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斷章 (十三)

斷章 (十三)

羅伊:Klor X 愛德華:寒星漪
 
+++++++++++++++++++++++++++++++++++++++++++++++++++

 

羅伊.瑪斯坦:

如同小動物一樣的吸吮一直從下面傳遞上來,在燙熱上來回舔動,簡直讓人想要死去的快意。
我的手指難耐的剝除著孩子僅剩的黑色背心。
 
一抬腿,滑膩身軀就緊貼皮膚滑到胸前,乳尖從小腹一直摩擦到胸口,無與倫比的刺激。
汗濕的皮膚在冰冷空氣中迅速降溫,但兩人的下身卻比火還要炙熱。
 
“大佐……你幹什麽……呃……”

舌頭擦過一直在絮叨的唇,舔去他嘴角溢出的白濁體液;雙手貼著腰線向下滑行,一直伸進褲腰中,然後將它順利無比的褪下。
火光搖曳,在眼前的肌膚上投下薄紅,鋼的表情看起來比平時更加誘人。

“真想……就這麽吃了你啊鋼……”

“……吃?”

未成年人的單細胞腦袋瓜顯然不能理解成人雙關語的色情暗示。

“大佐你就算餓了也……唔…………”

十分及時的用唇堵住了那張隨時會語出驚人的嘴,免得他的話敲碎這一洞的曖昧氣氛。

攬著他的腰讓他轉過身去,一如以前一樣。
隱藏的可愛秘密第無數次的在眼前展露。
唇舌裹住了無比熟悉的熱源,在口中細細描繪它的形狀,手指則順著細嫩股線從縫隙間爬了進去。

“嗯……唔啊!” 

我耐心的緩慢撫摸內壁,用手指慢慢擴張柔軟甬道,褶皺向兩邊緩緩舒展開來,被火光渲染上一片嬌媚的顏色。

穴道很快濕潤起來,順著手指流淌出保護性的透明汁液,繼續向深處的濃稠攪動,指尖熟練的頂上略微凹陷的穴位。
懷裏的肢體一陣震顫,前方傳來柔媚入骨的急促喘息,只是聽著就讓人不能自已的興奮。
一張一合的穴口就像嘴唇一樣吞進我的手指,逐漸開始不滿足於這樣的程度,急切的渴望更多更多。


戴著手套的右手手指插入進去的時候,鋼明顯的僵了一下。
左右手同時向兩邊拉扯,入口處被迫剝分的更開,我用舌頭在外露的粉紅內壁上輕柔舔舐。
男孩子天籟般的呻吟聲回蕩在四壁。
 
“鋼,想要麽……”

手指在甬道內激烈進出,模仿著什麽似的抽插,透明汁液在每一次抽出時被帶出體內,順著大腿不斷流淌。
指尖一次次狠狠頂在體內深處的敏感點上。

“要……什麽……啊…………”

那孩子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實在無力用單手支撐的上半身癱倒在我的腿上,下肢則被大大分開跪在我身體兩側,俯趴的姿勢令下體一覽無餘。
 
“乖聽話……我會讓你……比什麽都快樂……”

“──啊!!” 

左手食指頂住小巧欲望的前端堵住了它釋放的出口,鋼的手指瞬間攥緊了我的軍服下擺。

“哇啊啊……放,放開!” 

腫脹莖身被憋成紫紅色,鋼的左手顫抖著支過來試圖掰開我的手,卻被一次次的擋下。

“我很想要你啊……鋼”用手指輕點著顫抖的內壁,我用最直白露骨的方式和小孩子溝通。

抓住大腿把他扳回來,火熱欲望抵在入口處,輕輕頂進又迅速退出,在穴口反復輕觸畫圈。

“進入這裏……可以麽?”

