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色童話 第2頁

關於部落格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子,聽著那市集熱鬧的吵雜聲,卻是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陌生世界。 翻開筆記本,拿起一旁的黑色鋼筆,再度的寫起故事,就像是你和我的童話,將藉由著一言一字,永不結束。
  • 64157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Beloved(上)












[鋼鍊50題/大豆]Beloved






——鋼,我喜歡你,跟我交往吧
——哦,好啊



+++



[大佐,我來交報告囉~]人還沒見到,少年活潑爽朗的聲音就從走廊的盡頭傳到羅伊•馬斯坦古的辦公室。

[啊,是大將的聲音呢。]哈博克慣性地端起文件在肩膀上敲了敲。

[聽起來蠻精神的,愛德華。]菲利上士笑道。

門開啟,出現的是金色小頭顱和暗灰色的鎧甲,[你們好,請問大佐在嗎?]

[歡迎你們回來。]莉莎停下手中工作,轉身走到愛德身旁,[大佐昨晚熬夜批改公文,現在他正在休息室小眠。]

愛德搔搔腦袋,[是嗎?那我晚點再來找大佐吧。]

[不用了。]酒紅色的眼眸看著少年不解的表情,[大佐說你可以直接去休息室找他。]

[這樣呀……]少年想了想,回頭對鎧甲說,[那我現在去找大佐交報告,阿爾你先去找旅館吧。]

阿爾點點頭,[好,我找到旅館後再打電話到司令部來通知你。]

[那麼,失陪了,中尉。]

[等一下。]

[嗯?]

金髮女子彎下腰,讓自己的臉貼近傲慢而不失稚氣的面孔,[愛德華君,你知道什麼是愛嗎?]

少年先是瞪大金眸,然後微微地點了點頭——少年不懂每次回東都中尉總是問自己同一個問題。

[好。]莉莎柔和一笑,[快去找大佐吧。]


瞧著紅色的身影遠去,暗紅色的瞳孔中藏著一絲哀傷。

[看來大佐和那個小鬼沒有什麼進展。]這是布萊達少尉觀察後得來的結果。

[大將他很明顯還不知道也不明白如何去愛一個人。]法爾曼作出最後結論。

[唉……真不曉得大將他為什麼會爽快答應和大佐交往。]哈博克將腿架在桌上,雙手置在後腦勺,無聊地搖起椅子。

[那不是叫爽快吧,應該是想也不想,輕易答應。]菲利大膽地糾正高他兩個官階的少尉。

…………………………
靜默。

大家不約而同地回想起兩年前發生的事……

[[[[唉…………]]]]

卡擦——槍管拉動的絕響。

全體豎立。

[八卦玩了嗎?]完全按照字面解釋——冷言冷語——非常冰冷無情的語言攻擊,[八卦完的話馬上給我工作去!]

滴汗……這女人果真是不同凡響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扭動門把推開門板,一陣清華迎面而來,輕柔地拂動兩頰旁的劉海。他不由地拉下眼瞼,感受著風塵僕僕後難得的舒暢。

[鋼——]

一聲輕喚,一個動作,成功將少年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人上。

[啊?]仍在呆滯狀態的愛德完全不知道自己已被別人牢牢禁錮在門板上,[是大佐?]

羅伊的微笑比起風更輕更柔,[怎麼一直呆在門口不動呢?]

愛德丟了一記衛生眼給他,[你不是睡覺的嗎?]

[想到你快回來了,我就睡不著。]說完在愛德的額上琢了一口。

仿佛早已習慣男人的舉動,少年不以為然地遞出夾在腋下的報告書,[喏,不睡覺的話就請你馬上批閱我的報告書。]

對於少年總是不經意地說出有煞風情的句子,男人有時後覺得和他談情很傷神——所以他更得付出萬二分的精神和遲鈍的小豆子搏鬥,[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所有共事一律免談!]

愛德鼓起腮瞪他,[那你叫我來幹嘛啊?]

[陪我睡覺。]羅伊把報告書丟到茶几上,拉著沒反應的愛德來到床沿,脫下鞋子,掰下紅風衣,結下髮圈,抱起,蓋好被子,一起躺在純潔的床鋪上。

一切的動作,少年只是看著任由對方解下自己的束縛,完全沒有反抗或迎合的意思。

躺在床上,男人強壯的臂彎緊扣愛德的腰肢不放,那是想讓他更靠近自己,讓每回總得失蹤幾個月他重新染上自己的氣息。長久以來心中的惦念此時化為行動,疲憊的倦容埋在細嫩的頸項,以致深情地溫柔輕吻使人迷戀的肌膚。

輕柔的觸感在頸上滑動,搔癢的感覺另他微聳著胳膊,而雙手也不忘地摟住寬大的背。

黑澤的發離開少年,薄唇再次印在光潔的額,墨瞳凝視著近在眼前的金瞳——金絢的琥珀中,尋不到一絲感情起伏,是一種純粹的色彩存在。

碎髮後,羅伊的眉心微微扭動。

[鋼,我喜歡你。]

[嗯。]

[鋼,我喜歡你。]

[我知道。]

還是這樣子!

不含情愫的回答,空洞的眸子波平如鏡。

這孩子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愛與被愛
終究是什麼回事
你從來不曉得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