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47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繼續相信下去 20

  【繼續相信下去 20】
  
  「死無能!!」
  
  碰──!!
  
  東方司令部已經有段時間沒聽到如此的開門聲了。
  
  「我說鋼仔啊!!」他深深的嘆口氣,皺著眉,「難道你就不能好好的開一次門嗎?」或許在無奈的表情底下,他的心情是愉悅的。
  
  以非常粗魯方式進來的少年,看了看早已踩在他腳下的門,又看了看他,說:「這是我最好的開門方式。」
  
  他頭疼的揉了揉眉心,怎麼過了一段時間他還是沒有變?不過如果他變了的話,現在他應該會不知所措吧?
  
  所以該慶幸他沒有變。
  
  他由無奈的神情,轉為深深的嘆息,而他也該學會沒有改變的改變。
  
  「鋼仔,你要不要先把門修好,我們再好好談談?」他指著沒有門的門。「還是你想跟他們一起分享?」他笑笑的看著門外那些想要偷聽可是偷聽技術卻又不怎麼好的一群人。
  
  「外面啊……」少年意味深長的看著外面,在剎那他似乎看到了一位他最至親的人,「還是修好好了。」
  
  語畢,少年對著門外的人群漾起了一道看似殺人無畜的笑容,慢慢的合起雙掌,然後貼緊牆壁,一陣刺眼的光芒在他們的眼前閃過,之後就只剩下一道冷冰冰的牆了。
  
  在裡面的他,頭似乎又開始疼了。
  
  「我說鋼仔啊!!我是叫你把門修好,而不是叫你把門修不見。」他看著少年踩在腳底下的殘骸,又看看牆上原本可以卡住殘骸的一道門檻,可是現在放眼望去,除了牆就只剩下他身後的這扇窗了。
  
  「門?」少年看了看他腳下的門,說:「還在啊!!」
  
  喔,天啊!!怎麼最近的小孩真是越活越沒教養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好平息自己心中想打人的衝動。
  
  不!不可以!!他堂堂的一個大人,怎麼可以跟一個幼小無知的小孩計較呢?
  
  「鋼,我知道以你的成熟心智來講,可能我說的話對你來說還是太過深奧,所以我原諒你的無知,也怪我的愚昧,我下次說話時會儘量記得用些淺顯易懂的話來跟你說的。」
  
  怒!!少年好不容易有耐心的將他說的一字不漏給聽進耳裡,不過在他聽完的同時,他的額邊似乎多了好幾條青筋,右拳不自覺的握緊,雙腳有股衝動想要向前邁進,然後豪邁的揮出他的右拳,可是他這個無知的小孩怎麼會跟比他更無知的大人計較呢?
  
  「親愛的無能者,你的話以我成熟的心智來講,不是太過深奧,而是你用字太過淺顯易懂而導致我沒聽懂你的意思,所以我在此跟你說聲抱歉,而我也原諒你的愚昧。」
  
  他斜著眼看著少年,想著他的頭有越來越痛的跡象,額邊的青筋也多了好幾條。
  
  「最近的小孩越來越伶牙俐齒了。」
  
  「最近的大人也越來越幼稚了。」
  
  他們倆互看了一眼,齊道說:「彼此彼此!!」
  
  噗!!
  
  「「哈哈哈!!」」
  
  他們笑了,而在外頭想偷聽卻偷聽不到的他們,聽到裡頭傳來的笑聲後,人群也漸漸散了。
  
  『應該都過去了吧?』
  
  這是他們心理一致的想法。
  
  因為他們相信,所以才會離開。
  
  所謂的擔心,對裡頭的兩個人而言是派不上用場的。
  
  
  
  
  
  *       *       *
  
  「羅伊‧馬斯坦古,你懂一個吻的意義嗎?」他愛德華‧愛力克收起笑容,一臉正經的問。
  
  「吻?」他羅伊‧馬斯坦古不太懂愛德問這個的用意,吻的意義跟他所決定的事有何關係?
  
  「懂嗎?」
  
  羅伊看著他,單手拖著臉沉思,而愛德則是坐上屬於自己的專屬位。
  
  「吻啊,到底有何意義呢?」羅伊低聲呢喃。
  
  可是愛德會到這裡,不是表示他已經決定要放棄從未擁有的一切,也表示要他不能給予他曾想給予的東西,那一個吻有何意義呢?就算有,知道了意義又如何?他們不是早已決定好了?
  
  「鋼,我不懂、不懂知道了意義又能如何?」
  
  「你的回答將決定我的決定。」即使他早就已經決定好了,他還是想聽聽由他口中說出來的答案。
  
  好重的一句話啊!!羅伊的回答將決定一切,是嗎?
  