鋼的左手撐在我胸口,臉上的表情隱忍著痛苦,眼神仿佛在經歷天人交戰。

最終他的視線落在我肩上層層纏繞的繃帶,然後認命般的閉上眼睛,向後緩緩坐了下去。

豎立的堅挺在火熱黏膜向上突進,直到完全陷入一片柔軟中時,孩子的臀再次落到我的腿上。
現在,我確實的在他的體內了。


+++++++++++++++++++++++++++++++++++++++++++++++++++ 

 
愛德華•艾利克:
 
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墮落了……

火熱堅硬深深進駐體內,忍不住咬牙切齒責怪自己的意志薄弱。
雖然,也騙不了誰。

大佐一次比一次更強烈,直至激熱如火般的欲望,好幾次也把我嚇到了。
不可能就這麽一直下去的……
心裏知道。

就算敲響警鍾了,我也沒有想過要停下來。
可是每一次和他接觸的感覺也是太好,讓人不能自拔。

真是狡猾的爛大人。

修長手指緊緊纏繞著腿間挺立的部分,比平常更緊,用力握住上下緩緩推動。
氣息全部哽在喉嚨口,針刺一般的熱度在全身猛烈流竄,我知道自己快要忍受不住了,他卻仍然不放。


“我很想要你啊……”

比我腫脹好幾倍的物體尖端在方才手指進駐的地方不斷磨蹭,時而推進一點尖端,又猛地抽出來,連腰部都在痙攣,我完全忘了反抗。

“混、混蛋,你這、根本是在、威脅……啊!!”

腫脹的欲望頭部猛地深入了好幾寸,幾乎可以聽到身體裏有什麽啪哢炸掉。無法控制,下方吸吮的頻率比平常快了好幾倍,身體背叛意志,急切的想要容納它。
大佐輕輕呻吟,瞬間露出心醉神迷的快意神情。然而只是停駐了幾秒,又馬上退出我的身體。

“隨便怎麽說都可以……”連聲音也浸透了欲望,“你看你,現在隨便碰哪里也很有感覺了……”

手指微微接觸皮膚,滑動。只是這樣就讓我忍不住昂頭叫了出來,然而那可惡的阻礙,仍然堵在尖端。

從沒像哪時候這麽急切地想要過什麽,或許古早之前是有過,可現在已經全都忘記了。


漂亮烏髮鋪散一地,雙眼朦朧著火焰流華,強健肢體緊繃著然而白色繃帶些微散亂出無法形容的柔軟,火光下,我眼睛只能見到羅伊•瑪斯坦這個俊俏得沒有天理的男人。

不顧無法吐出的呼吸俯身吻咬一直也讓我心醉的嘴唇,然而很快便被奪去了主動權。大佐的舌頭用最情色的方式在嘴裏一再逗弄著,下身脹疼,幾乎要慘叫起來。

“進入這裏……可以麽?”

火燒火燎的堅硬頂住了後面,那裏有生命般將它吸住。
我什麽也想不清楚了。

身體一點點沈下,仿佛要墮落下哪個深淵。
直至完全落在男人身上時,喉嚨深處迸出一聲叫喊。
鮮紅舌頭滑過雙唇之間,大佐看著我,眼光好像要燃燒起來。


“感覺太棒了……”他深深喘息,胸膛起伏一直傳達到我身上,“我的鋼……”

臉好燙。
火可能燒得太大了。

耀眼的金黃下,大佐扶著腰部的左手上方,肩膀淡淡滲著血。相信腿上也是一樣。

“你、你別動,傷啊~……”

雙手撐著他的胸口,卻僵硬著無法動彈。
無法抑制自己想起第一次被進入的時候,然而現在,只覺得比那時候更加深入了些。

還有,令人莫名恐懼的結合感。

……會不會,就這樣連在一起不能分開了……


“……鋼!”

大佐微微挪動腰部,聲音無比焦躁。
我猛地小小呻吟,身體裏的東西,居然還能擴張它的尺寸與形狀。

 

+++++++++++++++++++++++++++++++++++++++++++++++++++


羅伊.瑪斯坦:

火焰般的感觸從下肢一直向上蔓延升騰。
太過鮮明了,疼痛反而變得不那麽重要。

“鋼…………” 那孩子就像離水的魚一樣張口喘息著,臉上氾濫著難以形容的表情。
我平躺在地表,微微靠起在岩壁上,望著跨坐在身上過於年輕的肢體, 汗水從細密的額上一滴滴落下濺到我身上,不知道究竟是在隱忍快樂還是痛苦。

我愛這表情
愛極了愛極了

無法忍耐的向上抬動腰部,直立的欲望又立刻在滑順黏膜中深入幾分,耳邊傳來不可抑止的驚呼,也不知道究竟是屬於哪個人的。

“不要……你……你的傷……!呃!” 

