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斷章 (十一)

斷章 (十一)

 

羅伊:Klor X 愛德華:寒星漪

+++++++++++++++++++++++++++++++++++++++++++++++++++

羅伊.瑪斯坦:
 
……鋼……

…………鋼…………


我木然的握著手中的斷肢,望著眼前那一片猩紅閃耀。
思維在一瞬間停頓。

利什布魯坐在輪椅上兩眼無神的小鬼。
在雨中痛恨著自己連一個小女孩都救不了的孩子。
對我說著我和你一起去的人。

鋼,
鋼……

我的部下,我的心腹,我的……
 
唇齒間還縈繞著他的香味,懷抱中還殘留著他的體溫。

 
“──瑪斯坦大佐!你要做什麽?!” 

阿姆斯壯一把拉住我,我才發現自己不自覺的向前踏了一步,煉成陣後面的紅光險險擦過幾根發絲,在頃刻間化為虛無。
 
仿佛是一道無形的屏障。
雖然近在咫尺,卻遠隔了生死天涯。

 
“……放開我……”

“大佐!” 

“放開我!”

豪腕少佐再次阻止了我上前的動作,並把我強行拖離煉成陣的附近。
 
“大佐!冷靜一點!!”

在耳邊的吼叫令我驀的清醒過來。
就好像做了一場噩夢,渾身都是冷汗。


尖銳的轟鳴聲擦過臉頰,身後忽然響起一片喊殺聲,我回過頭,看見裏奧爾的叛黨們手持槍械從樹林裏沖了出來。


“大佐,現在該怎麽辦?” 

阿姆斯壯做出準備戰鬥的姿勢,一旁的士兵也紛紛扛起機槍。

 
“撤退……”

“什……”

“我說撤退!!”

扭過頭,我徑直向外走去,向餘軍大喊;

“全線向妙勒尼撤退!”


+++++++++++++++++++++++++++++++++++++++++++++++++++

 

 
羅伊.瑪斯坦:

天色昏暗。
空氣中連綿著濕粘的水腥氣,令人作嘔。

帶領部隊走過險峻的棧道,最終回到前夜的駐地的時候,天空忽然陰沈下來。

空氣窒悶,暴風雨的前兆。
 
我坐在地上,表情呆滯。
手裏還握著那一截鋼鐵義肢。

“全軍的第一,第二和第五部隊,包括阿切爾大佐,大概有2/3的人已經確認失蹤……多半是回不來了。”

少佐站在一旁向我報告。

“……發生了這樣的事,作為唯一留下來的最高指揮官,我會被送上軍事法庭吧……”

我自嘲的笑著,握緊了手中的鐵制手腕。
 
少佐看著我,表情悲哀。


“愛德華君……”

高大身形頹然彎下,用那雙引以為傲的巨掌捂住流淚的雙眼。


“為什麽……這樣的孩子會在戰場上……!”
 
我依然呆滯著,什麽也沒有說。

 
得知休茲的死訊的時候,我覺得心臟仿佛被剜去了似的疼痛至極。
而現在,卻是一片空白。
沒有悲傷也沒有痛苦。

就好像在一夕之間喪失了所有感情。


“──叛軍也許還會追上來,加強防禦。”

丟下這句話,我站起來,踉蹌一下後向樹林中走去;幾乎每一個動作都在消耗著生命。
 
現在,我需要一個人安靜一下。

+++++++++++++++++++++++++++++++++++++++++++++++++++

愛德華•艾利克:

一刹那間,我以為看到了真理。
暗黑的,暗黑。

為何那樣恐懼,嵌到身體最裏面的恐懼。
地上的圖案,煉成的光輝。
我們,的罪。

身體被分離開的痛楚和恐懼一瞬間回籠到肢體上,那是,煉成。

理解到這一點,被光芒吞沒的一瞬間,頭腦從未如此清晰。
 
裏奧爾人民,從種族上和伊修巴爾人民相當接近。
對外族慣來排斥的美亞斯特利斯人,即伊修巴爾之後選擇了裏奧爾為流血地點。

金•布拉德萊大總統的軍事化政治……
伊修巴爾亂黨從東方來到裏奧爾,理所當然會被當地人民保護,政府因此得到藉口再次進攻。
消滅無辜人民才是加分的正確途徑。

如果這些事情一早已被識破,即將被屠殺的裏奧爾人民和伊修巴爾余民聯合起來,打算聯合反擊。
……那麽,從東方來的伊修巴爾亂黨也是計畫中的一部分……?

