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斷章 (八)

斷章 (八)

 

羅伊:Klor X 愛德華:寒星漪

+++++++++++++++++++++++++++++++++++++++++++++++++++

羅伊.瑪斯坦:
 
門外的練兵場上傳來進行曲的聲音,魚尾獅的巨大旗幟懸掛在樓前,在風中獵獵作響。

這一天……終於來了。
我久久的站在落地窗前透過猩紅的簾幕看著下面一片藍色的海洋。

肩上象徵軍銜的星扣在陽光下刺痛人的雙眼。

“大佐,您的配劍和槍。”中尉雙手捧著用錦緞包裹的武器站在我身後。長歎一口氣,我轉過來面向她;“拜託你了。”
 

她一絲不苟的為我整理好軍服,儘量扯直每一絲褶皺,然後把劍帶系到腰上。整個過程中她都面無表情,也不說一句話。
 
“莉莎,你在生氣嗎?”

她垂下眼簾;“……屬下尊重您的一切決定並服從您的命令。”

那既是說並非不生氣呢……

對不起,霍可艾。可是我絕對不允許身邊再有任何人死去了。


 
“這次沒有我跟在身邊,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這一次她沒有用敬語。
 
“不要總是忘記天氣跟你的無能指數成反比。”

是是是。說起來當初也是你最先開始這麽叫無能這個外號才像影子一樣甩也甩不掉的跟了我兩年。


“用煉金術的時候看好風向,別像上次似的差點把自己炸掉。” 

……你就不能不提這事麽bbbb
 
“和部下搞好關係,戰場可不比在中央,討厭你的士官隨時有可能給你添任何麻煩。” 

…………我怎麽覺得你好像我媽||||||||


“還有別忘記你還欠了一大堆檔沒有披閱。” 

………………我可以不回來嗎|||||||||||||||||||||||

“請你……一定要回來”

一向以精明冷靜著稱的女副官忽然哽咽了,我訝異的抬頭,看見那雙栗色眼睛一片通紅。

但她始終沒有掉下眼淚來。
 

回過頭,四個高矮胖瘦不一的身影佇立在那裏,目光掃視一遍,我點點頭。
“哈搏克,法爾曼,布萊達,菲力。”挨個依次點過;

“我不在的時候,辦公室的事務就拜託你們了。” 

“保重。”


…………
啊啊……
四個大男人居然還沒一個女中尉堅強。


哈搏克天生淚腺發達一般的蜿蜒而下著,布萊達臉上被鼻涕眼淚糊的一塌糊塗,菲利則充分發揮了眼睛大的優勢,連那個號稱撲克臉的法爾曼都時不時抬手擦擦眼角。
 
“喂喂,你們別搞得就跟我一定會掛一樣啊!|||||”

“這還是我頭次沒跟大佐一起去打仗呢…”金毛犬作抽泣狀,“請您一定要回來啊,就算再倒塞一個女朋友我也願意……說起來我的新任女友又拋棄我了啊啊啊啊!!”

……我看那才是你傷心的真正原因吧!##

 
不知為何完全沒有了感傷的心情。再一次走到桌前檢查是否遺漏了什麽,忽然桌沿碰到腰,有什麽東西硌得皮膚生疼。
於是取出衣兜裏的那個四邊眼鏡,想了想,把它鎖進了抽屜裏。

那是我最希望遠離戰火的東西。

 

在走廊上幾個低階士官經過,向我立正敬禮,看著那幾張年輕的臉就忍不住的想,不知道他們中有多少能回來呢?
然後我看到阿切爾從對面向這邊走過來。

那張總陰惻惻笑著的臉老實說很討厭。

 
“因為瑪斯坦大佐太慢了,我正說要過來看看──您看起來很有鬥志啊!”