左手撐在了我胸前,並沒有退出的趨勢,只是那麽僵持著不再動彈。
 
這才覺得左肩火辣辣的發燙。
“你踩刹車了哦……鋼……” 那孩子瞪大眼睛看著我抬起左手的行為。

“傷────” “不要管它。” 我環上懷裏溫熱的肉體的腰部。

“不想這樣的話……你要主動一點啊。”

粉雕玉琢般精緻的粉色在右掌中微微顫動,鋼緊咬著下唇,膝蓋撐住地面用力使身體一點點向上抬起。

“唔…………”

深陷在火熱中的部分一點點暴露在冰涼空氣中,溫度的落差讓我緊顰起雙眉。

汁液順著腫脹部位流淌而下,滑落到胯間,從縫隙中一直滲進身下的地面。
鋼的金色瞳孔迷離的看著我的雙眼,淡色唇瓣微微張開,露出粉嫩舌腹和潔白皓齒,我聽到自己發出一聲粗重的喘息。

顫巍巍的膝蓋終於支撐不住身體重量,幼稚身軀再一次重重坐下。

“──啊────!!”

鋼無法遏止的向後仰起身體,津液從嘴角淌下,金色發絲甩出絢麗弧度,潔白頸項弓起到幾乎要折斷。

他差點要無法保持平衡向後仰過去,左手猛地撐住我曲起的腿,傷口驟然被拉扯的痛楚令我的臉瞬間抽搐一下,胯下無法忽視的脹痛卻更加尖銳起來。

“不……太……太深了大佐……!”

他幾乎是在尖叫了,胡亂的搖著頭,金眸不受控制的濕潤起來。我拉住他的腰讓他俯趴在我身上,左手立刻纏繞上我的頸項,金色頭顱埋在胸口抖動。

“……很痛嗎?”我撥開他淩亂的發絲。

“不……”埋在胸口的頭搖了搖,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感覺很奇怪……很奇怪啊……我……我快受不了了……!”

“放鬆……” 右手伸過去觸摸兩人結合的部分,堅硬深深陷入柔軟之中,入口處被撐的如此緊密,手指只要剝開一絲縫隙,就立刻有粘稠汁液流淌而出。

鋼再次尖細的低吟一聲,抬起快要燒起來的臉,又馬上別開頭去不看我,左手抓住我的右腕,阻止手指查探的動作。

“我……很難受……啊……” 這句話簡直就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我環上他的腰。 “我也很難受……忍忍,好孩子……”

再次弓起腰向上一頂,孩子發出一聲急促的驚叫,左手不自覺的松了開來。

 

+++++++++++++++++++++++++++++++++++++++++++++++++++

 
愛德華•艾利克:
 
我想我總算完全瞭解到那種表情並非意味著痛苦。

大佐喘息著,眉頭緊皺,熾熱喘息噴到我嘴裏。
 
手指順著後方被撐得緊繃欲裂的肌膚觸摸,酥麻入骨的刺激著脊髓。忍不住用力收緊了身體,大佐猛然一震,咬緊了牙關。-

想要阻止,卻一次一次無力的松脫開來。
緩慢而強烈,毫無保留的進入到身體最裏面,快樂和痛苦俱在,幾乎讓我恐懼起來。


“不……太……太深了大佐……!”

