,陰陽怪氣的笑,“等你變成同伴了,會有更多用不完的時間……”

空氣灌進斷裂的右臂,空洞得令人難受。

該修理了。

突然想回家,回利什布魯。見見好久沒見過的人。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