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82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斷章 (六)

斷章 (六)

羅伊:Klor X 愛德華:寒星漪

+++++++++++++++++++++++++++++++++++++++++++++++++++

 
愛德華•艾利克:

好疼、好疼、好疼啊──
不要,不要,別這樣──
別碰我,不要繼續了……

一直侵襲過來,比火焰更燙人的溫度。
滲透血管,心臟沸騰。

疼,好疼。
我快死了。

鋼……

混蛋,不要再……

鋼……?

別……

鋼!

不要碰我!!

猛地睜開眼睛,左手指尖冰一樣發冷。
眼前玻璃映出我的倒影,迷糊著眨了眨眼睛,被誰伸手拉入到某個溫暖的懷抱裏。
烏髮陰影下,黑色眼睛看著我,神色略顯朦朧。

全身掠過驚懼似的惡寒。

“──不要碰我!!”

砰的向後坐在地上,意識深處裏有什麽正在告訴我──
快逃,快逃,快逃。
別被抓住了。
不要被他抓住手臂。
 
“……鋼?”
 
對方慢慢來到眼前,沒有伸手,只是半蹲下來,看著我。
深黑眼珠被日光浸泡成半琥珀色,眼神如水般清亮。


下意識松了口氣。

“大佐……?”

我抬頭左顧右盼,圖書館,被翻亂的一堆書。
漸漸想起之前的事情,只不過,什麽時候多了個瑪斯坦大佐。

“你剛才在做什麽?” 

“嗯?”回頭看那男人。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眨眨眼睛,不知他在說哪樁。
大左拉開我的領子,那裏面斑駁的痕跡已消失許多,只留下肩膀上的齒痕依然格外清晰。修長手指滑過那裏,布料粗糙的質感讓我微微抖了下。

“這些是誰弄的,你還是不肯對我說嗎?”

……這個事啊。
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大佐,我說過了,那是我的事。”

他看著我,手指輕輕觸摸嘴唇,眉心微微扭曲,一副傷腦筋的樣子。

“……雖然你在平常和誰有什麽交往也不關我的事,不過,剛才驚醒的樣子,不太尋常啊鋼。有什麽不能對我說的事情嗎?”

一時語塞。
該死,這種時候腦筋轉得這麽快做啥。

“再說,我也很心疼我可愛的部下呐……”半開玩笑的語調,手指撥開我被冷汗粘在臉上的金髮,我想躲開,卻被突然拉近。
溫軟嘴唇靠在眼角柔柔吸吮,力度巧妙,竟是異樣舒服。

 “嗯……這麽久沒玩,鋼你都不會有需要嗎?”聲音浸著笑意,我卻不是很懂那意思,“還是說你這孩子當真沒怎麽發育所以……”


哢鏘。

閃著煉成光芒的右手被他一閃躲過(坐在地上畢竟不好用力),左手則握緊在白色手套裏,拉到嘴邊。

“嗚嗯……!” 

濕熱唇舌吸吮手指,滑軟,火熱,向上看著我的黑色眼睛,說不出的感覺讓身體莫名發熱。

大佐伴著書櫃坐下,把跪在面前的我拉到一個近距離。
 
“討厭這樣?”慢慢拉出手指,舌頭滑過嘴唇,他抬頭這樣問我。
帶著濕意的嘴唇,形狀優雅聲音柔軟,完全不像平常那個老愛鄙夷我的臭大佐。
想到那天如天鵝絨般柔軟滑軟的感觸,喉嚨陣陣乾燥。我舔舔嘴唇,手撫進絲樣黑髮裏,低頭柔柔接觸那半張開的誘惑。


好軟,好熱。
讓人上癮的滋味。

蠕動著舌頭主動探入他嘴裏,觸摸同樣柔軟熾熱的肉體。大佐從喉嚨裏輕輕歎了一聲,從前方打開了我的上衣,雙手順著腰線上滑,在我的顫抖中壓緊了胸前的點。
驟來的刺激讓我腿間突然緊繃,熟悉而難受。
捨不得放開他的唇,只能愈發靠近,直至雙腿夾住身前矯健的軀體,摩擦在他腹部的感覺讓我忍不住微微呻吟。

 
“鋼,你有感覺了?”喘息間模糊在嘴裏的聲音,每一個字都震動著舌尖,異樣的舒服。我咕噥著模糊回答了一聲,又低頭吻上愈發濕潤軟熱的部分。

大腿傳來涼意,小小嚇了一跳,驚覺那家夥居然把我的長褲褪到了膝蓋。
嘴唇終於戀戀不捨分開來,大佐舔著我的嘴唇,聲音磁性而又鍍了層油脂般,似乎還帶著點遺憾:“怎麽這麽喜歡和我接吻……不想要更好的嗎?”
 