就是最痛苦的第一次,也沒讓他到過這麽深的地方。

熾熱的手指摸到嘴唇上方。

“……一直……”

深黑的眼睛看著我。
 
“想要這樣進入你的最裏面……鋼。”

“進入你最裏面,粗暴進出,直到那裏紅腫得像嘴唇一樣鮮嫩,讓你快樂到不停的哀求著我繼續……”

喉嚨深處機靈靈倒抽一口氣。
身體著了火似的沸騰,經脈都要爆裂開來。
雙腿之間,欲望在他掌心中一再搐動,粘粘滲出液體。

“你……!” 

“連做夢也夢到你在我身下,流淚喘息高昂著頭,語無倫次哭泣著說不要請饒了我……”

“住口,不要、再……”
 
“嗯……對,就是這樣的聲音……”

熾熱嘴唇貼著我的皮膚滑動,一點點,如同噬咬般吸吮,直到肩膀。
──頭皮猛地炸裂。

“──疼……!”

──那個傷口──

“不要,混賬……啊!!”

眼前一片空白,我幾乎能在腦子深處完整描繪,潔白牙齒是怎樣又一次深深陷進了未落的痂傷裏面。
抽疼的感覺一直傳達到記憶深處,那個夜裏。

“幹什……呀啊啊!!”

緊握著下身的手突然開始上下揉動,和上方刺痛巧妙的融合在一起,連喉嚨裏仿佛也是滿滿血腥甘甜。

“說起來,我好像也有這個習慣……”粉色舌頭舔過嘴唇,殷紅交織,“真氣人呢,還真是,從來沒這麽妒嫉過……”

“你在說什麽……”禁不住誘惑,低頭吻咬血色紅唇,懲罰他弄疼我,轉頭狠狠咬過頸側。

大佐的喘息聲愈發濃重:“你這只牙尖嘴利的小貓……”

體內物體膨脹得肆無忌憚,不知該怎樣動作才好,前方更難過得讓我想哭想叫出來。
“放開,放開啊!”用力掙動身體,只覺得更加難過。男人皺著眉頭喘息,下身以一種緩慢頻率在身體內攪拌。


好熱,快要,融化了。

每一下動作好像都牽引著魂魄,體內,體外。
難過得不知怎樣才好,我只能低頭,咬著男人的脖子、鎖骨、胸口。
黑髮散亂在地上,昂頭閉眼喘息,嘴唇被血染得豔紅,浸染在火光裏大佐,不知為何看來別樣魅惑。
 
只有一瞬間,晃過想法,如果能永遠這樣,看著大佐……

 “好孩子……像剛才那樣,好好的動……”

他突然放開了手。

我確定我是叫了出來。大聲的,毫不掩飾。掩飾不住。


四周響著濕潤的水聲,修長手指一直環在那上面揉動,仿佛要將裏面的汁液擠壓乾淨。

穿透腦髓的快樂,連氣也喘不過來,身體一直顫抖。


而體內的物體仿佛變得更加明顯起來,火熱,強烈的一陣陣痙攣。
男人臉上泛著臨界點的焦渴。

好不容易緩過氣,勉強抬起身體,浸染在大佐肩膀上的鮮紅讓我嚇了一大跳。連下方腿上也是濕濕粘粘的,傷口恐怕全都裂開了。

“……大佐,再繼續的話,你會死……”

發燒般的手指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所以你來……如果就這麽結束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你。”
 
……好認真的語氣。

想了想,左手向後撐在了地上。身體裏的物體好像更加深入了些,忍不住小小呻吟。
 
腰肢酸軟,然而還是忍住抬腰,一次一次落在男人身上。
大佐不斷吐出火熱歎息,沾著血的手指在臉龐上撫過。
 
他喃喃說著什麽。

“……我終於完全得到你了……鋼。”
 

 
+++++++++++++++++++++++++++++++++++++++++++++++++++

 
羅伊.瑪斯坦: 


火光下微紅的皮膚上一道嫣紅隨著紋路蜿蜒而下。
口腔裏全是血腥味,就算不是戰場也一樣令人瘋狂。
那是鋼的味道。

某一刻我甚至真的以為我快要把眼前的孩子拆吃盡殆……

“啊…………”

那孩子發出的聲音足以令人精神崩潰。他的胸腔瘋狂鼓動著,腰肢毫無頻率的扭動,雙腿輕顫大大分開著撐在兩側,只要微微低頭就能看見薄紅的嬌嫩挺立,顫抖著一再流淚。

……以及,隱沒在細白雙腿間的赤色莖柱,簡直是在把他釘上楔子一樣深深插入體內。
那景象就是聖人也會瘋狂。

“別停下……!”