他挑釁似的抬高了下顎,有意往旁邊挪了挪,我立刻看到了站在他身後的鋼。

第一次看到他穿上全套軍服的模樣。長年梳的麻花辮放了下來在後腦紮成一束,金絲垂落在肩上,竟然給人他忽然年長了幾歲的印象。

一對上我的目光,鋼立刻別開頭去,刻意表現出冰冷的表情──如果不是因為那個擰成一團的眉毛的話還算成功。

從昨天下午到現在啊。他到底在氣什麽?
小孩子真讓人搞不懂。

“喲,鋼。”沈默半天以後還是像往常一樣打招呼,這一次他把頭轉的更偏,還故意發出哼的一聲。

真是小孩脾氣,外表上那幾分成熟白掛了。


“既然瑪斯坦大佐來了,那還是不要耽誤時間快去練兵場吧,讓總統閣下等待的話可擔當不起呢!”這次卻是阿切爾打破僵局。我乾咳一聲扭頭離開,那兩人則緊隨其後。
 

由於背對,我沒有看到阿切爾的表情。
那一定是發現了什麽了然於心的狡詐。

+++++++++++++++++++++++++++++++++++++++++++++++++++

愛德華•艾利克:

“怎麽,鋼之煉金術士,和上司相處不好嗎?” 

阿切爾膚色呈現一種病態灰白,總讓我想起陰沈沈的烏雲。

“──我和您剛見面不太久,說不上相處好不好吧?”

他愣了愣,然後笑:“當然不,我和你一定會相處很不錯──我說的是,瑪斯坦大佐。”
 
當然,我知道。
阿切爾大佐和瑪斯坦大佐交惡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啊哈哈,我和瑪斯坦大佐從來也沒有相處得有多好過啊。”學著他的樣子,我笑得假惺惺,“──說不定因為這樣,能和阿切爾大佐你相處得更加好了呢?”

細長眉毛往上挑,扭出詫異。

“……真聰明啊愛德華君,最年輕的國家煉金術士果真並非浪得虛名。”

……喲。
這就改稱呼了。

一陣厭惡襲來,勢不可擋。

大佐。
大佐大佐大佐。
突然,好想見見你。

“還以為你被分在我名下一定覺得不高興呢。看來,我們能合作得很不錯──”他彎下腰接近,我不著痕跡的躲開了些。“據說瑪斯坦大佐這兩年的卓越功績,有一半以上也是愛德華兄弟東奔西跑幫他打出來的……?” 

……
這,情報好像滿正確的。
“如果你願意的話,回來後,我可以幫你安排更高的職位,只要……你知道我想說什麽吧。”

是啊。
我知道。
可是,你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麽。

大佐。
大佐大佐大佐。
你知道我想要什麽。
你知道我背負著什麽。
 
所以,為了不讓彼此的願望相牽絆,你不願帶著我一起走。

“哈,阿切爾大佐,還不能保證我們一定能從這場戰爭裏功成身退吧?”

“以鋼之煉金術士的本事,這個不用怕。”阿切爾的聲音像刀子,割得我心臟疼。“再說,我們已對伊修巴爾貧民區進行了多次收繳,除了亂黨之外他們不可能有武器。” 

“……我聽說,這次主要目的不是針對伊修巴爾……”

“噢?瑪斯坦大佐是那樣說的嗎?”他笑起來的樣子很像蛇,“真不像是那個一心往上爬的人呢。誰都知道,剿滅亂黨才是真正的藉口……要加分,還是得靠那些餘民。”

拳頭慢慢的握緊。
我聽到了右手,機械的磨擦聲。

你想要的是什麽?
大佐。

好想見你。
 
“明白了……”我笑了笑,聳聳肩,轉過身。“只不過,回來的事情回來再說吧,戰爭的目的,我沒興趣。”

“沒錯,大家都是棋子,乖乖聽話就好。”他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洋洋得意。
 
夢中的回廊,總是長得跑不到頭。
我百轉千回,也老找不到出口。
奔跑中逐漸會忘了自己,忘了一切,包括奔跑的目的。

軍部回廊的終點,我跑過去緊緊擁抱住背對我的男人,他一驚,俐落轉身展開發火布。

毫不客氣,沖那捏緊的手指狠狠咬了一口。

“哎呀!……鋼?!”