……就算我說是……
火熱嘴唇順著下顎、脖子一直來到胸口,代替手指吮吸硬成小石頭似的乳尖,我忍不住緊緊抱住了埋在胸前的頭。

……還不是照做。

手指順著衣領內往下滑,這似乎是第一次直接接觸到大佐的背部。
起伏有致的肌肉……曾聽哈博克少尉說大佐的近身格鬥也很不錯,不知能不能有機會和他比比看。


“……鋼。”

手被抓住拉出來,我低頭看大佐,他皺著眉微微喘息。明明是黑色的眼睛,卻氾濫火焰的狂熱。

白色手套打開青色軍服,而後鋪在地上。身體突然被打橫抱著放在上面,180度轉向讓人有點反應不過來。
 
“大佐……呃!”

半掛在身上的衣物絆住了手腳,我幾乎無力反抗只能任那男人在身上差不多都已經消退的印痕上重新打上烙印。

哇啊啊,該怎麽和阿爾說來著。
這一次又一次的。

“要……上次那樣嗎?”眼角餘光看到白色襯裳下,軍裝被撐起的部分。
我大概也是一樣。
很熱,很難受,熱得幾乎感覺有血在機械鎧裏流動。
大佐每次將嘴唇在身上碰觸一次,也會讓這種難受更加加深一分,血液在沸騰。

“……總是讓我意外,包括你的主動,鋼。”他微笑著抬頭,“不過,這樣也挺讓人喜歡呢。”

……
說實話嘛。
大佐的話總讓我覺得,如果完全明白這些行為的意義,一定會後悔。


+++++++++++++++++++++++++++++++++++++++++++++++++++ 

羅伊.瑪斯坦:

或許我不應該揶揄小孩子的。

被柔韌舌頭探入親吻的時候,深刻的反省了下自己是否有做錯什麽事。

金茶色瞳孔默默的注視著我拉下孩子的衣服啃咬白嫩肌膚的行為,他沒有任何反抗或厭惡,甚至是主動的,肉體與金屬的雙手近乎好奇的在全身遊移。情欲高漲的時候,我和他對視,卻看到那雙眼睛空洞無物。

解開他的發繩,讓絢爛的金色絲綢在深藍的織物上鋪散,無法形容的綺麗。每一次抱住這具殘缺卻依然不失美麗的身體,我的心裏只能形容為百感交集。

他是否是從來不拒絕別人的邀請的?
 
現在我一想起那天在辦公室裏的情景,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心煩。
 
“呃……!” 

沒有自覺的加重了齧咬的力度,鋼從喉嚨裏發出一聲呻吟,臉色漲紅的看我,被唇齒蹂躪的乳尖幾乎滴出血來,色澤豔麗而淫糜。

肢體柔順的舒展,為我打開自己;在每一個吻痕上烙下新的印跡,唯獨左肩上的齒痕我沒有去碰。
堆滿書的屋裏散發著紙張的清香。金髮少年躺在我的軍服上,赤裸的肌膚呈現情欲的粉紅色;目光渙散媚眼如絲,身體在愛撫下柔弱無骨。褪下底褲打開他的雙腿,那精緻的部分已經伸展,尖端滲出渴求的汁液。


用指尖蜻蜓點水一樣的在赤紅頂端輕觸,拉出粘稠的絲線。男孩觸電似的瑟縮了一下,我把沾了蜜液的手指放進他半開的口中,柔軟的舌腹主動卷住吸吮,神經線啪的斷裂聲從我腦門直擊尾椎。


“想要麽……鋼”

那雙眼睛依然迷惘的看著我,在裏面我看不出任何情緒。

抓住肉體的那只腳腕,把他的右腿抬到我左肩上,左腿的義肢部分則被我跪壓在身下,鋼整個人幾乎用一種劈叉的姿勢靠在我身上,隱秘的部位一覽無餘。

解開自己的腰帶,把同為男性腫脹不堪的部位合著他的一起摩擦,如同淫蛇交纏的荒誕糜頹。

沒有意義也沒有結果的交合。
人類真是罪孽深重的生物……


孩子發出嘶啞的呻吟,我用手指輕彈著他近乎崩潰的尖端,然後在股間的縫隙摩挲畫圈。


“你在想什麽呢……”