手指在那纖白脖子上收攏,皮膚下脈脈的脈動在掌心中跳躍,我無法忍受的勾起小巧下巴在那抽動的精緻喉結上一陣啃咬,直到連上面也佈滿紅斑和淤痕。

“你這瘋子……”

鋼抬起搐動的腰身,柔軟腔壁緊滯的摩擦過腫脹,我低吼一聲,雙手抓住白芷的大腿狠命挺進──-

“~~~~~~~~~!” 

腿被抬高,全身的重量都落在臀部,結合處也因此更為深入,鋼猛地揚起頭一再隱忍的眼淚幾乎同時和下體的白濁飛濺出。

“我……不行了啊啊!大佐!”

汁液不斷在我指尖綻放,粘稠的順著皮膚流淌。

濕潤的水音在狹小的空間內不斷摩擦出讓人心跳的頻率。
我只覺得自己的莖身竭力的向上頂去,撕裂深陷的柔軟。每一次抽動都有汁液被迫帶出,在兩人的大腿上畫出淫靡的蛛網。

鋼雙眼迷懵,似乎已經無力喊叫一樣定定的注視我的臉,在每一次搐動中震顫雙肩,津液沿嘴角滑落。


“我要你記得……永遠記得,用你的身體記住……是誰佔有這裏,是誰在你體內……”

我的手指沿股隙按摩結合部位,在緊密的幾乎不可能再容納其他任何的交接處淺淺插入手指轉動,讓火熱液體順指尖滑落。
“不要再說了……哇啊!”身軀一抖動,連帶我陷在他體內的部分一陣快樂的痙攣。

“記得是誰在你身上打下烙印……”

滾燙汁液灌注入甜蜜柔軟的深處,毫不節制的在黏膜內部釋放,幾乎要灼傷的熱度。

“唔……!”鋼倒抽一口冷氣,睜大眼睛

“……RO……羅伊……啊啊!” 

猛的一怔,仿佛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單詞一樣。
在對方體內的部分卻像是有感知般再一次堅挺。那孩子驀的面紅耳赤。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鋼”

調戲似的抬起他的下顎,我的表情卻是無比的認真。

“……只能拜託你陪我一晚上了。”

 

外面不知何時在下雨。溫暖的洞穴內,火光搖曳。

數不清他已經是第多少次高潮,也不清楚我在他體內爆發了幾次。
柔嫩甬道內注滿了我所給予的激情,在每一次的振動中不斷流淌而下。連我的腹部也是一片粘稠,那是屬於鋼的液體。
強迫那孩子再一次的支起身體配合我的抽動,幼稚腰肢透過掌心傳遞過來震顫,已經無法承受般的抖著。


“不要了……不要再來了……”

長時間的嘶叫哭喊使得孩子的嗓音變得沙啞,臉上淚與汗留下一道道水痕。

“太棒了……你好棒……鋼……”

那個部位在汁液潤滑下已經如同抹了油脂一般,滑順無比的同時依然恰到好處的緊滯包裹,一次次把我向裏吸食。


右半身一片猩紅,連同鋼左肩流下的血絲,混合白色體液,水乳交融。

鋼無力的俯趴在我身上,偏過頭舔舐我的傷口,我於是也細密親吻他左肩的齒痕,如同野生動物互相舔傷一樣的情景。


濕潤的水音持續響著。
人類最原始的律動,呻吟,喘息,膠合的摩擦。
亙古不變的古老樂章。

我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深深嵌入那孩子的體內,仿佛連靈魂都要融合在一起,至死方休。

戰爭,仕途,爾虞我詐的官場生涯,血與火的洗禮。
什麽都不重要了
我只知道,現在唯一的真實……


************************************

制.作.密.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