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77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斷章 (四)

斷章 (四)
 


羅伊:Klor X 愛德華:寒星漪

+++++++++++++++++++++++++++++++++++++++++++++++++++

愛德華•艾利克:

細微的火焰一直在灼燒著。

快要把全身的體溫都奪走,就在那一處集中起來仿佛要刺透皮膚。

好熱。
好難受。
 
輕聲呻吟著,扭動身體想要擺脫,卻似乎被什麽按住。

……阿爾?

勉勵睜開眼睛,一片朦朧模糊。用力閉了閉眼睛再睜開,卻懷疑我根本沒醒。
黑髮……黑眼……青色軍服……
……
我一定沒醒。

“……鋼,別睡啊。”

淡淡聲線傳來,眼睛猛地瞪大。

真人!!

“混、混蛋大佐!!”我左右扭頭想弄清楚狀況,“阿、阿爾呢?!!” 

好奇怪,身體軟軟的使不上力氣,頭很昏,好像比睡之前更熱。

 “阿爾方斯無法幫你探體溫,現在出去買午餐了。”

那男人笑得很奇怪,而我體內好像突然有什麽突然一動,酥麻氾濫猛地叫了出來。
 
“呀啊!!幹什麽!!” 

驚嚇中我拼命將褪到膝間的睡褲拉上,大佐慢悠悠收回手沒有阻止我。剛想鬆口氣,卻突然被顛倒了方向。整個人坐到他身上,鼻尖撞到嘴唇,軟軟熱熱的。
好奇怪,除了媽媽和赫恩海姆,我還沒這樣坐在誰身上過。

“怎麽會感冒啊?” 

大佐把頭低了低,嘴唇幾乎碰到一起。嚇一跳向後退開,卻頭昏腦脹的幾乎要往後摔下去。他伸手一把接住我,卻是摟得更近。

“嗯,因為昨晚沖涼太多了……”

“沖涼?”修長黑色眉毛一挑,嘴角彎出幾分戲謔。“難不成是……身體太熱了睡不著?”
 
太奇怪了,這姿勢。
可以嘗到大佐的吐息,舌尖熱熱的,熱得發麻。

“呃……你怎麽知道?”
 
一瞬間靜默,然後那家夥體突然噗嗤一聲笑出來。
直覺被嘲笑了,我惱羞成怒。然而還沒怒出來,那熾熱氣息終於成為實體,滑進嘴裏。

“什……”

軟熱粘膩,感覺極軟,並且溫熱。時而滑進嘴裏碰觸的舌頭會讓身體發麻,變得有些冰涼的後背被溫熱手掌摟抱著,突然有點捨不得推開。
嘴唇被吸吮,緩緩啃咬,當我氣息不穩時他會拉開距離,只有嘴唇棉絮般碰在一起,然後再靠近。

快被吃掉的感覺……

“大…佐……你在幹什……麽……”

唇舌模糊間我氣喘吁吁,後背觸到軟乎乎的棉被。濕熱觸覺從嘴唇轉移到脖子上,隔著衣服滑到胸口。

“蠢孩子,為了這種事情弄到發燒多不值得啊──……想要的話,我隨時可以幫你的……”
 
我考,罪魁禍首居然有臉這麽說。

“──還不都是因為你這混蛋大佐──”

“所以我不是在負責了……”

熾熱嘴唇隔著衣服壓在小腹上啃咬,僅僅睡衣摩擦在身體上的瘙癢已是強烈刺激,昨晚的脹痛又一次襲上,我忍不住大口喘息。

我看到下身高高立起衣服繃緊,那疼痛的根源部分。大佐隨手梳理了一下垂到前額的黑髮,張口含上睡褲繃緊的部位,潮熱透過衣物傳來,腰部好像開始融化了。

“大佐──……!” 