沒有武器的人民,選擇了最快捷殘酷的自衛、復仇方式。

斯卡發動的是賢者之石煉成陣。

整個城鎮利用了近兩天的昏暗天候,路上設置障礙進一步轉移軍方注意力,在全鎮畫上巨大的煉成陣。

因為大佐的警覺,前一天無人進入鎮內。
於是斯卡現身,引得大量軍隊深入追擊。

這是裏奧爾的自衛,是伊修巴爾的報復。

死去了多少人?

我呢?

背後傳來麻木的疼痛,緩緩舉起左手,在黑暗中,放到離眼睛極近的地方。
 
卻被突然抓住。

從確實存在、有血液流通的肉體上傳來堅實而冰冷的握力,那的確是活著的一種感覺。然而,活著,卻很危險。
下意識開始警惕,用力閉了閉眼睛好習慣眼前的黑暗。右手動了動,空蕩蕩的摩擦感提醒我關節以下已不存在了。
 
“誰?!”

黑暗中傳來的沈悶笑聲,居然很熟悉。
 
哢吱一聲,整個空間徒然亮了起來,但,我並沒注意到這是哪里。
眼前的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高大身材,散亂胡渣,四方眼鏡。
 
天堂,有可能是這麽黑暗的地方嗎?

一時混亂得不能自已。

“嗨~……”
 
無比熟悉的面孔上,露出格格不入的陰邪笑意。
有若被誰倒了一頭冷水,我猛然清醒過來。
 
“恩維!!”

“啊哈,鋼小矮子,好久不見了。”
 
虛假的身形漸漸剝落,下意識閉上眼睛不去看那景象。

“嘖嘖嘖……真危險啊不是嗎?就差一點點。”

睜眼,面前的黑髮少年掛著永遠虛假的笑容,向我賣人情。
不喜歡欠別人的,就算明知是陷阱也只能跳。

微微抬頭,一把甩開他的手:“……你怎麽會在這裏?”

“好不容易救了你,別那種口氣嘛。” 

“……救我?你是怎樣從那個煉成陣裏……” 

“看這裏還不明白嗎?如果不是格拉特尼一口吃掉你腳下的地面讓你掉到這裏來……”

原來這是地下,難怪這麽黑。
我四處看了看,是個刻意挖出來的空間。

“……這是你們……?”

“不,是裏奧爾那些人類做的。”

我回頭看他。

“裏奧爾的人們都躲在地下了?!” 

“嗯哼~~怎樣啊,你想告訴軍方?” 

胃部扭曲般的一陣疼痛,我瞪視,沒有回答。恩維看著我,覺得很有趣似的咯咯直笑。
 
“啊哈,如果重要的人柱死在這裏,[我們]可會傷腦筋透了。更何況……”他站起身來,把手裏的打火機啪哢一聲滅掉。“[那個人]還不想讓你死掉呢。”

眼睛無法跟上明暗落差,一時間什麽也看不到。
有遠去的腳步聲,然而我摸過去時,卻依然是厚厚的土壁,不知道他是從哪里離開的。

“混蛋……”

不管怎樣,總得先離開這裏。
想合掌煉成,卻忘了沒有右臂。

……
真麻煩。
好多年沒畫過煉成陣了。
而且用左手,很不靈活。

好不容易刻完,把手按在那些凸凹上,嘶啦聲過去,眼前儘是眩暈的日光。


+++++++++++++++++++++++++++++++++++++++++++++++++++

羅伊.瑪斯坦:

樹林的盡頭,我站在突兀的懸崖上,向下遠望。

黑色的厚重雲層下,裏奧爾鎮的方向血色已褪,建築物間延伸著的溝壑排列出巨大的煉成陣。
那種熟悉的構成式,我在鋼的煉金筆記裏看到過。

冠以賢者之名,事實上卻是用鮮血澆灌而成的紅色石頭……


一切都明白了。
 
為什麽會挑起這場戰爭,為什麽城內會沒有人,為什麽斯卡會出現。

我全明白了
可是已經晚了
 

為什麽沒有能早一點察覺──-

 
深深呼吸一口冰冷空氣,混合著胸腔中凝重的滯濁,心臟跳動聲通過脈絡一點點傳遞過來。
我還活著……
 
…………鋼……

我張開口,卻發不出聲音。


山谷下,湍急的河流拍打岩石,宛如雷聲沈悶。

手指關節已經僵硬,一根根舒展開來,手中的物體落到地面上,敲出一串清脆的響聲。

我只覺的膝蓋發軟。

 
明明說過,不會再讓任何人死去了……

一滴水滴落到手背上。
下雨了?
我抬頭看天空。

黑色的雲層在上空翻卷,發出無聲的嘲笑。
 

終於漸漸想起來心痛的感覺。
那種仿佛穿透五臟六腑,仿佛失去半身的痛苦。

而終究,上天就連悲傷的時間也沒有留下給我。

 

 
“這裏!一個!”

嘈雜聲從一邊樹叢裏響起,幾個穿著裏奧爾平民服裝的人渾身荷槍實彈,向我包抄過來。

……是民兵的遊擊隊嗎……
我面無表情的舉起右手。

手背上的圖案著實嚇了那幾人一跳,他們相互遞了下眼色。

 
“──砰!” 

離我最遠的兩人首先開了火,與此同時近處的人抽出匕首撲過來,閃身躲避的同時,槍火不斷擦身而過。

……很好的判斷力。
綜合遠近距離同時攻擊,就算是煉金術師也往往措手不及。

但是這一招我在伊修巴爾的戰場上並沒少見過。

 
避過當面而來的利刃,抓住對方的手腕俐落的反身一扭,肩關節處立刻傳來骨頭的喀嚓聲。
左腿向後踢在來人的小腹上,在他吃痛彎腰的同時切掌在後頸劈下。

撿起地上的匕首投向遠處,穿透一名狙擊手的手掌把他釘在身後的樹幹上。


一片呻吟聲中,我轉過身右手捏指沖著最後一個人。


睜大的眼瞳中寫滿驚恐,雙臂劇烈震顫,斜跨著長槍的身體還不到我胸口高。
那是一個小孩子。
 
我的手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

 
烙印在記憶深處的赤紅雙眼在沖著我一遍一遍的淒厲哭喊。


不要,不要讓我想起來!
不要看我的臉!!


 


“────砰!”

 


“砰砰!”

尖銳的槍聲如雷灌耳。
應該是遊擊隊後援,從孩子身後的樹林裏射了冷槍過來,一共三發子彈。

 
左肩上傳來劇痛,然後是右腿。

而最後一發…………
 

我低頭看自己的胸前。

左邊胸腔上衣服破損,冒起一縷青煙。


那是心臟的位置。


 

人們經常說,在臨死的時候眼前會浮現出以前的過往片斷。


槍林,彈雨,紅蓮獄火,無盡的血海。
 
我看到在洛克貝爾醫生夫婦的屍體面前哭泣的自己。
我看到休茲葬禮上漫天灑下的潔白花瓣。
我看到莉莎紅著雙眼對我說請一定要回來。

我看到,金色的光芒從一片赤紅中透進來。

血的味道腥澀而甘甜。

就好像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原來這就是死亡……


“──────大佐!!!!!”


在緩緩向後跌入一片虛空裏的時候,躍動的金色跳進我的視線。

那是我最後看到的景象。

*******************************


制.作.密.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