他從來不肯說,我也就從來都不知道。

+++++++++++++++++++++++++++++++++++++++++++++++++++ 

愛德華•艾利克:

“啊、啊啊呀……”

熱力湧上焚燒神志,我不知自己的身體是否仍在。
或許已經被燒成灰燼了?
對方是,羅伊•瑪斯坦。我現在想不起來他是大佐,只記得焰之煉金術士。
 
一輩子也不可能和誰靠得這樣近了。

男性的腫脹緊靠在一起摩擦,一次又一次感受對方體內的血液有多麽熾熱。

“好……熱啊……大佐……”

無意識啃咬著對方肩膀,牙齒卻也使不上多少力氣。靠在一起的腫脹突然變得更大,火熱溫度讓我全身彈跳了下。


“你在想什麽呢……”

……混蛋大佐,你幹嘛不去問快被燒成碳的木疙瘩。

仿佛怎麽也不夠似的,被轉過身體仰躺在青色軍服上,雙手被牢牢抓住固定在頭側,雙方高昂的部分被壓緊在腹部,摩擦力度越來越狂熱。
我情不自禁挺起腰部合上他的頻率,一次又一次,裸露的大腿內側摩擦著粗糙衣物,大佐呻吟著喘息,伸手拉住我的腿緊緊靠近腰部。

潤濕嘴唇內能看粉色帶豔的舌頭,喘息的熱力傳到臉上,我口乾舌燥饑渴得像是身在沙漠。
伸手拉住他的衣領,抬頭吮咬濕熱的來源體,那柔軟的嘴唇總是令我心醉神迷。
臭大佐,上天真的把什麽好的都給了你。

迷醉中微微一震。
指尖捏住我幾乎已經崩潰的部分,介於釋放與壓抑之間的力度。後方麻麻酥酥,我不確定那男人到底想幹什麽。
也或許我知道,只是熱得想不清楚。

手指緊裹白色布料穿透了身軀,一時間真以為那家夥要在我裏面點火。

“鋼,說你想要我。”

嘶啞低沈的聲音帶著濃重喘息。那是從他嘴裏發出,或者手指?不太清楚。

然而,除了曾經失去過的,我沒有再想過要什麽東西。


深陷的指尖似有若無滑過甜蜜帶,即使不願依然忍不住呻吟。

“……你不想更快樂嗎?” 

如果有可能,想是想。
可是我不明白那指的是什麽,總覺得不能輕易答應下來。

深入的手指增多了一根,進進退退不斷撞擊那一點,喉嚨裏發出的聲音簡直不像是我了。雙手拉扯身下軍裝,神經緊繃一線。

“呃、啊、大佐……!!”

濕熱口腔突然包裹住突突跳動的高昂,敏感尖端禁不住一再吮吸,燙人粘液噴入對方唇舌間,眼前一片昏暗。
 
疲憊之際放鬆身體,深入身體的兩指卻彎曲著關節,穴口肌肉被拉扯著一點點打開,粘合的肉壁逐漸分離開來。

大佐的呼吸沈重而混亂,當他突然吻住我時,清晰感覺到對方熾熱難當的器官,緩慢而堅定的進入手指開拓的地方。


“嗯…唔……”

那壓抑而仿佛痛苦著什麽的聲音,不是第一次聽到。

“好緊、你真的很棒…鋼……”

只是減緩了痛楚,更加清晰感覺到屬於大佐的形狀,緩緩在體內深入擴張。

電流般的恐懼突然劈啪閃過腦海,指尖變得冰涼。
先於痛苦,先於憤怒,先於一切──
我深深恐懼起來。
那種滲透所有,二人合為一體不能再分離的強烈驚懼,驚濤駭浪般席捲過來。
有什麽,會深深嵌入,我的魂魄裏。

“不要……”

“鋼?”

“不要、不要不要!!放開我混蛋大佐!!”

疲勞酸軟幾乎無力動作的身體在那種恐懼之下強烈掙扎,雙手啪的合攏,鋼刃煉成。

卻被牢牢握住手腕,按在地上。
 
大佐俯身看著我,眼底壓抑著疑惑和痛苦。
“好了,好了鋼!我不會強迫你……別再動了!!”他似乎在和什麽鬥爭著,不時緊閉雙眼,身體陣陣顫抖。“放鬆身體……很好。”
 
體內較之前更加腫脹的物體抽出去時,全身痙攣似的猛然顫抖。大佐安撫著低頭吻我,嘴唇發燒般滾燙。

“把腿夾緊。”

“嗯……?”