瘋狂般的熱度席捲全身,喘息不過半抬頭,看到他騰出手將手套褪下,彎曲指關節緊緊抵上後面揉動。
粗糙的布料質感壓開入口,這次則是一點也不疼了,而我恍惚間卻突然希望像昨天那樣,沒有任何阻隔的直接接觸最裏部。


“大……佐……”

深黑色的眼睛向上吊起看我,嘴唇毫不放鬆夾緊頭部吮吸,舌頭抵著尖端,唇角仿佛帶著一絲笑容。
“唔、嗯……!你……”看著那‘你想想說什麽啊鋼’的眼神,我突然覺得自己想說的會是蠢話。


“你、不可以……那樣很疼……啊。”

到底轉了過來。

大佐看起來有些吃驚,然後他放開我,立起身體。
……混蛋,這不和昨天一樣了嗎。
我顫抖,抱緊發疼的身體大口喘氣。

 “那怎麽辦呢鋼?”聽起來不像是生氣的平淡聲線,然而格外沙啞壓抑。“老這樣的話,我也會非常難受啊。”

啥?
我眨了眨眼睛。
 

“……難受?” 

“是啊。” 

“像我這樣嗎?”

“當然,我也是男人呢。”

我還不知道這和是男人有關係(女人就不會了嗎?)。

“那非得那樣嗎?我不能像你這樣幫你嗎?”

“………………”

他看起來好像被什麽憑空出現的東西噎著了。

幹什麽啊。

“不行?” 

“……行。”

“那不就成了。”我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下擺。
大佐帶著啼笑皆非的表情站了好一會兒,這才爬到床上來。

“今天你病了,不需要做全套。幫我解決根本問題就可以。”拉著我的手放到下方。的確比我更熱更硬。

“怎樣做?” 

“學著我這樣就行了……”大佐躺到床上,抱著我轉身,膝蓋跪在頭側,反身躺在他身上。“記得好好吞下去,別弄髒床單。”
 
當衣物被拉開時,我也抬手解開了他腿間的軍裝,用手握住,張嘴盡力含住那火熱堅挺的形狀。

+++++++++++++++++++++++++++++++++++++++++++++++++++

羅伊.瑪斯坦:

倔強的貓兒這次難得溫馴,因為病弱和生理的需求。
但是我還是有一種強烈的拐帶未成年人上床的負罪感。
 

少年的秘密第一次毫無保留的在眼前綻放,因為欲望而被渲染上豔麗顏色的部分前端分裂出細嫩鮮紅,根部則是可愛的粉色。
稍微抬頭就能將它整個包裹在口腔中,尖端抵在舌根來回滑動,感覺到那青澀正在逐漸積蓄淫糜而益發腫脹。
 
而另一邊似乎就沒這麽輕鬆了。剛被吞下一半我聽到鋼發出痛苦的嗚咽聲,仿佛是被噎到,然後他握住物體把它慢慢從口中拔出來,拼命喘著氣。

“不行嗎?鋼你簡直就基本上沒發育……”

“住口!”
 
那孩子惱羞成怒的再次含住拼命下嚥,我用舌尖細細的品嘗未發育完全的分身和囊間的柔嫩,曖昧而情色的挑逗。

“呃唔……”

因為口被堵住鋼發出沈悶的呻吟,雙腿發軟幾乎支撐不住,身體下滑的時候分身就順勢被我再一次含住。

“鋼,只含著是不行的哦。”

有點不滿意他的僵持,伸手下去順著他的胸口撫摩,熟練的找到了敏感的乳尖,撚住輕輕拉扯。
幼小身體劇烈顫抖了一下,忍不住把口中脹疼的部分完全吐了出去,我懲罰性的咬了下他的胚芽,鋼驚叫一聲後乖乖的再次努力做嘗試。
 
他放棄了學我完全吞下去的打算,偏頭齧咬莖身,配合雙手揉動,金屬和口腔的溫度差令人十分愜意。

嬌嫩的堅挺不斷搐動,尖端滴落的透明液珠被我不停舔去,全是那孩子甘美的味道。


實在是太美了……青澀身軀沈溺於本能所展露出的妖嬈媚態。

鋼的肢體扭動痙攣著,在床單上劃拉深深的褶皺。手指沿股線尋找到隱藏的入口,把環狀肌向兩邊微微拉抻,透明的汁液就順著大腿流淌下來,內裏已經是一片柔軟潮濕。

“大……大佐!” 