  一個吻的意義啊!只不過是……
  
  「……屬於我們一個過去的回憶而已。」
  
  
  
  
  
  愛德笑了,笑的很燦爛。
  
  「無能者你依舊那麼無能。」
  
  「你又比我好到哪裡去?」
  
  在這裡沒有人是無能的,因為只要還是人,都會想選擇能保護自己的那條路。
  
  「鋼仔,你曾後悔嗎?」
  
  「……」愛德闔上眼沉思了一下說:「我們沒有後悔的理由,更沒有那個資格。」
  
  「鋼,你長大了。」羅伊望著他,望著他眼前這位還留有稚氣臉龐心智卻老的可憐的少年。
  
  「……上校,這句話是褒還是貶呢?」
  
  「褒與貶,有差嗎?」羅伊反問。
  
  愛德緩緩的牽動嘴角。
  
  「沒差。」語落,語畢。
  
  不管是褒還是貶,或許對愛德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因為他長大是事實,一個誰都不能改變的事實。
  
  風,徐徐吹入。
  
  羅伊安靜的批閱他桌上的文件。
  
  愛德則安靜的享受這許久未感受到的靜謐。
  
  靜靜的,慢慢的……
  
  “沙沙沙”的聲音,不斷刺激他們的耳膜;一層不變的動作,無法讓他不去在意耀眼的他。
  
  「鋼,還有事嗎?」
  
  「……上校,你想當上大總統嗎?」愛德悠悠的開口問。
  
  「?」羅伊雖然不明白愛德問這話的用意,不過還是回答了,「想,而且是非當不可。」
  
  「那你曾想過現任的大總統是什麼『人』嗎?」愛德露出詭譎的笑容,看樣子愛德問羅伊這句話的意義非凡。
  
  「人?」羅伊聽出了愛德的話中話,「鋼仔你這意思是?」大總統不是人?羅伊輕皺眉,是他猜想的這樣嗎?可是愛德又何以得知這個事實呢?
  
  「我不確定事實是不是你我想的那樣,我只是猜想。」愛德頓了頓,回想那天大總統所說的一句話……
  
  「『你說你是人造人?所以……你不會死囉?』這是大總統對第一次見面的恩維所說的話,也是大總統首次對初見面的恩維第一次動手。」
  
  「嗯?大總統?恩維?」羅伊不懂愛德這話的意思,這話有特別的含意嗎?
  
  愛德聽出也看出羅伊的不明白跟不懂,而挖苦的說:「我們偉大的某人,原來也有不懂我這死小孩所說的話的時候,看樣子真的不知道是我變聰明了,還是有某人變笨了。」
  
  愛德口中雖說著某人,不過兩眼卻大大的看著羅伊。
  
  羅伊要不是礙於他是長輩的身分,他真的有股衝動想伸手掐死他眼前的死小孩。
  
  「我們最聰明偉大的死小孩,我們的某人最近的確有變笨的傾向,不過我想原因應該是出至於某個死小孩想氣死某人的緣故。」
  
  羅伊露出勝利般的笑容,他的表情就像是在說:想跟我鬥,你還早個幾百年呢!!
  
  愛德不悅的睨了羅伊一眼,收起玩樂的心,正經的開口:「……如果是你,你會對第一次初見面的敵人,貿然動手嗎?」
  
  羅伊想了一下,回說:「不會。」
  
  愛德聽到這個回答笑開了嘴,「竟然你都不會了,更何況是我們高高在上的大總統?你認為他做事會比我們魯莽嗎?」
  
  「不,不會。」羅伊低頭沉思。
  
  如果他是第一次遇到人造人的話,他既不會動手,說不定還會跟他攀好關係;在不清楚對方實力的情況下,身為軍人的他,不能貿然出手,不能輕視敵人;大總統他……不可能不知道身為軍人必須知道的事,那……為什麼會?
  
  「……犯這種錯誤呢?」羅伊低聲呢喃。
  
  這是一個大問題,如果大總統原本就跟人造人認識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不過這有可能嗎?
  
  「鋼,你的想法呢?」
  
  「我想應該跟你差不多。」
  
  「你覺得大總統原本就認識人造人了?」
  
  「更或者……大總統本身就是人造人呢?」
  
  愛德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知道大總統秘密的我們兩個國家鍊金術師,應該會被降級或者被謀殺,才對。」羅伊的嘴角微微上揚,從他的語氣,從他的表情實在令人看不出他懼怕的心情,反而還感覺的到他詭譎的心。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