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斷章 (十)

斷章 (十)

羅伊:Klor X 愛德華:寒星漪

++++++++++++++++++++++++++++++++++++++++++++++++++


愛德華•艾利克:

──完了,我吐吐舌頭,捂住嘴。

“……呃,那個……??”對方明顯吃不准軍營裏還有誰在,試探著出了聲。大佐把我往後拉了拉,聲音表情一點沒變:“大概是什麽時候看到?裏奧爾鎮內還是鎮外?”

“報告大佐,是今天淩晨時分,在鎮內一所房屋頂樓,好像是故意讓我們看到。”

我和大佐對視一眼。
──看來,這就是阿切爾那麽急著進入鎮內的原因了。
真是笨蛋啊……

“另外……”似乎有點猶豫的聲線,“阿切爾大佐今天一早一直在尋找鋼之煉金術士,好像哪個軍營都見不到他。”
 
…………
……
我怎麽忘了我是屬於哪一隊的。

一轉身就想從後方鑽出去,把大佐一把拉住。
回頭看他,嘴唇蠕動著沒有聲音──鋼,要小心點。
知道了。
打個手勢回身鑽了出去,直沖裏奧爾城鎮。

左手摸上方才被抓的機械鎧,依然留有些許余溫。
當然,也許只是太陽早早升起所留下痕跡給我的錯覺而已。

“鋼之煉金術士大人!”跑進鎮內,一路上有士兵沖我敬禮。不遠處阿切爾正在四處張望,聽到聲音轉過頭來。
臉上寫著不滿意,大好太陽都被染得昏沈。

“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一直找不到你!”感情是在鎮內沒什麽收穫,氣都發在我身上,“就憑這擅自行動,我可以帶你上軍事法庭!”

“阿切爾大佐,你未免進來太急了些。”我不著痕跡岔開話題,“還沒斷定是不是有陷阱……”
“──陷阱?!連只蟲都沒見到!如果是因為昨晚瑪斯坦大佐的命令而耽誤了……”他顯得異常氣急敗壞,一腳踢開地上泥土。我隨著視線下移,突然愣了愣。

……好整齊的痕跡。
仔細想想,剛才一路上過來也好像都有見到地上有這樣的痕跡,只是太匆忙,沒怎麽想就認定是車輪什麽的留痕。

──可是,如果那樣,未免太整齊了?
深度、寬度,幾乎全都一樣,有些地方疏散,有些地方密集。

……全都是新挖過的痕跡。

蹲下身體,手指輕輕觸摸──卻只是用普通工具挖出來的凹槽,下面也不見埋著什麽。


“你在幹什麽?” 

上方傳來陰沈沈的聲音。

抬頭看那男人,我不知該怎麽做答。

“……阿切爾大佐,你認為……這些凹槽是做什麽用的?” 

“啊?這個?是這裏居民引的水道或者什麽別的吧?”明顯的不耐煩。
“可是……”我想反駁,卻被遠處傳來吭吭吭的皮鞋聲打斷,轉頭,是阿姆斯壯少佐。

並腿,敬禮:“阿切爾大佐,瑪斯坦大佐的分隊準備進入裏奧爾鎮,請問情況如何?”
“情況?情況就是什麽也沒有!”阿切爾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讓他們進來吧,看不出有什麽危險。”

少佐沒出聲,看了看蹲在地上的我。

“……的確是什麽也沒有……”

奇怪,裏奧爾鎮的居民都上哪兒去了?
 
放棄城鎮逃走是可能的,可幹嘛臨走之前還留下一地痕跡?
 
阿切爾哧了一聲,轉身向某幢屋內走去。我趁機站起來到少佐身邊,指了指地上:“少佐,你覺得這些是什麽?”
阿姆斯壯少佐四下看了看,占著和我不同的高度(可惡),說出了不同見解:“看起來像是圖案?”
“圖……”心臟猛地跳了下,突然覺得手指冰涼冰涼──那並非一種實在成型的想法,而是,好像感覺到了什麽──……


“愛德華君,有什麽事嗎?” 

“少……佐,還有沒有部隊留在較高一點的地方?”
 