鋼帶著哭腔回頭看我,眼神迷離,動情的淚水一再滑落。他已經顧及不了其他任何東西,身體的高溫焚燒下意志模糊。

算了……畢竟是頭次麽,還有待積累磨練。


毫無預警的含住嬌嫩莖芽用力抽吸,一口氣提升他的高潮感;還是先解決鋼的問題再說吧,否則這孩子是不會專心的;而我已經快忍耐不下去了。

+++++++++++++++++++++++++++++++++++++++++++++++++++

愛德華•艾利克:

修長手指又一次穿透了我最害怕的部分,熟門熟路摸到會產生奇怪感覺的地方,緊緊壓了下去。
前方脹得無法承受,身體好像要燒起來。

我想我快死了。就這樣,在這裏死掉。

激狂熱力刺透全身,頭腦霎時間一片空白。
好像有什麽從身體裏沖了出去,後方傳來吞咽聲。
含緊我的部分更加強烈抽吸,滅頂的餘韻直沖腦門,渾身顫抖,床單幾乎被我撕破。

“呀啊啊──……!”
 
堆積已久的熱力猛地崩潰開來,身體掙脫意志無意識的扭動。大佐扶住我的腿,慢慢吐出口中的東西。涼意慢慢襲上濕潤部分,我大口喘息著躺在他身上。

強烈的緊繃之後全身脫力,從身體到精神也失卻力氣。
大佐的手緩緩在身上撫摸著,麻麻癢癢,能讓高熱的皮膚漸緩過來,我覺得很舒服。

“……現在呢,舒服些了麽鋼?” 

“唔……嗯……”

好像很久沒好好感受過人的體溫,暖熱溫和,很想睡過去。
“……你想睡是可以,之後怎樣可就不能怪我了。”啼笑皆非的口氣,卻沒有開玩笑的意思。猛的被嚇醒。


伸手握住較之前更加堅硬的部分,張口含住尖端。然而任憑怎樣努力也不可能完全將它吞下,只能伸舌努力舔吮根部。
耳邊聽到大佐的呼吸變得更加濁重,抵著喉口的部分粘粘滲出液體。為了不被嗆到,我努力壓緊喉嚨往下吞咽,那東西,居然還能在口中擴張它的直徑。
被撐得很難受,想要慢慢吐出來,大佐卻突然抬起身體,推入更深處。


“什……!咳……”

“別吐出來……”他的聲音嘶啞得厲害,混雜著低沈喘息,“否則我不負責後果。”

……混蛋。
可是,好像真的很難受的樣子。

被嗆得從胸腔裏咳了好幾下,我只能緊緊往裏吸吮,然後用力轉動舌頭。這好像讓他很滿意。伸手撫摸我的腰,忍不住一顫。
尖端滲出的液體越來越濃稠,我學他的樣子,用雙手握住下方球囊微微搓揉。
牙齒滑到尖端裂縫處,慢慢陷下去刮搔內裏,後方聲音猛然激烈起來,躺在他身上,能感受到胸口的起伏的劇烈。

幾乎毫無預警,濃濁的液體就噴入口腔深處。用力吞咽了好幾下,依然有些白色絲線順著嘴角滑落。
火熱濃稠,好像吞下了燃在他體內的火焰。
 
“咳……!”