“照我說的做,鋼。”

翻過身,四肢放在地上,順他的意思夾緊了雙腿。當堅硬的熾熱物體從大腿根部插入雙腿之間時,我莫名其妙的紅了臉。

+++++++++++++++++++++++++++++++++++++++++++++++++++

羅伊.瑪斯坦:

無論問什麽,他都不回答,既不反對也不贊成。只是控制自己的聲線發出小心翼翼的呻吟。
 
我忽然有種可怕的感覺;就好像我所擁抱著的只是一個漂亮的人形娃娃,一個有生命的肉塊,一具能活動的屍體,卻唯獨沒有靈魂。
何曾幾時自己變得如此貪婪了……

而那尊人偶卻在我進入佔有他的最緊要關頭活化過來,驚恐而堅決的拒絕。


“我不要!!渾蛋……給我停下!出去啊──!!” 

手腳並用的揮舞著,我幾乎要抓不住他,還陷在對方體內的灼熱被牽扯,兩人同時發出痛苦的抽氣聲。

“刷──”

鋼幾乎是失去理智一般,從相接的雙手中生出延伸於右臂的利刃,抬手直指我的頸動脈。

“!!!”

就算是及時阻止了那要命的動作也依然心有餘悸;在這樣的狀況下遇刺,就算是沒死也足夠讓人吐血了。


“嗚……嗚嗚……”鋼雙手被我按在地上也仍不忘用他那雙眼睛悲憤的指責著。水霧氤氳的眸子異常清澈哀怨,那眼神竟是無比熟悉。
我在那樣的目光下簡直無地自容,仿佛身負滔天大罪十惡不赦。

“做什麽啊鋼,我沒有強暴你吧……”

冷汗從額角滑落,也不知道究竟是嚇出來的還是因為對欲望痛苦到窒息的強忍。
那孩子卻只是顫抖嗚咽著不停搖頭,挑起我的情欲卻又拒絕我的擁抱。

不得已緩慢抽身拔出,粘膩肉壁滯留摩擦的感覺幾乎快讓人內傷。鋼松了口氣的頹然放鬆肢體,一直含在眼裏的水氣終於順著臉頰爬落,被我用舌截住,然後轉到他唇上柔柔吸吮。

“聽話,鋼……”

轉過去的身體又恢復了之前的溫馴順從,我扶住他的腰,猝不及防的把自己無法再忍耐的巨大貼著股縫插入他緊闔的大腿內側。

“……!!”他似乎是嚇了一跳,低頭看了一眼在腿間推動的堅硬炙熱,緊接著迅速別開頭去,連耳朵都徒然染的通紅。
 
我把臉埋在鋼的頸項間呼吸發絲的清香,緊閉雙眼,一次次在柔嫩肌膚間拉扯炫目的軌跡。鋼連肩膀都在抖,雖然這不會給他帶來任何實質的傷害,但他仍然被激烈的動作嚇壞了,恐怕他以後也都不敢再嘗試這激情進入體內會造成何種後果吧。

灼熱幾乎是擦過球囊之間向前頂去,觸到那孩子的柔軟莖芽,直到連它都逐漸挺立。鋼的呼吸開始急促,雙手扶住我摟著他腰的手,腰肢不自覺的配合扭動,脊背蒙上一層薄汗,腿間也濡濕成一片,潤滑了肉體間的撞擊。
雙手順著他的腰線下滑,握住兩人緊貼在一起的高昂;我停止突進,改用手撫慰的摩擦,漸漸加快速度。

“~~~~~~~~~~~~~~!!”

鋼向後仰起頭靠在我肩上,幾乎要抻斷纖細的脖子;緊閉的雙眼流下動情的淚水,口張著卻發不出任何聲音,銀色流蘇順著嘴角一再滑落。
無聲的驚喘後,滾燙的液體飛濺在我掌心中。
 

鋼的肢體斷線一般脫力的倒在我身上,我抬起他的下頜才發現他陷入了近乎昏迷的沈眠。

太過疲倦了吧,連續數個星期的東奔西跑後又從事這樣激烈的行為。抹去他身上沾到的白濁,我為他披好衣服後抱他到了休息室。

實在是太寵他了。
看著那平靜睡顏的時候忍不住這樣想。我捲動金絲在手指上一圈圈纏繞,看著那碎金在指尖盡散光華。
 


──幾天後,我們就將踏上無可避免的征途。
至少在那之前,好好休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