“不,今天一早已全部進入裏奧爾鎮附近。” 

“是嗎。”昨天天氣昏暗,再加上山路堵塞阻礙視線,我完全沒能注意到山崖下方裏奧爾鎮的狀況。


目送高大身影離開,到底還是沒能說出個所以然。
沿凹痕四下走動,總覺得那形狀令人無端從脊髓裏開始冷起來。

“──……出現了──”

猛然抬起頭,四周士兵們都在騷動。順他們的目光看過去,站立在不遠處一棟樓房屋頂上的──
──那正是斯卡。
我什麽也沒想便朝那裏沖了過去。

那男人知道什麽一定知道些什麽……
懷著這種想法,合掌煉成,直接在樓房外牆上煉成樓道,飛速跑了上去。

“鋼之煉金術士……”男人看到我,緩緩取下墨鏡,露出似血紅眸。“……你真的不怕死嗎?”
“不,我怕。”天下沒有不怕死的人,“你在這裏幹什麽?裏奧爾的居民們呢?”
“全都避難去了。”他沒有要動的趨勢。

“……今天不想殺我嗎?”
 
“今天,所有的罪業全都要消失在這個地方。”

男人說完,轉身從後面跳下天臺,我想追,卻不能動彈。
冷入脊髓的驚顫。
 
在害怕。
我在害怕。
……為什麽,無緣無故的,我卻會害怕……?
 
那樣熟悉的恐懼。
植入身體每一個細胞裏的,痛楚、懊悔、驚恐。
從碰到那個圖案開始。

那是刻到靈魂裏的記憶。

“混蛋……”

身後傳來士兵們的吵嚷聲,他們從我造的樓梯陸續爬了上來。

“鋼之煉金術士大人,斯卡呢?!”

“……走……”

“什麽?”

“我說走!全都離開這裏!!”

一群人面面相覷。

“這……沒有阿切爾大佐批准的話……”

“別管什麽批准了!快走快走啊!!全都跑!離開裏奧爾鎮!”

我拼命推開他們,朝入口方向跑了過去。

左手掌心裏,撰著滿滿的冷汗。

“愛德華!你在做什──” 

阿切爾的聲音從耳邊呼嘯而過,我沒理會他。

風從臉側切過,冰一樣的涼意。

遠遠看見阿姆斯壯少佐的高大身影,我不顧一切沖他大喊。

“跑!趕快離開這裏呀!!”

幾乎不敢相信那是我的聲音,仿佛在撕裂著什麽。

“少佐!!把你的人全都帶離這裏!快啊!!”
 
從他身邊飛快跑過,後方遠遠傳來,阿姆斯壯少佐抑揚頓挫命令全軍後撤的聲音。

幾乎是同一時間,更加遙遠的後方,響起沈悶轟鳴。
 
太陽仿佛突然炸裂,天空都是猩紅色。

回頭,我看見很遠的地方,大地上那些凹下的溝壑,逐漸被湧泉般襲來的刺眼紅色光芒所填滿。

……我見過……
那種煉獄的光。
 
城鎮中心處開始傳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然而只是一瞬間便全然消失,換成新的一輪慘叫。
`
渾身顫抖著,然而我仍在奔跑。

……為什麽……
我在尋找什麽?
 
腦子裏一片模糊。

煉成,煉成,煉成。
深植在魂魄的恐懼。

我能感覺到,那股逆天而行的風正朝背後緩緩逼近。
 
我在朝哪里跑?
目的是什麽?

遙遠的前方,刻烙於大地的煉成陣,終於看到了盡頭。

最後一道溝壑上,黑髮黑眼的男人站在上面,帶著吃驚表情看向這邊。

“……──────大佐──────!!”

身後傳來鈍疼的熱力,然而我沒有注意。
只是看見了,大佐朝我張開雙臂。
連發出聲音的力氣也沒有,身旁的大地上,紅色光芒逐漸填滿左右所有溝壑,往中央匯流。

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間,紅光交匯到我腳下,近在身前的男人,雙臂收攏仿佛想要抱住我。
金屬、肉體的雙手,一起狠狠按在他胸口上,往外推開。
 
紅光彙聚的刹那,我看見男人深黑眼眸裏閃過吃驚,他的嘴唇在動,在叫鋼。

右手被抓住,拉到煉成陣外。然而銳利的紅芒就像刀子,眼前一片眩暈之際我清楚看到了右臂是怎樣從關節處碎裂開來。


反作用力下,身體猛地往後倒退,而後突然下沈。

黑暗襲來的最後一瞬間,我仿佛看到了帶著四方眼睛,熟悉的笑臉。


*******************************

製作密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