“乖孩子鋼……第一次,算是做得不錯了。” 

大佐的聲音依然嘶啞,但就算不想承認也好,鍍了油脂般低沈得很好聽。
 
被他摟過肩膀,我抬起頭。
綿軟濕潤,雲朵般的溫暖觸感覆在了嘴唇上。


+++++++++++++++++++++++++++++++++++++++++++++++++++

羅伊.瑪斯坦:

!各自都吞下的屬於對方的體液,在唇舌相纏間慢慢交流。

身體互相磨蹭,舒服的讓人不想停下來,鋼的皮膚猶如絲綢一樣滑順,充滿少年的特有清香。
如此美味的身體,我從來沒有遇到過;也從來不曾想過會和這孩子進展到這樣的關係。

那是如同滅頂一般的悖德快感……! 為他披上睡衣,我想起來到這裏來的主要目的。

〃鋼。〃情事後的嚴肅神色讓他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我抽出檔夾裏的紙張,用最認真的態度說著公式化的官調;!〃上次的考核,你居然通過了。〃
金色杏子不明所以的眨著,疲憊使他的思維敏捷性降低了不少。!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

我皺著眉頭,總統果然完全沒有打算放過鋼;頭腦優秀身手出色的鋼之煉金術士愛德華。

〃內戰爆發的時候,國家煉金術士就會被征去前線……〃

幼小身體在一瞬間僵化呆滯,我把他用力抱在懷裏,在耳邊輕語;
〃……機密檔已經下來了,一個月後中央將調軍隊去裏奧爾圍剿反叛勢力……還有伊修巴爾的餘黨。〃

〃應徵名單裏,我們兩個都有。〃

一時間高昂的體溫在瞬間冷卻下來了,他伏在我胸口不說一句話,鋼鐵的手指卻幾乎要把軍服的前襟擰碎。

我幾乎要遺忘了,金屬的溫度冰涼而且淡漠。!
 
+++++++++++++++++++++++++++++++++++++++++++++++++++

愛德華•艾利克:

冰冷的呼吸吹襲著發絲,方才還火熱的空氣,像是被什麽冰凍起來。
摟抱在背上的手指,修長而溫暖。然而想起那皮膚下流淌的一腔血液會是點燃戰場的油火,我開始覺得不舒服。

伸手推開抱著我的人,拿起衣服穿上。
流淌在空氣裏的熱度玻璃般支離破碎,剛才的溫情其實不曾存在。
我很清楚。

這是逃不過的業障,也是當初答應的條件。
軍方的狗。

這冷冰冰的機械鎧上,終於也要沾染上血和硝煙的氣味了?
或者…………
 
不,我不能。
我要回來,一定要回來。

阿爾,阿爾阿爾阿爾。
 
答應過要幫他恢復身體的。

 “鋼。”

毫無波動的聲線,然而機械鎧上仿佛傳來了體溫。我回頭,深黑色的視線直直刺進眼膜深處。

 “你不要想些無謂的事情。” 

我一震,咬緊牙關狠狠瞪那男人。
“一旦上了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他伸手,摸上我的臉,撫開紛亂發絲。“記得你弟弟在等你。”

他不知什麽時候又把發火布帶在手上,那東西永遠彌漫著淡淡的硝煙味。
令人噁心。

“廢話。”啪的打開他的手,“不用你管這些。”

修長的眉微微皺了起來,那是我很熟悉的模式。
“弄清楚你的身份,鋼。這是對上司說話的態度嗎?”大佐半轉過身去,拿起外衣,“……雖然平常是無所謂,但一旦上了戰場,我的命令就是絕對。

哪怕是殺人。

我輕輕托起自己鋼鐵的右手,視線落在掌心然後結冰。

“──這一個月內我會如常……不,盡可能幫你尋找生體煉成者和賢者之石的消息。可能的話……不過,也別抱太多希望。”

一個月?
一個月內能幫阿爾恢復身體,我就不必再做軍方的狗?
不過不用抱太多希望。
呵。

身後傳來遠去的腳步聲,我回頭,沖那背影說:“多謝了。”'
大佐微微停了停,然後背對我揮揮手,關上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