一腳橫掃過去,大佐踉蹌著摔倒在地上。我上前坐上他的大腿,抱緊脖子閉上眼睛吸吮柔軟嘴唇。

“喂,走廊裏會有人來……”

不理,伸舌舔過。

“你不是還在生氣……”

不管,輾轉吮吸。

“……我真不懂你這孩子……”
 
修長手指滑上後腦,壓緊抱擁。我和他交換氣息,那仿佛好久未曾嘗過的甘甜。

然後,在下唇用力咬了一口。
 
“嗚……!”

我,不會死的。臭大佐。
你也不會死,這個國家可能還真需要這種無能大總統。

既然你覺得不需要我,就各走一方。也許,會是個好主意。

推開他,做了個鬼臉,我轉身向後飛快跑開去。

+++++++++++++++++++++++++++++++++++++++++++++++++++


羅伊.瑪斯坦:
 
刀槍林立,劍叢如雲,金戈鐵馬。

所有應徵軍人在特派的列車中向目的地進發,我和其他校級官員則坐在專署的車廂裏。

人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國家煉金術士。
我看不到鋼在哪里,不過這主要應該是他身高的問題。

在出發後第二天,列車來到妙勒尼山脈下的時候出了狀況,鐵軌完全被拆毀,依靠煉金術都無法恢復;來歷不明的巨石堵住了隧道。用膝蓋想也知道這一定是叛黨的手筆。

於是只有步行翻山。
 


妙勒尼是出了名的天塹,整座山滿布鬆脆的岩石,一不小心就會在攀越過程中掉下峭壁屍骨無存。就算所有人都盡可能的小心再小心,意外還是時有發生。
只能容幾個人並肩通過的山路下就是深不見底的懸崖,能聽見湍急的河流沖刷岩壁的聲音從下面隱隱傳來。
 
豐富的地下水脈是造成這座山山體脆弱的最主要原因。

 

我走在隊伍靠前的部分,回過頭就能看到山巒間長長的隊伍,其間那抹金色尤其醒目,就算是在昏暗的天空下也依然耀眼。
穿過妙勒尼,裏奧爾就在前方不遠處;再往前則是沒有交通的沙漠地帶。
這環境當真惡劣的緊。

我忽然有一種踏入了某個陷阱的感覺,雖然模糊卻讓人渾身不舒服。


 
很快到了晚上,軍隊在山谷中的一片平坦之地安營紮寨。在夜裏看整座山是黑沈沈的,只有帳篷之間透出一些微弱的光線。


拉開簾幕,黑暗中的金色格外眼熟。
鋼遠遠的站在我所帶領的部隊駐紮地附近。


“……你的營地不是在那邊嗎?”

他沒好氣地瞪我一眼;“我四處看看還不行麽?”

皺了皺眉。
“在沒有指令的情況下四處走動是可以視作違反軍紀嚴懲的。你現在的頂頭上司可不是我,最好注意一點!”
 

“──那也跟你沒關係!”

他看起來又生氣了,甩頭欲走。我一把拉住他的手臂;
“明白了就快回去!你還想到哪…………”


“──啊啊啊啊!!”尖銳的驚叫劃破夜空,打斷了我的話。

“什麽?”“怎麽回事?!”眾軍人紛紛跑出帳篷,只見尖叫傳來的方向一片嘈雜,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數隻巨大的野獸慢慢逼近過來,鷹眼獅身蛇尾,身上的肌肉極不自然的抖動著。

那是合成獸。!

+++++++++++++++++++++++++++++++++++++++++++++++++++

 

愛德華•艾利克:

“真糟糕的狀況哪,煉金術士也沒法排除障礙嗎?”
 
他是看著我說的。

“沒辦法。”我有點愛理不理,“鐵軌不僅僅是被破壞,還被拆走了很大一部分。不能夠拼湊出煉成所需的必要品質,就算修好了也會因為列車的重量而再次斷裂。而旁邊的物質也因為這種地形而完全不能動……如果不想整個岩塊崩塌的話。” 

雖然不是真的完全沒辦法,但這是上戰場,又不是去旅行,幹什麽那麽積極。
 
阿切爾從喉嚨裏嗤了一聲,轉頭看向大佐那一隊的方向。

“……這種狀況,就算是瑪斯坦大佐也沒辦法可想吧?”

 
我皺了皺眉頭。
據說誰加分較多,準將的勳章就等著誰,在這次戰爭後。
內定候補人之間的爭戰。
令人厭惡。

“……不知道呢。雖然我一直率屬瑪斯坦大佐,但真正跟在他身邊的時間並不太多。”全軍也知道鋼之煉金術士成天拖著弟弟東奔西跑不見人來著。
“就算是那樣,瑪斯坦對你還是挺信任的吧?”阿切爾回過頭看我,蛇一樣的笑容。“……如果你去問問他……”

看來這家夥打定了主意要利用我。

“這種時候,可以隨意走動嗎?”眼睛掃過肩膀的軍徽,蒼蘭軍服在惡劣天氣下顯得更加沈重。“雖然我是不太懂軍紀……”

“沒問題,我批准你。” 

“哈?那如果我被誰抓住了,該用什麽藉口?這種私下裏的命令,大佐你大可否認吧。”
 

他定定看著我,露出白森森的牙。

“愛德華•艾爾利克……”同樣蒼白皮膚的手指,捏住了我的下巴,“好聰明的腦袋,怪不得瑪斯坦那麽喜歡你。”

好冷的手。
我皺皺眉,不著痕跡的掙脫。

“軍事會議上那麽維護的小孩,我還以為是什麽原因。看來確實,是有這個價值?” 

那不是看人的眼光,而是欣賞物品。
不過就算不說其他原因,敢叫我的小孩的一律沒好感。

“您過獎。”

“既然這樣,用什麽藉口你一定能想出來吧?說說看?”

用這種測小孩智商的語氣我更反感。
“……明白了,鋼之煉金術士前往各中隊附近勘察地形,看看有無辦法清除障礙……”我邊說邊轉身,身後傳來讚賞的吃吃笑聲。
 
真無聊啊。
所謂的軍人。

徘徊在大佐軍營附近,我既不想去找他,也不想找藉口回去,只來來回回晃蕩著。
很少這麽孤身一人的,突然有點想念阿爾。

軍服還是有些大,袖子一直垂到手指根部。邊甩邊走,直至被人一把抓住。


……大佐。
突然有種好幾年沒見面的感覺。
只是,現在來到這裏,是最不應該的情況了。

我不想對他說謊,可是真話也不能說。想好的藉口並沒有用上,想離開,卻被抓得更緊。
很討厭,那雙深黑的眼睛好像要把什麽也看破。

“你放開……”

話沒說完,就被嘈雜聲打斷。
我們一起回頭,近在眼前的,那是熟悉的合成獸。

“奇美拉?!”我脫口而出,眼瞳深深印下那熟悉的身形,與刻在大腦裏的烙印重合。“……而且,是完成度相當高的煉成品……”

“你以前見過嗎?”大佐回頭問我,眼角餘光可以看見他雙手也戴上了發火布。
“啊,很熟悉。”雙手啪的合攏,從旁邊岩壁煉出一根長矛,握在手裏。“……力氣很大的小貓咪。”


 

********************************
 

 
制.作.密.話!

 

關於劇情……

經常有人追問此篇的結局
事實上這篇文究竟是砂糖還是醬油連我們自己都還沒確定-____-

應該說它集合了我們所有的怨念吧……(天音:對H的麽?)
雖然我一直在避免它成為一個純H劇,但事實證明……這沒什麽意義||||
 

這是我們第一次事先完全沒有定好劇情的接龍;據說是為了體驗出其不意的樂趣……


雖說目前劇情結局未定,但至少有一點是肯定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